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灵命长进 >> 转移时代的工人- 撒母耳
  您是本文第 1119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李慕圣:      转移时代的工人- 撒母耳


一、撒母耳是从神那里求来的 4
二、从神所得的再献给神 5
三、撒母耳在坏环境中学习事奉神 7
四、接受神的呼召与默示 10
五、作打开殿门的工作 13
六、撒母耳作先知、祭司和士师 25
七、责民之大罪 31
八、一生作祷告执事 42
召唤 44
-------------------------------------------------------------------------------

读经:撒母耳记上第三章全
感谢神!这几天时间,我们一直靠着神的恩典交通转移时代的工人。前面我已经交通到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和摩西,他们是如何转移了他们所处的时代,推进到一个新的时代,完成了神在那个时代托负给他们的工作,蒙了神的悦纳,进入了神的安息。
这样神藉着他所使用的工人,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向前推进着,好像海中的波浪,一浪接着一浪,一起一伏的不断进展,始终没有停息过。挪亚把一个罪恶的时代带进新的纪元;亚伯拉罕凭信心把人从拜偶像中带进应许时代;摩西受着神的使命把神百姓从世界中带出来进入神的应许之地,虽然自己没有进入迦南地,但由他的帮手约书亚带领百姓攻占迦南,分地为业。当约书亚死后的一段漫长时间里,神的百姓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不照着神藉约书亚所吩咐的一切话去行,经过几百年的士师时代,神的百姓一直沦入政治上的黑暗;宗教上的堕落;道德上败坏的紧要关头。正如圣经上所说:“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的光景。士21:25 参看士17章至21章
神的百姓们,就如以利米勒和拿俄米,将祖业卖掉离开伯利恒去到外邦摩押地方,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祭司家庭,就如以利,坐在自己的位上不能尽职,没有力量教育孩子,落到被神咒诅的地步;圣殿里面,微微有一点灯光,几乎进到完全的黑暗中,因此耶和华不常有默示,很少用话来指示人,因为找不到一个合他用的人改变那个时代,神是何等的伤心啊!就在这最黑暗的年间,一个祷告的战士──哈拿出现了。她不但是情词迫切的祷告,更重要的是她有一个正确的动机和向神的心。她所向神要的不是为自己,而是要求一个孩子,将这个孩子完全归于耶和华。她这个心蒙神悦纳了,神就赐给她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撒母耳。当撒母耳刚刚断奶,哈拿就将他送到以利那里学习事奉耶和华。这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就在这个时候,神惟有看见了这个孩童──撒母耳,并拣选撒母耳,兴起撒母耳,向撒母耳说话,叫他在神的计划当中作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将这个黑暗的时代转移到一个新的时代。
所以,我们现在接着前面已经交通过的信息,顺着这一条生命的线,交通撒母耳是如何被拣选的;神藉他在那个时代作了那些重要的工作;他是怎样工作、生活,转变了那个时代,求神启示给我们,好叫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中,照着他们的脚踪,作一个真正事奉他的人,不但能够转变这个时代,也能蒙神的喜悦。
一、撒母耳是从神那里求来的
读经:耶和华顾念哈拿,哈拿就怀孕,日期满了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撒母耳,说:“这是我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 撒上1:20在以法莲山地的拉玛琐非有一个以法莲人,名叫以利加拿。他有两个妻,一名哈拿,一名毗尼拿。因为以利加拿爱哈拿,无奈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毗尼拿见哈拿不生育就大大激动她,要使她生气。虽然以利加拿特别的爱她,以双份给她,并且安慰她,她终是哭泣,心中愁闷,也不吃饭,因为她没有后代、没有生命的继续。
