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灵命长进 >> 但以理和他的弟兄
  您是本文第 968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李慕圣:      但以理和他的弟兄


目 录
一、坚守圣洁的身份 ………………… 4
二、经受严峻的考验……………………6
三、不被世界所玷………………………14
四、藉着十架改变………………………24
五、将心完全归基督……………………28
六、不受环境的影响……………………33
七、活出真实的见证……………………35
八、操练美好的灵性……………………47
-------------------------------------------------------------------------------------
读经:
王吩咐太监长亚施毗拿,从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贵胄中,带进几个人来,就是年少没有残疾,相貌俊美,通达各样学问,知识聪明俱备,足能侍立在王宫里的,要教他们迦勒底的文字言语。王派定将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饮的酒,每日赐他们一分,养他们三年。满了三年,好叫他们在王面前侍立。他们中间有犹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但1:3-6)
但以理却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监长容他不玷污自己。神使但以理在太监长眼前蒙恩惠,受怜悯。太监长对但以理说:“我惧怕我主我王,他已经派定你们的饮食;倘若他见你们的面貌,比你们同岁的少年人肌瘦,怎么好呢?这样,你们就使我的头在王那里难保。”但以理对太监长所派管理但以理、哈拿尼雅、米少利、亚撒利雅的委办说:“求你试试仆人们十天,给我们素菜吃,白水喝,然后看看我们的面貌和用王膳那少年人的面貌,就照你所看的待仆人吧!”委办便允准他们这件事,试看他们十天。过了十天,见他们的面貌,比用王膳的一切少年人更加俊美肥胖。于是委办撤去派他们用的膳,饮的酒,给他们素菜吃。(但1:8-16)
一、守着圣洁的身份
感谢主!这几段圣经,是一个很宝贝很真实的见证。
但以理当时被掠到巴比伦帝国,在王宫中作亡国奴。当时征服世界的尼布甲尼撒大王,他的雄心很大,野心勃勃,很想使他的国权世世代代都要继承下去,让世界都服在他的权柄之下。所以他想用各种方法,治理他的国家。达到他处心积虑的目的,就下令从被掠的人当中,拣选一些聪明的、俊美的少年人来,培养他们;养育其身好配做他的臣子、仆人。帮助他治理他的国。
在这种情况之下,但以理和他另外三个犹太的少年人,也被选入王宫。王派人特殊待遇养活他们三年。一面给他们吃王所吃的饭和酒,一面让他们学习他国的文化、言语(巴比伦)。学好后,帮助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治理国家,为欺压他们、破坏他们、掳掠他们的尼布甲尼撒王效力。
这四个少年人,按人看他的地位提高了,本来是一个亡国奴的身份,不可能有很好的工作,更不可能有什么前途。但这一下子被选入王宫里,真是一步登天了,并且大王很重视他们的身体健康,给他们吃最好的饭──是王所吃的珍馐美味,营养丰富,并不是一般普通的饭。
可是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这四个少年人,并不认为被选进王宫是一个高名远扬的机会,是求之不得的一个好运。他们一看,王的饭有问题。因为他们巴比伦人吃饭以前,要敬拜他们的偶像,特别是王吃的东西,都经过祭司向他们的假神献祭,然后人才能吃。所以这四个人一看,很大的考验来到面前了:“我们如果贪享肉体的好处,让身体舒服一点,我们就只好抛弃我们的信仰,不敬畏我们的神,听巴比伦王的摆布,受他们的支配,并且存着感激的心情来领受他给我们的恩慈,吃他的饭。如果我们要保持着我们的信仰,就不能吃给假神献过祭的东西,那只好放弃肉体的优待。可是若放弃肉体的优待,在当时就没有其它养身之物了。除非我们过着很艰苦的生活,才能保持着我们的性命。”
这四个少年人,他们认识清楚了,人在世上活着,不能光为了寻求肉体的好处,暂时的益处,而把生命的价值都废掉了。
分清了一个永远的、一个暂时的;一个真实的、一个虚空的。同时他们里面更有一个思想说,我们的灵魂是靠着神而活着,我们的生命价值是在乎敬畏神,和神有亲密的关系,不能发生问题。若是和我们的神发生问题了,我们的生命再好,也是没有价值的,而是徒劳的。他们就决定说:“王的饭我们不能吃,他的酒我们不能喝,不能用这个酒饭来沾污了我们的灵魂,不能影响了我们对神的信心。”
所以他们就要求当时管他们的太监长,说:“你不要把这些饭给我们吃,不要把这酒给我们喝。”太监回答说:“如果你们不吃给你们的饭,没有营养,你们要瘦弱下去,过几天后,面上就显出消瘦样子,那不但是你们在王面前要受惩罚,并且我也要受惩罚,甚至于王也认为我不忠心做事情,追讨我的罪,还要杀头,这怎么办呢?”
但以理为了不让他做难,因为他明白,这个根源不在太监身上,而是在王那里。他说:“你试试仆人们十天,以后若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王对我们的生活方式,对我们的身体有差别有出入,那时你再照王的旨意来办。现在你给我们吃素菜、白水就够了,我们不求更多的要求和别的享受。因为我们是敬畏耶和华神的,我们相信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是靠他的恩典和他的怜悯而活着。”
太监长当时就答应了他们,试验的结果,这四个少年人比其他一切少年人都俊美都强建。
于是太监长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从此就不在让他们吃王的饭、喝王的酒了。
但以理和他的弟兄,每天以素菜、白水为生活,清心的敬畏神为他们人生最基本的生活原则。所以神把聪明、智慧赐给他们,使他们的成绩超过一切当时的少年人。王看见非常喜欢他们,就把他们放在国内最高的地位上面,让但以理当总理,让这三个少年人当省长,来帮助他治理国家。
二、经受严峻的考验
读经:
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将这事告诉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要他们祈求天上的神施怜悯,将这奥秘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与巴比伦其余的哲士一同灭亡。这奥秘的事,就在夜间异像中,给但以理显明;但以理便称颂天上的神。但以理说:“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进到永远,因为智慧能力都属乎他。他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将智慧赐与智慧人,将知识赐与聪明人。他显明深奥隐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与他同居。我列祖的神啊,我感谢你,赞美你,因你将智慧才能赐给我,允准我们所求的,把王的事给我们指明。”于是但以理进去见亚略,就是王所派灭绝巴比伦哲士的。对他说:“不要灭绝巴比伦的哲士,求你领我到王面前,我要将梦的讲解告诉王。”亚略就急忙将但以理领到王面前,对王说:“我在被掳的犹大人中遇见一人,他能将梦的讲解告诉王。” (但2:17-25)
当时,尼布甲尼撒冲冲大怒,吩咐人把沙得拉、米煞、亚伯歌带进来,他们就把那些人带到王面前。尼布甲尼撒问他们说:“沙得位、米煞、亚伯尼歌,你们不事奉我的神,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是故意的吗?你们再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却还可以;若不敬拜,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对王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3:13-18)
那时,尼布甲尼撒王惊奇,急忙起来,对谋士说:“我捆起来扔在火里的不是三个人吗?”他们回答王说:“王啊,是。”王说:“看哪我见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象神子。”于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窑门,说:“至高神的仆人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出来,上这里来吧!”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就从火中出来了。那些总督、钦差、巡抚,和王的谋士,一同聚集看这三个人,见火无力伤他们的身体,头发也没有烧焦,衣裳也没有变色,并没有火燎的气味。尼布甲尼撒说:“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神,是应当称颂的!他差遣使者救护倚靠他的仆人,他们不遵王命,舍去己身,在他们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神。现在我降旨,无论何方何国何族的人,谤读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之神的,必被凌迟,他的房屋必成粪堆,因为没有别神能这样施行拯救。” (但3:24-29)
正在这一个时候,尼布甲尼撒王又发生一个奇怪的事情。
因他的野心勃勃,昼夜思想怎么能垄断权柄统治全国,甚至伸到全世界各地方去,并且让他的名望影响到下一代。
由此野心的激动,他夜里做了一个梦,非常奇怪,醒来以后,又忘掉了,只有一个感觉,梦的经过他想不起来了。于是他就把当时巴比伦国的一切哲士、术士和一切聪明人、有学问的人都请来,给他们说:“你们给我解释一个梦,这个梦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他们就说:“请把梦告诉我们。”
尼布甲尼撒说:“梦我已经忘了,但你们还要给我解释。”
他们就说:“梦已经忘了,让我们解释什么呢?”
这个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事情,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问题。像这样的梦也没有人能解释。
王说:“梦再难,你们非得把梦的解释告诉我。”
他们说:“你把梦忘记了我们怎么给你解释呢?”
他说:“我明白你们能够把梦告诉我,只是你们不肯告诉我,想图谋我、想废掉我、想违背我的政权,所以我就定意把你们都杀掉。”
他的命令发出来以后,护卫长就遵命要杀这些术士们。这些哲学博士们来到但以理跟前,但以理婉言说:“王的命令为什么这样紧急呢?”他们就把情况告诉但以理。
但以理说:“你们不要这样着急,再宽容我一点时候,我们可以祷告我们的神,我们的神他是无所不知的。”
所以,但以理就马上回去到他的居所,他不但自己祷告,而且还把三个弟兄也找来说:弟兄们,有试探临到了我们,这正是我们见证神的时候;为神作大工的时候;要把神的名高举起来的时候。我们不要灰心、不要害怕,同心合意祷告吧!
他们四个人就同心合意整夜祷告神。神就在异像中告诉但以理说:“尼布甲尼撒王作的什么梦,梦的讲解是什么样子。”
两天后,但以理就称颂神了。告诉王说:王啊!你的梦是和你的思想相符合的,你想统管全世界。你作的这个梦,是一个大金像,非常之高,并且特别奇怪。头是金子的;胸膛和膀臂是银子的;肚腹和腰都是铜的;两个腿都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正在你稀奇观看的时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块大石头,打在这像的脚上,把脚打碎了。金、银、铜、铁、泥,统统砸得粉粹,像糠被风吹散,而这块非人手所造的石头,充满了天下。王啊!这就是你的梦。
王一听很稀奇,果然不错。于是让但以理讲解这梦。
但以理说:“金头就是你,铜膀臂是你以后的国家,他们叫玛代、波斯,他们不及你。腰是代表希腊,希腊以后又兴起一个大国,把他分为两大部分,叫罗马帝国(东罗马国和西罗马国)。到最后的时候,从罗马帝国里面会出现十个国家,这些小国家,是个半铁半泥的,一半属于君权,一半属于民意。正在这个时候,神要把一个非人手作的石头从天上落下来,这个石头要胜过你的金、银、铜、铁的政权,打破一切,粉粹一切,到最后这个石头要充满天下,占居了整个世界。”
所以尼布甲尼撒王很佩服但以理的聪明智慧,向他俯伏敬拜。但他的雄心并没有放下来,他的野心并没有消散。他仍然想,既然我是金头,我就能够把银的变成金的,把铜的变成金的,把铁的也变成金的,更能够把半铁半泥的脚变成金的,全部都变成金的,都属于我自己。他就造了一个大的金像,立在一个大广场上面,宣告通国人民说:“你们都来拜我的金像,必须得拜,任何人都得拜。若要不拜的话,我要把他扔在烈火窑中,用火把你们烧死。”
这个命令是他自己发出来的,谁也不能更改。因他的权柄很大,全国人民没有不听从的,都愿意也都必须拜这个金像。可是,奇怪的很!只有这几个少年人,但以理、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不肯拜这个像。这时,有别人揭发他们,报告给王。王就把他们找来,王为要显明他的慈爱,不愿意把这四个人也就是有才干、有聪明、有智慧的少年人治到死地。所以就又给他们一个机会说:“你们再听见各种乐器声音的时候,马上拜我的像。如果你们拜了,从前的过犯一笔勾销,我不追究,将你们官复原职,不把你们烧死。”
王想:我这样用软硬的方法,这几个少年人肯定要服从我。可是他没有想到,这几个少年人竟然是铁骨头,很刚强,绝对不服从。就答复王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我们相信我们的神他是独一无二的真神;他是永活的神,他的权柄统管万有。你不要想现在我们给你当亡国奴了,我们的神不可靠。因为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列祖得罪了我们的神,惩罚我们把我们交在你的手下。但我们相信,我们敬畏神,他必能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假设我们的神真不救我们的话,就是把我们真的烧死,告诉你,我们也决不拜你的像,也不事奉你的神,我们的信仰已经坚定了。”
所以,王很生气,冲冲大怒的说:“你们这几个青年人真不知道好歹,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为着一个莫明其妙的信仰,来违背我的命令,结果你们丧失了性命。你们的神在哪里?难到不认识我的权柄怎样厉害,拿性命当儿戏。我能够叫你们生、叫你们死,看你们的神能不能救你们脱离我的手。”于是,就吩咐人把他们捆起来扔在烧的很热的窑里。按当时看是王得胜了。
但是王又一想:“这几个年轻人他们的相信如果不真实的话,他们怎么有这么大的能力,怎敢违背我的命令?他们就没有看见吗!全国的人谁敢不听我的命令!就这么几个年轻人真胆大。他们的信仰真奇怪,难道他们真的烧不死吗?我要看一看。”
于是他就到窑的门口一看奇迹出现了、神迹出现了。他在想:“我扔下去的不是三个人吗?窑里有四个青年人。原来是捆着扔下去的,现在绳子不见了,被火烧断了。但是人仍是好好的,不但没有被烧毁,反而他们在火窑里散步,这真是不能理解的呀!这么大的神迹出现,这是什么原因呢?且看见第四个人不像一般的人,有神子的荣面。哎呀!这个真了不起,无怪乎他们都不肯惧怕我,他们反对我、抵挡我,因他们真是有神,他们的神是真神、是活神、真能救他们。”
于是他呼喊说:“至高者神的仆人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出来,上这里来吧!”
这三个年轻人就平平安安的、昂然无惧的走出来了。这一出来,不得了,把整个王朝都惊动了,因为这个是人所不能理解的,是超自然规律的。但是这个事实摆在人的面前,不能不承认这三个少年人所信的神是真神、是活神。就来观看这三个青年人是什么人。既然能够在火里面烧不死,还平平安安的走出来,又仔细观察一下他们的头发,没有烧焦;衣服上连火燎的气味都没有。所以这个大王他不得不在这三个青年人面前屈服于神的权下,称颂神、荣耀神。又一次让王看见他们所信的神是真神、是活神。
我想:这些经文我们都很熟悉,但是我们有没有经历过这段道路呢?
神叫我们看见,圣经里面所记的一切事情,不管是古代也好;是现代也好;是人的历史也好;是教训也好,都与我们的灵性有关、与我们的生命有关系。圣经实在不是一个故事,也不是一个记载历史的书,而是生命的书,每一件事情都能结合在我们生命里面。只要我们能够靠着圣灵、藉着祷告,去思想主的话语,就能从里面看见一条生命的道路。
在这一个见证里面,我们看见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他们荣耀了他们的神、见证了他们的神。在这个最高傲、最狂傲的王面前,把他们的神高高的举起来了。他们所得的荣耀高过一切人、他们的见证在神面前叫人生出敬畏的心来。不但当时制服了尼布甲尼撒王,并且历世历代以来没有人不佩服、没有人不称赞的,如同日月一样,永远存在。
他们为什么能够这么荣耀神,显出这么宝贝的见证呢?我们不能不思想一下,这不是偶然产生的。并不是因为他们勇敢、他们有聪明、有智慧、有能力。这都不是。是什么呢?现在我们从他们的开始来思考。当他们被掠到巴比伦王国的时候,都是年轻人。但以理那个时候,不过才十五岁,他的三个弟兄比但以理还要小一点,可能有十三、四岁。具体不清楚,他们懂得什么?但是能从他们的身上显出神那真实荣耀和见证。
怎么显出来的呢?我谈过:“神祝福我们都是有原因的,神恩待人都是有前提的,不是冒然的。神在这三个人身上,显大荣耀也不是偶然的事情,都是有前提的、有原因的。”什么原因呢?我们就看见,当他们被选进王宫受王优待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一直没有忘记他们的神;不忘记他们的信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谁也不能更改的。他们所敬畏的神是何等可敬可畏的。在任何情况下,任何形式内,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他们对神的事奉,他们对神的信仰不因环境而改变,不因地位而改变,不因生、死而改变。
人应当变,神不应当变。人应当经常改变自己的立场、思想、意识、生活习惯,都应当经常改变过来。而神所定的标准人不能更改。所以当他们遇见试探的时候,他们的里面都很清楚,很明白了。
这个福分我们不能享受。为什么呢?这个违犯了准则。这个生活方式我们不能够悦纳。如果悦纳了,我们就要得罪我们的神,违背了我们神的话,那我们的人生就算完了。虽然在表面上可以被人优待,被人看为宝贝、被人认为荣耀、幸福。可是,我们在神面前缺失了永远的生命。人的优待、人的尊重、人认为的荣耀都是虚浮的。使他们认定了这一点,有一句话说:“但以理却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沾污自己。”这话何等宝贝。
三、不被世界所玷污
但以理却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玷污自己。 但1:8
我们知道去到王官里不是但以理一个人,还有他的三个弟兄。为什么不提别的名子呢?弟兄姊妹!这就叫我们看见,每一个复兴也好、一个真理的显明也好、我们不能指望说:“你应当看见,他应当看见,我好一同走上去了,决不能因为他们都不肯走上去,我一个人也算不得什么,就随大流吧!”