于是哈拿就来到示罗,在耶和华面前痛痛哭泣,向神祈祷说:“万军之耶和华啊!你若垂顾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赐我一个儿子,我必使他终身归于耶和华,不用剃头刀剃他的头。”哈拿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的直求,神就藉着以利答应她所求的,赐给她一个儿子,她就给他起名叫撒母耳,因为这是我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
一个神所重用的人的面世,都有他时代的背景和合适的环境把他催到神的面前来,撒母耳就是一例。神给他母亲安排一个受造就的环境,受着人的轻视、毁谤、嘲讽,在人的面前无地可站了,她不得不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祈求,向神诉说苦情。她相信神是信实的、可靠的,他会垂听婢女的苦情,赐给我生命的继续,可从神那里得着荣耀。
这样不但可从神那里得着所求的,也和神之间的关系更亲更近了,并且也给自己预备了一个正确的心,正直的灵,愿意终身事奉耶和华,愿意终身站在神这一边,愿意终身的为主活着敬拜耶和华。看来一切的工作是从祷告开始的。
二、从神所得的再献给神
读经:我祈求为要得这孩子,耶和华已将我所求的赐给我了。所以我将这孩子归于耶和华,使他终身归于耶和华。 撒上1:27-28 我算什么?我的民算什么?竟能如此乐意奉献,因为万物都从你而来,我们把从你而得的献给你。 代上29:14
哈拿心里非常清楚:“这个孩子不是我应该得的,是神听了我的祷告,看见了我的痛苦而赐给我的。既是神赐给我的,就没有我的主权,我就不能当他的家,我应当把他献给耶和华,因为他是属耶和华的。按肉身说,他是藉着我生下来的,我就应当尽母亲的本份,操心扶育他,宁愿放下一切去看管他,这是我当作的。我把他扶养到什么时候呢?应当到断奶的时候,因为他的生命已经进到第二个阶段,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把他带好,我应当把他送到神那里去,那里有合适的环境,有好的教导,生命可以长进的快。虽然孩子还小,我也不能留恋母子之情,若留恋的话,我就把他的路带错了,我就等于害了他。”由于这个思想的支配,当撒母耳断奶以后,哈拿就将他奉献给耶和华,带到圣殿里去交给当时的祭司──以利,让他教导撒母耳事奉耶和华。
哈拿将儿子奉献给神,是她从内心发出的心愿、也是她的本份;“这是我应该作的,也是神的安排,更是神的预定。既是我在痛苦之中,蒙了神的应允,赐给我一个孩子作为生命的继续,因此我说:“这不能作为我个人的生命继续,这不是我的成绩、不是我的夸耀,我应当报答神的恩典。”所以她能够毫不留恋的把撒母耳奉献给神。这样的奉献蒙了神的悦纳。
有时我们也在神的面前非常迫切的向神要恩典,要祝福,要来之后,这些恩典与祝福就成了我们自己的私有财产,不放手也不敢放手,更不肯奉献给神,这就成了今后不能蒙神祝福的最大原因。神所以不能使用我们,这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就如我们刚刚蒙恩得救的时候,没有恩赐为主作什么,根本不会事奉主,还想为主作点事情,于是就迫切的祷告主说:“主阿!你赐给我恩赐叫我能够事奉你;主阿!我没有讲道的恩赐,我没法为你传福音;主阿!我没有唱诗的恩赐,我没法赞美你;我没有治理的恩赐,我怎么建立你的教会……。”要的非常迫切。当神把恩赐给了我们,我们会讲道、会事奉或者会医病赶鬼时,我们就开始趾高气扬起来说:“我比你们有恩赐,我凡事都比你们强;你们必须听我的;你们要跟着我走,你们要服在我的权下。”不知道自己贵姓了。
存有这种思想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把神赐给我们的恩赐再奉献给神,没有让神来支配,也不知道我们自己只不过是一块臭肉、一条死狗而已。就是竭尽我们的全力,也不过像一个跳蚤那么大的力量,能为主作什么呢?主的灵若不与我们同在,我们真是一事无成。
因此我诚心的告诫你们,我们要把从神所得的恩赐再奉献给神。我们自己不去使用它,不去当家,不去拿着恩赐来荣耀自己,只有一个心志向主说:“主阿!恩赐是你给我的,我再把它奉献给你;你给我恩赐的目的,不是为要顾念我的困苦,不是为要顾念我的缺乏,而是为要怜悯我这个可怜困苦的样子,为要叫我得安慰才给我的。但我不能靠着这恩赐来事奉你;不能靠着这恩赐来夸耀我属灵,所以就是连我的一切,甚至生命也要再奉献给你。”我们这样把恩赐奉献后,虽然还是原来的恩赐,但这个恩赐所起的作用是生生不息的,是力大无穷的,因为我们把恩赐放在神手中了,是神在用这个恩赐,怎能没有好的果效呢?