遵行神的旨意,不能随大流,随大流的人只能够随着潮流而丧失。我们要看清楚,我们所事奉的神是我们自己的神。认清了这一点,只要是神的旨意必须要遵行上去。大家怎么样去作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也不管,因为我看见了神的旨意,就必要遵行。
但以理这一个立志把他的同伴都带起来了。可能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意志还不够坚强,或许正在摇摆当中,思想交战之即。由于但以理一人的志向一显明,他的同伴也被感动说:“是的,我们应当敬畏神,不能再软弱,不能苟且、不能通融。我们必须要持守神的旨意,坚定我们的信仰。”这一来,力量更加强了。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面,看不见神的祝福,胜不过恶者的势力、胜不过撒但的扰乱,什么原因呢?就是说,你看见某某弟兄:“他比我蒙恩的时间长,某某姊妹比我蒙恩的恩慈多,他们还不负责任,还不管,还不肯进前,我算得什么?或者说我是刚蒙恩的;或说我还没有大的恩赐。”弟兄姊妹!我们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一个人站起来的话,整个教会就站不起来了。
旧约雅歌书第一章有句话说:“愿你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随你。”
有一个人真正被主吸引了,下边的群羊都被带上去了。这是神复兴工作的原则。每一个时代当中,甚至要拣选一两个合乎他心意的人。他们肯摆上,肯站起来就能够把复兴的运动都带起来。同样,教会里面,若有一、二个人能看见真理,下边有很多弟兄姊妹必要跟上来。
我们不能说:“他也是弟兄,我也是弟兄,他是这个信仰,我也是这个信仰,他都不坚持,何必我去坚持?这个真理他也明白,他就不肯遵行,何必我去管。”
这一来的时候我们就没办法胜过试探了。不知不觉的要落在人的网罗里面。我们已经犯罪,还不知道;被沾污了还没有觉得,因为我们不肯先站起来,只要有一个人肯站起来了,我们放心吧!下面有不少的人都要跟上去。
早些年,有一个教会,大概有信徒七八十人。当环境、试探来到的时候,两条道路摆在教会的面前。如果听人的话、照人的吩咐行事,眼看着教会可以礼拜、可以自由、可以方便、可以随便的做他们的宗教活动。但如果说要固执、要照神的话行、要坚持真理原则,那么怎么办法呢?就得停止礼拜,教会关门,信徒分散。在这一个关键时刻,教会里面有长老、有执事、有传道,还有不少爱主的弟兄姊妹,都在同心合意的祷告:“主啊!你指示我们前面的道路,应当怎样选择。”有很多人说:“我们为了保持神的教会,不能分散,坚持教会不关门。保持有人讲道,藉着这股东风传福音;还可以公开看圣经;就稍微松懈一点,也拿出一点圣灵章节来作为证据,应当服从这个、应当服从那个。”结果争论不休……。
其中有一位弟兄说:“不管怎么样,不能更改真理。教会是神的,我们不过是神的用人,神与我们同在,谁也分不开。神若不与我们同在,我们用人的办法维持下来,这个没有价值;圣灵不作工作,弟兄姊妹灵性也得不着供应。”
很多人反对说:“你这个路太危险了,你是葬送神的家,你是破坏神的家,葬送神自己工作的前途。”所以意见就是不一致了。
但这位弟兄看的很清楚,他说:“我不能够因着保持我的工作,因着我受连累、受痛苦,就把真理改变了。我们的责任是遵行真理,不是要保持工作;是要讨神的喜欢;是要圣洁的,照神的规定来敬拜神。我不是为了要维持一个团体,维持一个宗教活动。”他忠心的、不折不扣只站在主的面前,准备着任何苦难临到他身上。但是叫我们看见,一个弟兄站起来了,有很多有生命的、里面有圣灵感觉的都起来了,愿意一同事奉主。
是的,这样以来,当时困难就来了,不能够正式公开聚会,传福音了。可是,稀奇的很!神的灵就跟着这些受限制的弟兄姊妹,在各个家庭,不同场合,反而是更活泼起来了。
开始他们被赶出会堂的一百多个人,权利被剥夺了、自由被取消了。可是非常奇怪,他们的工作不是停止了,不是不能聚会了,而是时间不够用了。他们对神的事奉,并不是黑暗苦枯了,而是说更新更活泼了。天天兴旺,人数逐日增加。几年以后,蒙恩的信徒超过了原来信徒的好几倍。
外边的形式没有了,而里面的灵却释放出来了;外面的壳子被剥夺掉了,而里面的生命却焕发出来了。这些年来,这样的见证屡见不鲜、举目可见。只要有一个人肯立志遵行神的旨意,神就把丰盛的恩典给他,把福音的门向他大开。
我们的责任,不是怎样维持一个宗教,而是要追求神的旨意。立志不要让自己被世界沾污了。所以但以理的立志成为他们一个道路的开始;成为一个蒙神祝福的开始;很多时候,我们为主工作没有果效、看不见神的祝福、信徒不增加、聚会的空气不活跃。什么原因呢?没有人立志遵行神的旨意。
从外面看他们是担任着神的工作,还传着主的道理,但是里面的志向已经没有了,完全是在应付责任、敷衍了事。有罪恶不肯责备;有错误不敢纠正;有人把路走错了不敢校正,尽管讲道没有果效,圣灵也不做工。
所以必须要我们先立志说:“主!我不是要讲一篇道理,我是要把你的真理宣布出来;不是为了应付环境而敷衍真理;不是为了自己享安舒而使真理受限制。”
当然宣布真理要得罪人,要给自己带来很多累赘。但是一个真正事奉神跟从神的人,必须有这个精神,把自己摆上去。不然的话就不能看见神给我们开了门、通了路。
还有很多时候,我们在神面前祷告,没有话说;读圣经没有亮光;原因在哪里?就是我们向神的心志动摇了;起初的爱心已经冷淡下来了;为主受苦的心志慢慢降低了。所以就没有生命的继续,没有生命的果效了。但是只要我们向神的心志坚定了,即便是最平常的素菜白水为生活的原则,神也会帮助我们显出奇事,显出神的荣耀来。
很多时候,我们里面会堕落、会松懈、甚至于黑暗了,这是因为我们离开了素菜白水为生活原则的准备。在我们的生活里面有很多肉、酒和很多的珍馐美味、肉体享受一点,舒服一点,可是我们的灵性却瘦弱下去。
亚伯拉罕的一生能够蒙神祝福,有一个生活准则,就是住帐棚、筑祭坛。按他的财产、名望来讲,可以置买很多田地来建造城市。人看他像王子一样,他有三百一十八个壮丁,可以打败几个王,就连所多玛王也很佩服他,但他一生一世住在帐棚中,筑坛敬拜神。
按人看他应当用他的办法,用他的条件,来承受神的应许。因为神应许了我吗!我就发展一下,这个不算错啊!神应许我说:“叫我的子孙多起来,好像天上的星,地上的沙那么多;并且说将这些地方都给我了,我不去得怎么能承受神的应许呢?我不能光等着叫神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来到了,我把几个王打败了,所多玛王很佩服。我若讲一句话,他把城市就给我了;一大片土地就给我了,我就可以随便的建造,发展我的势力。”但是亚伯拉罕并没有这样做。他说:“我明白我要持守在信心的原则之下,我是因着信看神显荣耀,看神实现他的应许,我的生活是住帐棚的,筑祭坛的,这是一个真正事奉神的生活。没有帐棚,就没有祭坛。”
当他到埃及,到非利士去的时候,再不筑坛献祭了。我们明白献祭是和神的交通,向神的敬拜。一个人一离开帐棚生活,和神的交通就没有了。祭坛是根据帐棚而来的,帐棚也是根据祭坛而来的。
我们可以藉着祷告和神有交通,神就给我们亮光;藉着献祭神把应许给我们、把福份给我们、把启示给我们。但是我们必须有帐棚的生活。如果我们没有帐棚的生活,在埃及地也好;在非利士地也好,我们的坛就筑不起来,也不敢筑坛了。因为埃及人不事奉我们的神,我们若筑个坛的话怕埃及人反对我们,怕笑话我们,怕以我们为怪,我们只好以埃及的生活方式生活,结果和神失去交通了。这样我们的灵性能够增长起来吗?能够强壮起来吗?根本谈不上。
我们若不肯吃素菜喝白水,就没办法得着神的聪明、智慧;没办法使我们更俊美、更健壮,超过世上的人。要记着一个事奉神的人,他的生活绝对不是以物质来衡量;不是以人情来衡量的。
主在世上的时候,他有什么生活条件?他饥饿的很!干渴的很!没有人供应他的需要。但他并不以自己的生活为主要。正在饥饿的时候,看见别人有需要了,把自己的饥饿忘记了;正在干渴的时候,见别人需要了,把自己的干渴也忘记了;情愿供给别人活水,而自己的肉体渴下去;情愿把生命粮给别人吃,自己处在饥饿当中。因为他说:“我是以遵行父的旨意为念。”这是一个蒙神怜恤、蒙神看顾的秘决。
但以理、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这四个青年人,他们后来那么荣耀神,那么见证神,原因在哪里呢?因他们有一个素菜白水的生活原则;有一个定意要接受神的旨意,遵行神的旨意的心志,所以他们才很俊美,很健壮,超过同岁的少年人。
我们的灵性长不起来,里面没有亮光,没有能力,没有恩赐,原因在哪里呢?我说大部分是我们的生活方式离开了素菜白水的原则。
以色列人在旷野走路的时候,常常发怨言,他们留恋埃及的生活,光嫌弃吗哪淡薄没有刺激性。埃及地方有葱有蒜菜等等,真是能够刺激他们的口味,所以向摩西发怨言。结果他们得的并不是肉体满足了,而是神的刑罚和咒诅,因为他们所得的肉还没有咽下去,从鼻孔里就喷出来了,神就开始刑罚他们了。
很多时候我们灵性上不新鲜,受若干苦,原因是我们太留恋葱、韭、芥、蒜了;在我们肉体里面没有享受了;没有刺激了;就想从世上找一点刺激;在人情里面、物质里面、名誉里面找一点刺激。结果刺激来刺激去,把神丢弃了。
现今的世界人人都在找刺激。我在城市里面居住,很多年轻人去找工作的时候,都是一个口号说:“有没有刺激呀!”请他办个事情他要问:“有没有刺激呀!”我感觉:这个话真是在提醒基督徒,实在是不能跟他们一样的说。他们是求刺激,我们是求什么呢?但是也有很多基督徒整天在世界上找刺激。总是认为“钱不够了、名望不好了、田产不足了、利益不多了。”就是不肯吃素菜喝白水。
我们都知道有一个派,就是呼喊派。发起呼喊派的这个人,他本是一个很爱主的人。由于他被钱财的刺激抓住,逐渐灵性下落。他每讲完道以后,就是讲:“动脑筋想怎么能赚钱,让他儿子去赚那笔大的财产到外国去做生意。并且说:‘你只能赚钱回来,不能赔本回来。’”
你想想看,这样一个传道人能不出错吗?他为了符合美国人的这种口味,就发出这种呼吁的道理来。不要讲道了,呼吁一下,象跳舞一样,狂欢一气,甚至说,在聚会的地方,男女就不分了。并且象跳舞场一样,可以拉着手、可以拥抱着,作什么呢?赞美神吗!呼主名子吗!这样一呼吁,就得救了;这样一呼吁,就不付代价了;不背十字架、不愿受苦、不对付肉体了。你只要呼吁,祝福就给你了,就可以承受天国了。他们这样作,事实上却是违背了圣经的教训;违背了生命的规律,结果越错越厉害,将千万人都带到错误里面去了,何等可怕呀!
每一个异端的产生都是因为要寻找刺激的东西。刺激肉体,刺激情欲、刺激魂的生命,到后来的时候,他就落在错误里去、落在黑暗里了。
有时我们个人的灵性,之所以处于黑暗,处于软弱,也是因我们想着贪享刺激。“祷告没有滋味,我这样子事奉主好象太枯干了。”那不行。我们是走信心道路;祷告是我们对神的事奉和敬拜;如果神祝福我,圣灵感动我、充满我,叫我有喜乐,叫我有亮光,那是神的恩待;如果神不给我亮光,圣灵不充满我、不感动我,我还要自己祷告事奉主;因他是神,我是人,他创造了我,他拯救了我,我有什么理由不敬拜主,不事奉他呢?我若不事奉神、不敬拜神的话,我这个人真是太没良心了。他救了我的命,抚育了我,把大的应许赐给了我,把国度天家赐给我,我有什么理由说:“主啊!你要祝福我,你若不祝福我,我就不事奉你;你若不释放我,我就不祷告你呢?”如果我们明白神心意的话,真是应该恐惧害怕神。神的心就能得着满足。
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他的生活是吃素菜、喝白水。他不需要那一个刺激、那个享受。因为一切有刺激的东西都与偶像有关系。找刺激就等于敬拜偶像了。
的确不错,我们要寻求肉体的好处;肉体的刺激;魂的刺激,肯定里面有个东西说:“我要灵性高一点;我要被圣灵充满;我里面释放后,我的工作就有能力了。”若是如此,偶像出来了,背后有偶像拖着,有偶像在给我们作对,这时我们的路就走不上去了。
所以我们凭着感觉,凭着反应来事奉主,在工作好的时候,我们会说:“这是我的成就,别人蒙恩典是我的果效。”结果就大大得罪了神。在工作不好的时候,就灰心气馁,放挑子不干,也是得罪神。
一个真正使灵性好的途径,乃是说:“吃素菜,喝白水的原则。”不论从物质方面说,从属灵方面说,都是这一个原则。
不要忘记素菜白水的生活标准。素菜是很简单的,白水是很清淡的。我们若有个立志敬畏神的心,最简单的生活、最清淡的生活,能够使我们蒙大的恩典。
有很多事奉神的人,他最蒙恩的时候,并不是工作兴旺的时候;他灵性最好的时候,并不是说外面的工作很大、成绩显骇、恩赐最大的时候;当他被人忘记的时候,神却把他放在一个人所不触目的地方作更大的事业;孤单寂寞的时候,是他和神有交通,和神的来往更亲密,有亮光、有启示的时候。
往往当我们工作一多,成绩一多,外边群众一多的时候,我们就和主远离了;里面得不着亮光,得不着能力了;神的心意也摸不着了;也看不见生命的果效了。别人也不能从我们身上看见一个事奉神的脚踪,看不见神荣耀的见证了。为什么呢?因为失去了素菜、白水的标准,这是何等重要的原则啊!
四、藉着十架改变心
这四个少年人他们能够见证主、荣耀主;在大试炼面前,他们能够勇敢作见证,不爱惜自己的性命,是因为他们的生活里面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素菜白水的生活标准。
世上的东西再好,也不能引诱我们,也不能动摇我们的心。我们不求吃、不求喝、不求穿,我活着是为遵行神的旨意。丰富也好、贫穷也好,丰富不能引诱我的心,贫穷也不能影响我的心。路好走了感谢赞美主;路艰难困苦了,里面更加依靠主,也不灰心也不丧志,这才能够见证主。
并不是说十字架一临到,我们马上为主作见证说:“主啊!我存心就是那一天为你的缘故,被捆绑、被杀害,我还要说:‘感谢主、赞美主,我也要迎上去。’”
弟兄姊妹!这个思想固然是好,但是靠不住;这个雄心、热心靠不住。能够走上一个为主殉道的道路,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各各他山并不是一步跳上去的。是从伯利恒、拿撒勒、加利利、犹太全地、撒马利亚,一步一步走到耶路撒冷,为主受苦、受逼迫;为主作见证。都是这一个原则,是慢慢的一步一步上去的。
平时在生活中,不敬虔、不爱主、顺从人情,等到试炼临到的时候,保准站不住脚。即或在不得已之下为主受点痛苦,但要一直把你放在苦难中就不行了,就黑暗了。真正的十字架不但是在各各他被坚立起来的,在伯利恒已经开始了;在拿撒勒已经开始了;在加利利已经开始了。如果在伯利恒你没有背十字架;在犹太地方你没有背十字架;在拿撒勒你没有背十字架,恐怕在各各他你也背不起十字架了,说不定还要逃的更快。即或勉强把你拉上去,你里面也不甘心,要发怨言,甚至会说:“主啊!我跟从你跟从错了,我受这个苦难都怨某某人了;他不谨慎,把我领错了,受别人影响了。”你里面这一切都出来了。
真的十字架道路是从平常的生活当中,一步一步走上去的。
我再提起来某某先生的见证,早两年的时候,我去看他。我说:“王叔叔!我很喜欢听听你那失败的见证;听说你在监里曾经弃了信仰,但我怀疑是是假的,我不敢相信,这个思想是怎样改变过来的呢?还是对神真正怀疑了呢?”
他说:“弟兄呀!我真正对神怀疑了。有十几年的工夫,我里面摸不着神了。”
我说:“你后来又怎么复兴起来了呢?当初为什么这么失败、这么软弱呢?”
他说:我后来明白了。为什么呢?在我里面的偶像太严重了。什么偶像?有我的教会、有我的工作、有我的妻子、有我的孩子;我心里说:我胜过了日本人的试炼了;所以工作很兴旺,这么多的弟兄姊妹和我很同心,愿意和我共生死、共患难。他们曾经发誓:只要我坐监,他们都愿意跑到监里去与我同坐监。这样我里面非常得意,非常得安慰,有这么多的群众拥护我,我不怕你们叫我坐监;我的妻子和我很同心。后来没有想到试炼一来“哎呀!我里面什么也没有了;聚会的空气也没有了;弟兄们同心的空气也没有了;我妻子的同心和爱护也听不到了;在我里面什么也摸不到了。
平常,天一亮弟兄姊妹都起来祷告,我也起来和他们一起祷告!一到聚会的时候,他们一唱诗,属灵的空气非常浓厚,这个浓厚的属灵空气把我也催起来了!既便我里面空虚,一上讲台说话能力都来了!甚至于我已经休息睡觉了,还听见有很多弟兄姊妹祷告的声音没有停止。这是多么好的属灵环境啊!这么好的教会啊!我真有劲的很!
我愿意为这个教会受很多的苦。但是到后来在这宝贝的环境里面,却是一些不信的恶人,听见的是咒骂的声音,看见的是凶恶的面孔、不讲道理、没有诚实、没有慈爱,用各种方法苦待我。这时我里面开始空了,没有弟兄帮我的忙,没有姊妹同情我,听不见祷告的声音了,看不见弟兄姊妹火热事奉主的热心了,一天一天过下来,神啊!你在哪里?
神并没有改变,但我的心改变了。起初认识聚会是我的神;弟兄姊妹热心聚会是我的神;妻子是我的神。今天,聚会被拿开了;属灵空气没有了;妻子和我不能见面了,所以我的神没有了、摸不着了。
但是我还改变不过来,还说:“主啊!你叫我回去看看弟兄姊妹,看一眼,祷告一会儿,我再回来为你坐监。坐一辈子我也愿意。”但神不会那样做的。当然,不可能实现他的愿望。
所以我睡在软弱里面,因我明白说:“我的偶像太重了,没有软弱的话,我不能把偶像全部去掉,不能承认说:‘教会是我的偶像聚会是我的偶像、弟兄姊妹是我的偶像、妻子是我的偶像,我从里面不能承认。’”
这次神叫我坐监离开聚会,我心里真是放不下。饭不吃可以,我不能在弟兄姊妹中间聚会,那是最痛苦的事,不叫我讲道那是不行的。然而,在这个时候,我没地方聚会,我没地方讲道,在我的人生当中,生活空了。一空的时候,我就没法祷告,在监里面不能开口祷告;我的眼睛不能闭一下;心里想一下就不敢再想了,外面一切依靠都没有了,我的心和主也没有交通了。
从前的交通是因着弟兄姊妹的灵性把我催起来的。是和大家在一起和神交通;现在没有弟兄姊妹和我在一起事奉神了,我就不会祷告了。这说明我自己和神已经出了问题,但我还不知道已经是离弃神的命令、离弃神的道路了。所以说,当外面的环境不能帮助我的时候,我也交通不上去了。和主的关系已经不是直接的,是间接的了。
他说:“感谢主!主怜恤了我,叫我看见,我当初奉献跟从主是为了什么?不是为这一班群众;不是为了当个出名讲道人;不是为了有很好的家庭;我是愿意背十字架跟从主啊!我的身体灵魂都奉献给主了。主是我唯一的中心;是我唯一所宣扬的;是我唯一所追求的;我的生活生命要以他为中心。这我才忽然明白了,我才向主认罪说:“我惧怕什么?我顾虑什么?我要求什么?什么都没有了,我早已经死掉了。今天主若不使用我,我活在世上只不过是行尸走肉,是个活的尸体,我不能给人任何好处,还能救灵魂吗?更不能了,我向主认罪说:‘主啊!我把路走错了,我事奉你这么多年,我没有把你当做我的神。’”
他里面改变过来了。就这一个认识,一晚上时间复兴起来了。第二天没有惧怕、没有顾虑、没有忧愁了。不再感觉有寂寞;人的面貌再凶恶,他说:“我也不害怕了,狮子在我面前口都封着了。”我开始赞美我的神,荣耀我的神,直到我出监的时候,主再不离开我。不是主不离开我,是我不离开主了。
他知道说:“没有主就没有我,他用我做的工作是他的事情,我把真理见证作了啦!宣传了啦!就算使命完成了。啊!我里面到主面前来,和主有更深的交通,这时候我里面复兴起来了!”