所以哈拿把撒母耳奉献给耶和华的这件事,是蒙神悦纳、蒙神喜欢、蒙神祝福的举动。
三、撒母耳在坏环境中学习事奉神
读经:撒上3:1-3
当哈拿把撒母耳奉献给神后,把撒母耳放在哪里事奉神呢?在谁哪里学习事奉神呢?因为当时事奉神的地点是在示罗,哈拿就将撒母耳带到示罗;在示罗事奉神的祭司是以利,所以哈拿就将撒母耳交给以利,在以利那里学习事奉神。以人的眼光看,以利是当时的祭司,是负责治理百姓的士师,是全国之首,是一国之领袖。把撒母耳放到这个地方事奉神真是太好不过了。因为学习事奉的环境是在圣殿里面;负责事奉神的人是这样的尊贵、有名,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及每一个举动都是在祭司的生活当中。
可是,没有想到这个祭司及他的家庭和他的事奉都是不合神心意的:这个祭司是世袭制度,是人所立的祭司;这个环境是已经被罪污秽了的地方;这个家庭已经是不讨神喜悦的家庭,只不过他们还维持着那个宗教形式,外表是在那里事奉神,其实已经失去了事奉神的真意。
撒上二章12节说:“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虽然他们天天在神的殿中,忙来忙去的工作,但神向他们下的断语是‘是恶人’是‘不认识耶和华的。’在神的眼光中看,他们不是在事奉神,是胡搞,是抢祭肉吃的,是犯罪,他们与祭司门口的妇女苟合,作出很多羞辱神的事情,怎算是事奉神呢?
他们的父亲以利呢!眼睛昏花、发直,一点没有活力,没有亮光,看不清楚。虽在圣殿中,他却坐在自己的位上应付差事。不但年老,而且懒惰,又偏爱自己犯罪的儿子,不尽心的教导管教他们,使之放任自由,任其犯罪下去。以利只叫一个几岁的小孩──撒母耳,在圣殿里作事,单独睡觉,尽心看门,不能随便离开,去作事奉神的事情。何等的可怜哪 !
这样看来,撒母耳并不是在一个属灵的环境中学习事奉神,而是一开始就被放在一个黑暗坠落的场合。从人的眼光说,这真是一个可悲的事、伤心的事。在这样的场合里,能学着什么呢?向谁学习呢?跟着以利学吗?跟着他的两个儿子学吗?都不行。或者以利会说:“撒母耳啊!你应该向你两个哥哥学习,并要顺服你的两个哥哥,他们会教你事奉神的。”他们能教撒母耳什么呢?向他们学习抢祭肉吗?向他们学习与妇人苟合吗?向他们学习犯罪作恶吗?若真向他们学习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若是向着这位负责人──以利的榜样去学的话,肯定要学习成一个好人主义;学习成一个游手好闲的懒惰人,坐在自己的位上,什么活都不想作。这样学到最后能够事奉神吗?肯定不能够,并且成为神所要淘汰的人,那就危险了!环境实在是不好的。哈拿也不是不知道那里的环境是不好的,因为以利两个儿子的表现一定会传到每个人的耳中,虽听见敢怒而不敢言。但撒母耳的母亲──哈拿的眼光没有看到他们的身上,只看到神的身上;她的心愿是要将儿子奉献给神,以利并他儿子及他的家庭的不好,那是他们的责任,他们要向主交账,我所作的我要向主交账。神既听了我的祷告,我深深知道我的孩子撒母耳是从祷告得来的,我就应当将他奉献给神,任神使用,这是我的本份。
当哈拿将自己的孩子交给以利后,孩子虽很小,她一年只去一次看望孩子,送去点衣服和礼物。不但如此,更重要的是,她还要以正确的心态教导撒母耳:“撒母耳阿!我将你奉献给神是为要事奉神,报答神的恩典;你要好好的爱神,好好的事奉神,不要看人的好坏,也不要看环境的好坏,眼睛只看到耶和华身上……。”由于母亲的多次教导,撒母耳那时虽不懂怎么事奉神,但他却有一个坚定的心志,我要事奉神,我要敬拜神。但是若回到实际生活中看一看,怎么能够事奉下去呢?看看以利的样子,不像事奉神的人,他身上没有神形象的彰显,没有神的光;看看他的儿子们──何弗尼和非尼哈,天天忙个不可开交,好像是事奉神的样子,但和他们一交通、一接触,他们的里面也没有神,灵里面得不着亮光、得不着造就。于是撒母耳只好一个人在那里,孤孤单单的在圣殿里面事奉神。也可能他在那里默想说: “神阿!你在哪里?事奉你的人都是这个样子,能表现出你的样子吗?虽然金灯台的灯在点着;陈设饼桌子上的饼在摆着;金香坛上的香在烧着,但是却看不见神在这里!以利虽然还在烧香、还在献祭,看以利的样子,穿着祭司的衣服在事奉神,但他却没有把神表现出来;他进到至圣所是那个样子,出来时还是那个样子;他点灯、摆陈设饼、烧香……一直在作着,但看来看去不像神仆人的样子,哪里有神呢?神哪!你在哪里?我怎么找到你呢?”撒母耳不能不这样想。因他里面还没有得着亮光,还没有得着神的启示。