是的,这是何等大的警告,神的仆人们都不是一直得胜的,神许可我们有很多软弱,很多可怜的现象,目的有一个:就是怕我们的心偏于邪。
五、将心完全归基督
各位同工!你们要注意,什么时候你们贪享王的膳、王的酒,你们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你们的神,神也要离弃你们了。你们若坚持素菜白水的生活,就可以放心,主必使你们又俊美又健壮,高过一切少年人,这是得胜的基本原则。
不要光看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在尼布甲尼撒面前火窑当中得胜了。如果他们没有素菜、白水的生活,那个见证就没有了,得胜也就不可能了。
所以我们看见,当尼布甲尼撒王,把火窑烧的更热的时候,我想没有人不害怕。大臣们、大官们都害怕,惹动王发怒还得了吗?谁能胜过他呢?他是世人中第一个最有权势的人,掌握着生杀之权。你们这三个少年人太不知道天高地厚,太胆大了,敢违抗王命。
但在这三个弟兄里面,没有看见王,只看见他是一个人,也只不过有一口气而已,他的气一断就要归于尘土了。我们所事奉的是永活的主、永生的神,他的旨意不能更改,他的尊言不能违犯。所以他们看不见尼布甲尼撒王的冲冲大怒;听不见他那暴怒威严的声音;看不见兵丁的强暴:把他们捆起来,扔在火窑里面,他们也没有想到火是热的或是冷的,什么都不去想了。只是思想和主如何关系密切。
真正的得胜是说:“在患难面前不感觉是患难,在试炼里面不感觉是试炼;只感觉和主的交通,挨打也好、羞辱也好、杀害也好,这都不是我们的感觉,因为里面和主有交通,就忘记了这一切。”
我们的主胜过了这一切患难、逼迫、饥饿、羞辱等等。只要我们能够活在基督里面,常常和主有交通,保持和主的关系不中断,不出问题,那任何患难也不能夺去我们的心,任何难处也不能使我们里面有任何感觉。
我常常说:神迹奇事在我们生活里面常常可以出现,为什么看不见呢?因为我们的心在世上的太多了。向着世界、向着人情,对世界对人情有反应,只是对主没有反应。所以说当我们失去人情的时候;失去肉身享受的时候,就痛苦起来了。因为我们像个小孩子一样,一直在妈妈的怀抱里面,不能离开妈妈。走一步要抱一步,两天不见就要大哭起来,看不见妈妈了。如果是孩子从小就失去了妈妈,他就不理解妈妈的爱,他就不会说:“我失去妈妈了、我痛苦啊。”因为他的心不在那一方面,是在另外一方面。
看我们的心是不是真正爱主,真的爱是什么意思?将心归向主基督、以主为念、以主为中心、以主为标竿。就像诗篇73篇25节的话说:“主啊!除了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了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这是真的爱主。
我们的心里面是不是如此的光景?有的人可能是世界上的工作不要了、名誉不要了,但是你心灵里面除了主以外,还有另外的要求没有?从埃及地出来不再服事法老了,可是还有多少地方有贪图、有肚腹、有享受、有要求、有安逸,你就不能够进到流奶与蜜之地,不能够在基督里面享受安息了。阻止我们的心灵和主不能交通的,不能够得主更大的恩典和奇事的,是我们的心没有改变过来,在世上的根太多了,贪恋太多了。
我常常说:“不要象罗得的妻子一样,已经从所多玛城出来了,那为什么还往后看呢?还要留恋说:我家里有很多家产;还有很多象样儿的宝贝;还有两个好女婿很聪明、很有前途呢?这些东西把她的心累着了,不得不回头看看,结果就站在那里了。”
因为她根本没有以神为念,她不惧怕神,不知道说:“我若不逃出所多玛,是何等危险的问题。”神的话可信可靠。火一定要降下来烧它的。既然舍弃了就舍了吧!不要再回头看!叫我们能向世界说:“我已经背向你了。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加6:14)就是说,用死的态度对付世界,不然的话,早晚会变成一个柱子的。
今天,在神的教会里面,柱子不是一根、两根,多的不得了。都成了人的警戒了。“那个人他从前那么爱主,今天是多么可怜啊!那个人从前那么吃苦为神,现在又是多么可怜啊!”这都是警戒。这样的警戒是何等的多啊!
人的警戒虽然是一个接连一个的,但我们的脚还停留在旷野里面,再也不能够往上去了,何等可怕的很!
我们既然把自己奉献跟从主了,应当说:“主啊!从今以后,我不能够再去留恋世界了。”
跟从主的道路必须要绝对,一点不能够因循守旧;不能够说妥协;不能够走一步往后看一看。往后一看,这么大的火,这么大的难处,必然要软弱、必然要失败。看一看事情并不算很大,但结果真可怕,问题很严重!你若一直往前跑的话,火再利害,也不会影响你,一点也没有惧怕。我们要一直往前跑,认识我们是事奉主的,是跟从我们的神走道路的。只有这样,尼布甲尼撒王的命令再恶、再利害,我们的里面并不胆怯。
怎么得胜?什么叫得胜?什么时候我们和主的交通更密切了,这就是得胜。我们和主交通没有间隔了,我们就自然的得胜了。
得胜并不是说:“我今天不犯罪了;在人面前很勇敢;为主受过一些苦难、挨过打算得胜了。那也是得胜,而是得胜的表现,还不是真的得胜。因为我们里面还没有离开自己,没有放掉自己,是外面因着他人的因素而得胜的。
比方说,我们在为主受逼迫的时候,有十个人一同关在监里。他们都很勇敢,我若不勇敢的话,还有九个弟兄哪!他们看着我,那我是难为情的很!他们出去了,那我在教会里面真是没有面子了。弟兄们这么勇敢,我也不能不勇敢哪?如果把你一个人放在一个地方,没有一个人认识你,都误解你,以强横待你,苦难压在你的身上,你这个苦难也没有任何指望能被人了解,那么,你的心怎么样啊!你会向神发出哀声说:“主啊!我这样受苦要到几时呢?受的苦没有名堂,谁也不知道我这种受饥饿、受羞辱、被人误解、辱骂的景况。主阿!弟兄们没有听见,姊妹们不知道,他们可能认为我在里面更软弱了。”这一来,苦难的价值就失去了。
为什么软弱呢?因为你没有看见说:“你和主基督的关系是事奉我的神。”更不敢说:“王啊!我决不事奉你的神,决不拜你的像,因为你这个神算不得什么,哪有我的神尊大呢?你这个像更算不得什么,哪有我的神更尊贵呢?在我心里面没有尼布甲尼撒王,没有他的像,也没有他的神,只有我的神。所以,他的凶恶,他的残暴都不放在我的心上。”
就这样一个信心才能够把火窑改变过来,才能消灭火的烈势。每一个真正能够为主站着的人,都能够把火窑变过来。火不能伤害一个能够在神面前站着之人的身体。
如果火把我们伤了,把我们损了,这表明我们对主的关系还不够亲密。所以我们在火窑里面,一点也不能够软弱。这火与人之间的关系,要不然把我们烧死;要不然我们能够胜过火,火再没有力量损害我们。
我们不能说:“火烧了我一块伤,头发烧焦了一点,但我的身体却没有伤。”我说那是不可能的。在火窑里面,除非我们站立得住才能胜过火,不然火要把我们吞灭了,那是必然的事情。
这三个弟兄,他们能够在火窑里面凌驾在火势之上,因为他们早已认识到说:“我们的神是真神、是活神,是可敬可畏的神。能行奇事救你的仆人脱离尼布甲尼撒王的手。”他们有这个信心,他们看见了神的权柄大过人,所以人所点的火不能把他们烧死、烧伤。”
六、不受环境的影响
我在别的地方,给弟兄姊妹提起来说:当摩西在旷野放羊的时候,神向他显现,给他一个异像,就是用火来烧荆棘。火虽然很大,荆棘却没有烧坏。摩西要过去看那一个大异像,神说:将你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地。神就用这个异像教训摩西、改变摩西、托负摩西。(出3:1-6)
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要认识这个异像,因为这是个大异像。如果这个异像摩西没有看见,这个异像摩西没有理解,他就不可能作一个拯救神百姓的人。
每一个能够被使用、能够拯救罪人、能够带领神百姓的人,都要经过这个异像。什么异像呢?火烧荆棘的大异像。什么意思呢?荆棘算不得什么。在世人看我们还不如荆棘。我们在火的试炼当中,按人看火必把我们烧灭了,必要把我们烧死了。因为我们像荆棘一样吗!火一着就被火消灭了。
可是稀奇的很!火再利害,不能把我们烧灭;人的权柄再大、再有能力、再有权势,不能把神的儿女们消灭掉;法老王那么利害,他不能把神的选民消灭掉。这是个大异像。
如果我们事奉神,为神作见证传福音,这个异像我们不理解,福音就传不出去了。
我们多少时候会说:“火太大,我不敢往前走了;人的权势太利害,我胜不过了;这样作‘不可以’,那样作也‘不可以’;两三个聚会也‘不可以’;‘哎呀!我实在不敢动,不敢事奉主了。’因为我们不知道所信的神,是超过自然规律之上的;不认识一切的权柄是在神手里掌管着。法老王算得什么?神定意要释放以色列人,他不能把荆棘毁灭掉。我们神的权柄,大过一切君王的权柄。我们这样认识了吗?我们有这个看见吗?我们有这个领受吗?我们敢承认这一点吗?如果我们不敢的话,那就不敢去拯救以色列人了。因为我们看见法老王的权柄这么大的很哪!我有什么能力把他们从法老手中带出来呢?我们就不敢动了。
如果我们看见说:“是的,我神的权柄是高过一切的。火算得什么?人的力量算得什么?试炼算得什么?苦难又算得什么?我奉神的旨意做神的事情,神必要成就,要把神的百姓带出来,把福音传出去。传出去的话,就不能没有果效,因为我们所信的神是真神、是大神、是至高的神,他的权柄大过一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认识。如果我们没有见过这个大异像,我们还要怕法老王;还要害怕尼布甲尼撒王。可能要向他们投降,说:“好!我拜拜你的偶像,向你跪一下,屈服一点,火窑就不会临到我身上了。”这样一来就没有见证了、没有荣耀了。王的怒气要把我们吓倒了。
但是我们看见了这个大的异像,火再利害不能把荆棘烧毁。权柄是在神手里面。按人看,火要烧毁荆棘,但是火是在神手里面的,不过是神所用的工具。经过火的试炼以后,比金子更显宝贵。
真是奇妙的很!基督的教会,总是在患难、逼迫里面成长起来的。哪里逼迫多,那里福音就兴旺;哪些地方逼迫越利害,爱主的人越勇敢,越能站起来。
所以教会的复兴,总是伴随着一些患难。越逼迫越复兴;越复兴越不怕逼迫,因为火不能把我们烧焦。个人灵性的长进也是如此,一个真正爱主的人,肉身的道路不是平坦的、不是宽广的、不是如意的,一定有很多试炼临到他;神也许可撒但来试炼他;许可世界来引诱他,激励他的肉体,作为他走道路的拦阻。
但是不要灰心,要用信心向主说:“主啊!这一切苦难不能使我和你离开,越受苦难越和你亲近。”这才是一个蒙祝福的道路;才是真的见证。
七、活出真实的见证
真实的见证不仅有话语,不仅有亮光、有道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生命改变了,人生观不一样了。
是的,虽然我们的待遇低一点;生活比别人更艰苦一点;地位比别人卑微一点,但是我们的人生却是快乐的很!高尚的很!荣耀的很!叫别人感觉奇怪的很!没有好的待遇、没有好的名望、没有好的享受,为什么还这么快乐呢?周围的人不得不说:“哎呀!你的神真奥妙!是什么神哪?”他们就会由反对变成怀疑,由怀疑变成渴慕,由渴慕变成追求,由追求变成得着。对他们就会起一个很深的影响作用。
早几年藉着环境的驱使,把我放在一个医院里面作护理,因为我不会作医生,就作一些扶助工作。因为我是基督徒,他们都知道;我是一个传道人,他们也知道;我是为着信仰受着一些难畏的,他们更清楚。所以把我放在一个最卑微的地位上面,待遇也很低。可是我里面清楚说:这是神的旨意叫我去的,所以我就不以这个待遇为念、也不以地位为念、更不以工作为念。每天保持着和神的亲密关系。当他们休息的时候去看电影、去看报、去说说笑笑。但我的里面有个要求是说:应当读圣经。按外面的环境看是不容易了,如果再这样把信仰表现出来,生活和别人还是不同:别人笑,你不笑;别人说,你不说;别人看,你不看;在工作上别人偷懒,你却殷勤;就会给别人带来很大的反感,那我的人生再往前走就没有希望了,也永远没有转变待遇的机会了。
但里面的要求是说:不能和别人相同;不能给他们有共同之点;我和他们的人生观不一样,是两回事情;我的方向、我的生活和他们不是一起的。为什么和他们一样同流合污呢?过他们的生活现象呢?说他们的话语呢?我只有顺服主。你们娱乐你们的;我打开我的圣经书;你们高兴你们的,我歌唱我的神;工作里面你们可以随便的阳奉阴伪、可以随随便便,但是我里面抱着一个顺服主的态度;你们不能做的、不肯做的摆在我身上,我只好忍耐着去做;我也没有想着说在那种情况里面为主作见证了,不过愿意把头低下来,顺服神的旨意,慢慢的一天一天的过下去。
一年多以后,有一天我在一个地方休息。忽然一个领导想和我谈谈,拍拍我的肩膀说:“某某人,我想跟你谈谈话。”
这个人,他从前经常说:“要跟我谈话。”但是我里面好象有一个顾虑,认为他跟我谈话,总没有好的目的,可能想从我的话语里面得些把柄。我心里说:我不求你的好处,不求你的同情,我也不跟你谈话。除了工作分派以外,有什么难处我就接受什么难处,总是保持着把你给我的任务完成。我也不向你说这个好、那个坏的问题,我只是说把头低下来顺从就是了。
他这一次要给我谈谈。我心中好象有一点顾虑,我一面祷告心里说:“不论你问什么话,我要少答复你,我说:你要问什么话呢。”
他说:“我看你这个人很奇怪。”我说:“我为什么奇怪呢?”他说:“你这个人里面有真东西。”我说:“你不是个马列主义吗?我是为信仰,你们看我是唯心主义,你们认为唯心主义是空虚的。你们是唯物主义,你们真实的很!”
他说:“你不要讲笑话了,真真实实的我发现,我里面是空虚的很。你的生活里面有真东西,如果你里面没有真东西,你人生不真实的话,在这情况下,你不会安心下去。我看你没有争竟,你也没有忧愁,也没有什么不安的地方,这是为了什么,肯定你里面有真正人生意义,我很想和你谈谈,到底你的信仰是怎么回事?”
当然我明白了,他真是这样询问了我就没有顾虑的把福音传讲给他。这就是我们的信仰,我人生的准则。
他说:“是的,你这一谈我明白了,从前我所听到的关于你们信仰问题,都不够实在,不够真实的。我也没有和你们基督徒接触过,这一年多以来,我感觉你的信仰是真的人生,这个信仰真能够管理你的人生,是真东西,所以我也愿意接受。”
我说:“你愿意相信吗?那很好,我们就祷告吧!”
他说:“现在还不行啊!再过两年,等我不干以后,我再相信。”
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他说:“我还有一些工钱没加上去,我的居所还没有安排,等我完全达到目的了,专门去跟从主。”
我说:“你不要那样做,最好今天相信主,主所给你的,超过你想得到的。”
但是,他当然还没有表示在基督里面,你周围的人不能不受影响,不能不因为你的生活,他们会想想:为什么你这样做,从物质上说,你没有他丰富,从地位讲,没有他们高,但是在你那里有喜乐有平安,怎么能不感动周围的人呢?
很多时候我们把福音拦阻了,福音不会传,因为你没有注意和主的交通不能以主为念。生活中没有以主为生活的中心,别人不过是说:“你口里能够讲到耶稣,你却加入一个宗教,是其中的成员之一,你在生活实际当中,你和神的交通还不够,真理不明白。所以表现也不够,从生活实践当中,在人的面前,你和他们没有两样,没有特别的表现,都是走的世路,不过你身上多了一个耶稣名子。”他们就不能受感动,人不能说在你里面有真理,主耶稣是真理。
我们若活在基督里面,真理就显明出来。为什么呢?人家没有说:我们怕得罪人,我们怕失去了人情,怕在人面前失去荣耀,怕别人不同情自己,所以总想走一走宽路。俯就点人,应付点人,不要太无情了太绝对了。
真理奇怪的很,如果不绝对的话,真理就失去光茫了,遵行真理如果不绝对的话,真理就不能够发出果效了。这是一个不变的规律,谁要想为真理作见证,你必须要坚持真理。谁要想宣扬真理、承认真理、证实真理,你必须自己把真理牢牢的守着。不苟且、不因循、不妥协,要照真理而行,活在主的话语里面。你能站得住的话,就是见证,你周围的人就不能不受感动。
我常常感谢主,主给我一个好父亲,他在老年的时候,灵性真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和主的交通常常密切的很。在他里面好象是说:没有什么黑暗,他和弟兄姊妹之间谈论的很少,但是从他里面得着帮助的更多,当他在老年被主接去的时候,就是文化革命刚刚开始,红卫兵抄家的时候,我们院子里住了三家人家,都是事奉神的。那些红卫兵先到别人门口进去,翻箱倒柜,把东西扔的乱七八糟,并且口里还在骂着。把人都拉出去,打了一顿,带上高帽子,出去游街。
及至到了我父家门口了,红卫兵没敢过去,到门口就说:“李大爷,你有什么信仰的书、违法的书,给我们一本或两本吧,我们好交差。”
那些红卫兵和我们没有什么交情,既不亲,又没友,他们是反对神的、恨神的,反对信仰的。我的父亲是一个传道人,他们应该更加恨恶他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的威吓、强暴却使不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我的父亲告诉我说:“当红卫兵气凶凶的要想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我睁眼看他们一下,他们就不敢进来了,有惭愧了。”
后来当我父亲很平安的被主接去,当出殡时,整个街上邻居都去送殡了。文化大革命运动高潮之下,亲友可以这样作,信主的还敢这样作吗?但是弟兄姊妹多的很,外邦人肯不肯这样作呢?更不肯了,要离的很远了。
可是很稀奇,当时我不在跟前,我的亲属告诉我说:“整个街上邻居都来了,要给你父亲送殡,最稀奇的是,正在往坟上走的时候,那一些曾经逼迫基督徒抄过信徒家的红卫兵也跑来了,问是什么人出葬了,人多的很,他们跑到家里说:”给我们一个哀杖吧,叫我们也送送他,他们也跟着送到坟地去了。