撒母耳虽在这样的环境中,却在他母亲的影响和教导下,他就不看这一切,因为我是事奉神的,我要迫切的寻求神、事奉神、敬畏神。神既给我放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事奉神,这有神的美意在中间,很可能是在我以后的事奉中必要遇到的事,今天叫我首先学习这个功课──在坏环境中学习事奉他。就在撒母耳这样迫切的寻求、切切的渴想神时,神的恩典、神的启示就临到了他。
四、接受神的呼召与默示
一个小小的孩子撒母耳忙忙碌碌的事奉了一天,一定是劳累的睡了,并且睡着了。这时候耶和华就呼喊他:“撒母耳,撒母耳。”
由于撒母耳年幼,不懂得神的话语,以利从来又没有教导他说:“有特殊事情的时候,神要呼喊人,叫人好传达他的信息;神喊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什么样的声音?应该怎样的回答神?”所以撒母耳一窍不通,只以为是祭司以利有事情在呼喊他。因此撒母耳就赶紧的爬起来去找以利,喊着说:“父亲!你喊我作什么?”以利的灵里面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感觉。于是就回答说:“撒母耳啊!我没有喊你,你回去睡吧!”撒母耳就回去睡了。
神第二次又喊他,他又是以为以利在喊他。就又凭着错觉去找以利说:“父亲啊!你又喊我作什么?我在这里。”撒母耳第二次来问以利,以利应该有一个感觉说: “我既没有喊他,两个儿子也不会喊他,谁在喊他呢?只有神会喊他。”但以利里面实在麻木,灵性老化僵硬了,对于圣灵的感动和对神的话的激励毫无感觉,分辨不出是非来。所以就又向撒母耳说:“我儿啊!你去睡吧!我没有喊你。”
属灵的问题不在于资格老、不在于信主时间的长短、不在于地位的高低、不在于自己口口声声说:“我是老祭司;我是神的老仆人;我是长老;我是老基督徒。”我说越老越危险。老到里面昏花的时候,从神那里什么也得不着了,甚至神也不敢再用他。属灵的问题是在乎有敏锐的感觉力,如同嫩芽生长在耶和华面前,越是年轻、越是嫩,越容易蒙神的恩典。
大家可能都有一个经历说,我们刚重生的时候,一祷告神就垂听;一听道就懂得,里面那么的灵敏。但慢慢地里面迟顿了,还以为说,年纪大了,脑子笨了,其实是因为自己以为懂得了很多的事理,不但起了骄傲的心,也摆上自己的老资格,怎能像起初那样的蒙恩典呢?神不怕我们的生命长大,越长大越明白神的心意,越讨神的喜悦。神就怕我们的灵性“老”。一“老”里面就要发硬、一硬里面就没有知觉、没有光、一没有光,就是凭着自己作一点,在神面前也没有什么价值。所以,我真怕弟兄姊妹们喊我是神的老仆人。我并不老,我一老就完了。
以利真是老了,里面虽然经过一,两次的呼喊,还是没有感觉,就对撒母耳说:“撒母耳啊!你去睡吧!不要打搅我,我没有呼喊你。”撒母耳只好回去睡觉。虽然回去睡觉,撒母耳不能不想:“到底是谁在喊我呢?是我听错了吗?我一点没有听错。是有人在喊我撒母耳,把我喊醒的。周围别的又没有人,除非以利喊我,别的谁喊我呢?两个哥哥都在睡大觉,很早就睡,睡一整夜,甚至睡到早晨八九点钟也睡不醒,他们不会喊我的。就是真的他们喊我,也不和他们同伙去干坏事情。撒母耳可能会这样想。”
撒母耳虽有这样的想法,由于以利说没有喊他,他就又回去睡了。可是刚刚睡下,耶和华又呼喊他说:“撒母耳!撒母耳!”撒母耳就又起来像前两次一样的去问以利。
以利由于撒母耳一而再的追问,里面多少有点感觉说:“这可能不是人在喊他;孩子虽然小会发意征,但也不会屡次如此。噢!可能是耶和华在喊他。”这时,以利才明白是耶和华在呼喊童子。既是明白了是耶和华在呼喊童子,以利应该赶紧起来,到撒母耳那里去,和童子睡在一起,听听耶和华向撒母耳讲什么话。或者里面受点激励说,耶和华能够呼喊童子,就不呼喊我,看来我已经有了问题,有了得罪神的地方,应该赶紧起来祷告耶和华才对。但他仍是不起来,只是交待了撒母耳两句说:“你仍去睡吧!若在呼喊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仍然躺下睡觉。为什么呢?因为以利老的太很,动也动不动。神虽已经发命令,他在旁边还是没有知觉。只想着说:“你去得启示吧!你去得亮光吧!你去事奉神吧!我里面没有力量,没有亮光,我里面软弱的很,我不能去。”
神第四次向撒母耳呼喊,撒母耳就照着以利向他交待的话,回答了耶和华。耶和华就把他自己的心意讲给撒母耳,好藉着撒母耳警戒以利家,实行神的审判。
从这里我们可以得一个教训,时代黑暗,人心黑暗,能够接受、能够明白耶和华话的人太稀少了;信主的人实在不少,能够合神用的人在那里呢?愿意为主奔跑的人也实在不少,能够讨神喜悦、能够和神交通谈心的人在那里呢?在每个时代中神真想找几个人谈谈他的心意,将他的旨意、他的计划,谈给这些人,启示给这些人,藉着这些人复兴这个时代。神虽然在每个时代中都找到了复兴那个时代的人,但是所找到的是何等的少啊!
由此可知,神不是不启示给我们,而是我们不懂得;神不是不启示我们,而是我们没有一个心志常住在圣殿中;神不是不启示我们,而是我们不肯在不好的环境中学习;神不是不启示我们,而是我们好看环境,好看人,失去了在神面前的地位,我们的里面就发硬,眼目就昏花,一花就发直,一直就光看见利益、光看见钱财、光看见工作成绩、光看见人的感情。这样一来,我们不但不能看见主自己,我们也不能听见神的话语,何等可惜啊!

五、作打开殿门的工作
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耶和华的殿门……。 撒上3:15
这话真宝贝得很!
圣殿是事奉神的地方,是祷告的地方,应该是祭司开门;应该是年纪大的人开门,可是祭司们都在睡懒觉,也支持孩子们睡懒觉,却叫一个小孩来开殿门,按人的情份说,实在不合道理。但神既然这样的安排了,不但有神的美意,也是培育撒母耳生命长大的好场合。
以利既然叫撒母耳作开门的工作,撒母耳就没有办法睡懒觉,因此他一开始就学习了早起的功课;既是开门的工作,就得每时每刻儆醒着,免得自己的灵性老僵;既是开门的工作,心中就一直考虑着圣殿的工作,免得耽误了百姓们的敬拜神。神既然叫撒母耳这个小孩子作开门的工作,看来摸着门、摸着路、摸着事奉法则的是小孩子,“老”祭司们由于坐在自己的位上就没有了路,也摸不着门,以利真是可惜的很哪!
当时的圣殿若没有撒母耳在开门,殿门会一直在关着。若有人要来祷告,殿门是关着的就祷告不成;若有人要来献祭,殿门是关着的就无法献祭。殿门不开,百姓们只有在门外作自己的事情,祭司们在殿中只顾睡觉,享受安逸。这种局面一出现,神的心就更不得安慰了。感谢神,神兴起了撒母耳来,他虽然小,却担当了一个重要的工作──开殿门的工作。
“天亮了”是开门的时候。可是我们的生命里面总是被黑暗笼罩着,渊面黑暗、空虚混沌,没有亮光,处在黑夜中一直在躺下睡觉,甚至还有理由说:“天还黑,没有光亮,怎么能够开门呢!”以利里面没有光就不能给别人开门,当然我们里面没有光也是如此。只有我们先看见了光,看见天亮了,我们才能从软弱、从失败、从躺卧中站起来,把殿门打开。人才能从我们的敬拜神、从我们的亲近神、从我们的事奉神中,摸着门,摸着路,摸着事奉的法则,因为门被打开了。
作神的工作不是凭头脑、不是凭经验、不是凭智慧、不是凭肉体的办法,而是凭里面的亮光。灵里面没有光的人永远不能带出道路;灵里面没有生命之光的人,他就不能造就教会,也不能叫人的生命得着长进。
我们牧养群羊,建造教会靠的是什么呢?就是靠里面的生命之光。我们里面有光,外边就有路;我们里面有光,外面就有门。“门”和“路”在乎里面光的出现。 “门、路”到处都有,没有光就看不见哪是正门正路,哪是邪门岔路。行路的人看不见“门路”,那是瞎摸,瞎摸一定会掉在可怕的深渊和不可设想的网罗中。我们里面没有光,“门”对我们来说是封闭着的;“路”对我们来说是一遍的黑暗。既是闭门和黑暗,不但我们自己的下场是可悲的,别人也因着我们找不着路,摸不着门,怎能到神面前去呢?我们的罪过就大上加大了,何等可怕啊!