当然这是外面的情况,也显出神的荣耀来。为什么他能有这种情况呢?影响那个环境呢?没有别的原因,因为他平常生活当中,是个敬畏神的人。
我常常想,我父亲敬畏神,如果我象我父亲的十分之一的话,我的家庭更加蒙恩了,我真是比不上他呀。他每一天没有话语,从我的记忆当中,他和神的交通总是密切的。
当解放前抗日胜利的时候,我们的家产都毁掉了,被火烧光了,过着荒年把东西都卖掉了,成为穷人啦,所有的亲属都埋怨他,连我的妈妈也埋怨他。认为你信耶稣信错了、信迷了,耶稣没有祝福你们,反而咒诅了,给你们大灾了,给你们饥荒了。
在这个情况之下,我的父亲没有讲一句埋怨的话,没有发过一句叹息哀声。总是说:“感谢主,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他对我妈妈说:“我们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呀,不要发怨言。”(参:伯1:21)
那时候我还很小,我还没有主的生命,不领会这个意思,我也认为说:我的父亲哪!太糊涂了,信主怎么信迷了。
我母亲说:“你去做点生意吧!赚几个钱,把生活改善改善。”
我父亲说:“不需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甚至于母亲埋怨他,跟他争吵,他没有一点辩论。就是说:我顺服了神的旨意,谁也看不见他的道路,不能明白他的道路。
但是过了几年以后,环境一改变,亲戚朋友都来了,一进门就说:“哎呀!你们信的是真神,是活神哪,你们的神真可信。”
从前冷淡的人说:“我真得罪主了,不明白神的旨意,谁也看不见他的道路,以为神苦待你们了,我们就不敢相信神了,今天明白了神真爱你们。”这时候别人才看见我父亲信的宝贝,是真的信心。
他并不是说一时就会得胜的,在受逼迫时可以得胜了。不是的,而是在平常生活里面,一步一步都得胜了。
所以我发现说:“主好几年把我放在家庭里面,受试炼、受造就,当时还不明白,一思想我的父亲,心里才服下来了。”
如果一个人在家庭里面不能见证主的话,在你周围的人也不能够说:“你的信仰是真的,你真是虔诚的,真是信神的、真是基督徒的,那么我们在别的地方见证主,就要失去成色了,失去力量了,所以每个被神使用的人,都是经过家庭磨炼的。
为什么呢?就是说:在家庭里面是本性肉体最显露的地方,我们的软弱我们的缺欠,在外邦人面前还不能显露出来,在家庭里面必要显露出来,在这个时候要给你挫磨、磨炼,看你能不能顺服,能不能把自己舍下。
很多人为着家庭的需要,把自己的道路就忘掉了。唉!人肉体的家庭真是一个自私的场所,是一个犯罪的媒界啊,人的本份不能不尽,但是不要叫家庭把我们缠着了。
整天思想把我的家庭摆得丰富、华丽、高贵、荣耀一点,那样在家里面就不会有见证。
主明白,你需要贫穷、你需要丰富、你需要卑微、你需要尊贵,只要你能够活在主的面前,只要是敬畏神的人,以神为第一,以他为你生活的中心,他带领你,可能你会登上宝座。
但是,也可能把你放在水牢里面当囚犯,你要以神为念的话,是为他名荣耀的缘故,他不会把你放在比人更低的地步。他更不会把你放到一个地步叫你羞辱神的名字,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也可以说:“主啊!为你名的缘故引导我走义路。”把神的名字看的高尚一点,看的尊贵一点,看的真实一点,我们先尊重我们的神,别人就不得不尊重我们的信仰,我们要先爱我们的神,别人就不得不说你的爱心是真实的、宝贝的。
光看见说神啊,你是我的神,我应当敬畏你,我怕你不怕人,我怕你不怕君王,我怕你不怕任何世人的反对和逼迫,这样才可以,这才是个事奉神的人。
如果你心里面还有这样的惧怕,还有那样的忧虑、顾虑,那么你的神是真的是假的呢?怎么因着你显能力呢?显不出来能力来,光叫我肉体平安,肉体宽大,肉休丰富,那不是我们的信心,不是神的应许。
因为人生不是个小圈子,不是我个人需要,不是我家庭的需要,神要把他的生命大大的释放出来,为着更大的需要,才把祝福给我们,所以我们把自己的思想打破了,把我们摆在神的旨意里面说:“神啊!你看我们需要什么样子,如果神看你需要做个君王,他就把君王的尊贵给你,智慧给你。”神如果叫你做个囚犯,你说: “主啊!这并不是羞耻的,为你名的缘故、为你福音的缘故,当囚犯是一样可以见证你,可以荣耀你。”
这些年来,我们有很多这样宝贝的见证,福音的门并不是在外边敞开了,而是在被囚之地福音的门敞开了。有很多这样的见证,我就不再一一细说了。
按人看没条件传福音了,信仰不能自由了,也不能再说耶稣可信可靠了。结果在被囚之地,有更多神的儿女信了主,神的名字被传扬出去了,这些蒙恩的人更加爱主。
这些囚犯不一定说是人生中卑贱的人,他们日期一满,或是环境一转变,他们还可能是尊贵的人士、有学问的人士,结果他们得着福音了,为主而活了。我若把口闭起来了;那么一来,你在讲台上的见证就不一定有果效,在水牢里面你却要把基督的福音疏忽掉了。
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要把这个观念打破了,知道我们的人生就是要遵行神的旨意,一个真正认识神的人,他的人生一直是勇往直前的,难处是难不倒的,羞耻、逼迫、贫穷、患难都难不倒的。他象是火把一样,一直往前奔走的,到哪里烧到哪里,这是个得胜的人生,是高贵的人生,是个荣耀的人生。我们是不是个火把,我们里面是别人把我们点起来的,把我们燃烧起来,却还烧不起来。我们不能当火把了,为什么不能当火把呢?因为没有把自己完全打破了,摆在祭坛上面不怕进火窑。里面爱灵魂的火、爱神的火,强过逼迫我们的火,你才能够胜过火的势力,你里面的火如果胜不过那逼迫的火,当你遇见逼迫的时候,你要被火焚烧掉了。
历史上面,有很多为主勇敢作见证的人,他们在这逼迫人的人面前,把他们打倒了,让他们羞愧了;他们能够说:“在今天按肉体讲,你来审判我在我心里面讲,我审判你;审判我们的人他们感到羞愧。”
有一个弟兄他在被人审判的时候,他勇敢的把主见证出去了,结果那审判他的人就无话可讲了。
那人只好说:“照你这样讲,我们错了吗?你没有错吧!”弟兄回答说:“错与不错,你知道,我的神知道,你的良心知道。”
那个人就不敢再问他了,只好说:你太糊涂、太愚顽了,你过去吧。
一点不是糊涂,不是愚顽,若不是这样说:他良心里不平安,如果这个弟兄的心里面不认识说:“我是信从真理的,神的权柄大过一切,不以苦难为念。”总以为说:“把我关起来了把我当囚犯,我就很卑贱很可怜了,我要哀求你了。”他不以此为念,所以他就能够胜过那个审判他的火焰。
在人看是个审判,在他看这不是个审判,这算不得什么,正义是审判错误,暴力是审判我的肉体,然而,我的正义要审判你的错误,所以他能够为主作那美好的见证。
我们很多信徒在苦难里面不能得胜,在磨炼里面也不能得胜,在生活里面还不能得胜,在家庭里面更不能得胜,因为你里面属世的爱超过了爱神的心,你在爱慕着人的爱情,你需要爱丈夫,需要爱妻子、爱儿女、爱父母,感情你打不破,怎么能胜过感情呢?主多少回数教育我说:“家庭不是你安舒之地,你劳动一天很累,到家里可以休息休息,让儿女可以服事服事我,让妻子服事服事我,定规得不到满足。”
若你看见家庭是你的学校,是你的工厂,是要造就你,叫你学习功课,不是让人来服事你,你自己去服事他们,不是让别人听你,让孩子听你。乃是说:你要用主的爱,去爱家里的人。这样一来,就不是人不能如我的意,不是这个地方不合适,那个地方不趁心了,乃是你里面满了安慰。
肉身是疲劳的很,感情上是淡薄的很,但是你里面满了安慰;就在你里面有安慰的时候,把别人就转变过来了,把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变成一个愿意服在神权上的孩子。
你要求的安慰得不到,但你不要求安慰的时候,安慰临到你了,为什么呢?因为你里面先得胜了,胜过这个感情了,胜过家庭这个场所了,所以才能够把家庭转变过来。
不是我们的火窑转变不过来,而是我们里面的火不够旺。不能烧过这个人的火,不能烧过这个物质的,不能烧过这个地上的火。所以每一个难处一临到我们就哀声悲叹说:“主啊!我的日子太难过了,这个不能同心,那个也不能同心、这一点不如意、那一点也不如意。”结果你里面只有埋怨,只有失败、只有软弱,因为你里面的爱火不够强烈啦!
我们应该先求主用爱火把我们的灵魂烧透了,把我们的私欲烧透了,把我们的肉体都烧透了。活在主的爱火里面,那就没有任何的火能把你烧伤。虽然是个荆棘,大火也不能烧伤了,这时候你的人生达到了得胜的地步。
尼布甲尼撒算不得什么,他在我们的信心面前,在我们爱神的热心面前,他不得不低头,不得不说,你的神是真神、是活神,你的人生里面有真理。是的,你的信仰不可侵犯,我的王权算不得什么。
按肉体看王权是何等尊贵,何等威严啊,谁敢违反呢?但是在一个小信徒面前算不得什么,正是因为生命高过一切,大过一切啊!
八、操练美好的灵性
读经:但以理知道这禁令盖了玉玺,就到自己家里(他楼上的窗户,开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双膝跪在他神面前,祷告感谢,与素常一样。那些人就纷纷聚集,见但以理在他神面前祈祷恳求。他们便进到王前,提王的禁令,说:“王啊,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必被扔在狮子坑中。王不是在这禁令上盖了玉玺吗?”王回答说:“实有这事,照玛代和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他们对王说:“王啊,那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不理你,也不遵你盖了玉玺的禁令,他竟一日三次祈祷。”王听见这话,就甚愁烦,一心要救但以理,筹划解救他,直到日落的时候。那些人就纷纷聚集来见王,说:“王啊,当知道玛代人和波斯人有例,凡王所立的禁令和律例,都不可更改。”王下令,人就把但以理带来,扔在狮子坑中。王对但以理说:“你所常事奉的神,他必救你。”有人搬石头放在坑口,王用自己的玺和大臣的印,封闭那坑,使惩办但以理的事,毫无更改。王回宫,终夜禁食,无人拿乐器到他面前,并且睡不着觉。次日黎明,王就起来,急忙往狮子坑那里去。临近坑边,哀声呼叫但以理,对但以理说:“永生神的仆人但以理啊,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脱离狮子吗?“但以理对王说:”愿王万岁!我的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我;因我在神面前无辜,我在王面前也没有行过亏损的事。”王就甚喜乐,吩咐人将但以理从坑里系上来。于是但以理从坑里被系上来,身上毫无伤损,因为信靠他的神。 但6:10-22
我们看见但以理的光景,就是如此,他忠心办事,毫无过失,还要被人陷害被人诬告,下在狮子坑里。
当他没有被人诬告,陷害以前,有一句话说:“但以理有美好的灵性啊。”哎呀!这一句话太宝贵了。
有美好的灵性,这个太不容易啊,灵性到美好的地步,并不是一天成功的,不是两天成功的,不是我信主三天灵性就美好了,不是我们把圣经读上十遍二十遍灵性就可以美好啦。而是祷告、读经把你灵性带到一个地步,再一天一天的操练,慢慢的操练到一个地步。灵性美好了,不是那么幼稚的,不是那么软弱了,不是那么虚空了,乃是到美好的地步了。一步一步操练上去了。
他以什么来操练的呢?“就是当别人陷害他的时候,布告定出来要害他的时候,他仍然是把窗开向耶路撒冷,一日三遍的跪下来,向他的神祷告。”哎呀!何等宝贝呀!他看见的不是这个大臣来陷害他,那个大臣来诬告他,他不为自己争辩,他只是说:“跪下来。”他也不想到说:“哎呀这太可恶了,我办事这么忠心,你们还来陷害我,这个大臣平时待我这样好,你为什么还要害我呢?”他不这样说,他以事奉神为他生活的中心。你们表扬我,我的心里面不动摇,你们陷害我,我也不惧怕。因为我是事奉神的人,为神的缘故,我当总理,今天总理不让我当了,我是个事奉神的,我并没有失业,因为事奉神是我的人生。
但以理每一天照样把窗开向耶路撒冷,事奉他的神。因此他被人扔在狮子坑里,但在那里面的时候,他没有感觉狮子的凶恶,残暴。
他深深知道我是事奉神的人,我的神不许可狮子的残暴临到我身上,他开口咬不了我的肉,伤不了我一根汗毛,因为权柄在我神的手里,是因事奉神才到这地方的。
我想:他在狮子坑里的时候,他一定是跪下祷告仰望主,和主交通,他不去看狮子面孔,一看他就会害怕,那么大嘴、那么利的牙,要扑向他,他不去看它。在王宫里面我祷告事奉主。在狮子坑里面我照样祷告事奉主,你君王的那一种威严,那一种笑脸,我不在意,你狮子的面孔,我也不害怕,因为我是事奉神为主。所以他能过着一个得胜的生活。不因强暴而软弱,不因环境变化而气馁,始终过着一个灵里深处的绝妙生活。
从此叫我们想起经上的话:“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也必好了。”(可16:18)这不是空话,而是真话。
为什么这样的神迹不能从我们身上应验呢?因为难处把我们压倒了;困苦把我们挤伤了;我们不认识我们的神,没有常常事奉他呀!
一个常常事奉神的人,他不惧怕难处;他也不会动摇;不会被诱惑掉了。我们想想看,他是一国的总理,何等尊荣啊!若是我们的话,这种高贵的名声可真是认为不得了啦!但是但以理他总不为他的地位高而骄傲;从来没有得意过。神安排我这样工作,我是事奉神的,要在当总理的时候让君王看出他是事奉神的。
在神面前,他并不说谄媚的话、不讨君王的好处。神安排我的工作,我忠心事奉主;王待我好我忠心事奉;王待我不好我还忠心事奉我的神。因为我明白这是神给我安排的地位。“人欢迎我、人谅解我,我能够忠心事奉;人不欢迎、不谅解我,我还要照样事奉神;因为我是事奉神不是事奉人,这是我的人生观,这是我工作、生活的态度。”
这一来叫别人看见说:“你是一个常常事奉神的人,你有美好的灵性。”不要你自己见证,别人就要看出来,说:“这个人真忠心。他不是为了讨人的好处,他是为了持守他的信仰,忠心事奉主。”这是一个美好的见证,这个见证、这个生活能救你脱离狮子的口。
很多时候我们胜不过狮子的口,因为我们生活里面没有见证。一个狮子把我吓倒了,甚至吞吃咬碎了。但以理在狮子坑里面,那么多饥饿的狮子,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办法,狮子也不能把他咬伤,因为他是常常事奉神的人呀!
各位同工弟兄姊妹!我们的灵性里面被狮子吓倒过没有?被狮子咬伤过没有?把我们困着过没有?是否忘记我们是事奉神的人没有?我们和神有间隔没有?我们有这样的生活经历没有?我们是以君王为念呢?还是以生命为念呢?应当把心转变过来说:“主啊!我的人生、我的生活、我的一举一动都是为讨你的喜欢,这是我的人生。
我常常想:任何宗教的信仰,都没有象基督徒的信仰一样。我们的神和我们的生活发生密切关系。不是说我初一、十五烧了香拜了偶像以后,到家里和神没有关系了,那不是真神。我们讲的真神,乃是和我们的生命发生了关系,神把他自己的生命给我们了。
什么叫生命?生命和生活是分不开的。我活一天有我一天的生命。我有一口气,我的生命就没有断。生活是生命的表现,神是我们的生命。生命和生活都是和神联合在一起的,和神联合在一起就显不出自己来了。
如果我这个动作、我这个工作、我这个生活没有神的成份,这个生活、工作都是空的。什么叫虚空?没有神就是虚空。我们再享受、再荣耀,如果没有神在当中,都是虚空的。
所罗门他的荣耀在什么地方呀!他那么荣耀、那么享受,因为他失去了神。一失去神的时候,他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只有活在基督里的时候,才是真真实实的。”
只有一个人常常活在基督里,他的生活里面就没有野兽的出现。可是,我们的生活怎么样啊!所看见的不是狼就是虎,至少像狗一样,使我们里面害怕、忧愁、形成一个恨恶的心,憎恨的心。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和神同在呀!
主耶稣在旷野受试探的时候,有野兽和主同居,有天使来伺侯他。野兽没有把他伤害了,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和神在一起过生活的。
一个真正与神同在的人,他里面是没有任何恐惧和忧愁的,他看不见野兽和狼。
早几天我问一个姊妹说:“你们从前刚刚蒙恩的时候聚会,要跑十几里路,就是很黑没有月亮,甚至下大雨,你们去不去?”她说:“我们照样去啊!”我说:“若经过一个很可怕的地方,你们怕不怕呀!”她们说:“一点也不怕。”这是为什么呢?是里面和主有交通呀!一想起主的话,光流泪,唱诗赞美主,一切的惧怕就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可能不可能在黑夜中,甚至通过坟地走一段路不惧怕呢?多少总有一点惧怕战兢的心,不敢跑这段路,何况家里还有逼迫呢?因为要事奉主的缘故;要亲近主的缘故,这一切都忘记了,也看不见兽,只看见主了。
一个有主同在的人,真幸福;他的人生何等荣耀!何等快乐!何等美满哪!
什么叫真善真美?活在基督里面,是真的善真的美,是真真实实的,我们已经得着了。我们若不在主里面多有认识、多有进入、多有联合的话,那我们的灵性只有太可怜了!不仅灵性软弱,乃是说我们太可怜了!我们的灵性一软弱,连肉身也不舒服了;我们的生活也不自在了。是不是呢?
当我们里面和主交通好的时候、和主联合好的时候,我们的环境虽困难,也不感觉困难了;再贫穷,也不以为贫穷了;再卑微,也不以为卑微了,因为有主同在胜过一切了。
我们胜不过这一切,是因为我们没有常常事奉我们的神,所以说狮子把我们伤了、狼虎把我们伤了、人的一句话语把我们伤了、人的一个感情把我们伤了。这个受伤因为我们里面和神没有活在一起。如果我们常和神活在一起,什么也伤不了我们;狮子再利害也不能伤我们,因为我们的神掌管这一切。
我们若不进到主里面,从人的方面看,再好的人也不能有善的面孔显出来、也不能把善的性情显出来。因为人不在基督里,没有主的生命,被魔鬼利用。他今天可以爱我们,明天可以恨我们;这一会可以称赞我们,那一会可以羞辱我们、逼迫我们;这一会很同情我们,过一会可能要陷害我们。是不是呢?
当我们活在基督里面的时候,这一切都不算了、不想了。他的逼迫、辱骂,伤不了我们;他的喜欢、同情,也引诱不了我们,因为我们的满足就是主、我们所事奉的就是主。
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活,要把主见证出来。连王也不能不说:“……你所事奉的神能救你脱离狮子的口吗?”我们要回答说:“愿王万岁!我的神差遣使者来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害我。”(但6:20-22)这个时候我们就得着荣耀了;我们的见证也是真实的,这是真的得胜。主要从我们身上把他的名荣耀了。
求主怜恤我们!使我们不要光活在自己的里面;应当保持一个素菜白水的生活;也应该有一个心志说,为了遵行神的旨意,我把我的人生摆在一边;更应当认识我们的神大过一切;不仅大过一切,更当常常事奉神,因为我们的神是真神、是大神、是活神、是至高的神。
我们若不常常事奉他的话,那太可怜了!应当事奉主,让我们的灵性达到美好的地步;让但以理和他弟兄的真实见证作为我们前进的方向。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001论坛系统
录入时间:     9/7/2007 2:53: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