在历世历代中,都有一些虔诚的基督徒,他们遵照着圣经的教导,以虔敬的心诚诚实实的事奉主,不与世界联合;不走外面的道路;不作轰轰烈烈的外面的工作,只照着里面光的引导,不但过出一个基督徒生活,也竭力的在不同的场合传福音救灵魂。但是虔诚的基督徒,到处受到人的逼迫,家业被人抢去也甘心忍受,甚至生命被人杀害。他们就藏躲在深山、地穴,以讨饭度日传道,为要事奉神。这班人称为敬虔派、保罗派等。这些传福音的人,大多不是世上的伟大人物,也没有什么高深的文化程度,但是他们却把真理传下来了,为我们留下了传福音的脚踪。
今天我们所以能够这样自由的事奉主,与他们的辛苦劳碌是分不开的。他们怎么能那样的蒙神保守呢?我们仔细的查找一下他们的事奉和他们所在教会的具体情况,就可以知道,他们所在的教会里面大多没有专职传道人,甚至没有按立的牧师、长老、执事等,只要有圣灵的按立我就有本份在教会里面工作了;他们聚会的时候,没有某某人专门的主持;也没有专一讲道的人。若在聚会时没有人讲道,就一同坐下来,都用心灵和诚实仰望主、祷告。“你有感动唱歌,咱就一同赞美神;他有感动祷告,咱都一同祷告,在圣灵的感动、引导下一同唱诗、读经、祷告、敬拜主。在敬拜时谁里面有亮光,谁就站起来释放信息。五分钟、十分钟,一小时都可以。只要弟兄姊里面受感动,得帮助,就一直的释放下去;若不能使信徒受感动,得益处,就停止下来,第二个人再站起来讲。谁有生命之光谁就是教会的牧者;谁有生命之光谁就可以释放信息。他们就用这样的聚会形式,每次聚会都是活活跃跃的。
有时整夜聚会,因为大家里面都有光,都要释放就都释放,也没有一个困倦的。有的讲十分钟;有的讲二十分钟;有的讲半个小时……,一个接一个的讲下去。非常奇妙,总结一下前后所有人讲的信息,都不前面矛盾,在圣灵的引导下都是一条线的,有秩有序的,一环扣一环的连接起来,到最后完全的把一个真理释放出来了。
他们聚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以社会上的事为念。就如,种地的不因种地耽误聚会;有世上工作的也不因工作耽误聚会;服事的也不因做饭耽误聚会,聚会时他们都把世上的事物放下来,专心专意的敬拜神,寻求里面的光。若里面没有光,他们就同心认罪悔改,神就赐他们生命之光,直到得着光为止。因为有了光就有了路、就看见了门、就能和神有亲密的交通。他们就根据从主所得的光,天天到生活中去施行出来,这一施行,神从他们身上走了出来,神得着了荣耀。他们这样的事奉神,怎么能不蒙神的祝福呢?
真正要牧养群羊、建立教会、带领信徒、为主作见证,不能里面没有光,更不能靠外面物质的光,不能靠日月之光来引导灵程道路。所有出于人的教训和人的激励,里面都没有同样的感受。若只凭着教条主义:“他这样说,我就这样行;牧师这样讲,我就这样作;传道人这样教训,我就这样接受。”这个不是路,而是外面的模仿;这样作也摸不着路,更无法走上正路。
只有主的话临到我们,把我们里面的灯点着,才能发出生命的光,这时有了门,也有了路。好像我不知道贪心是个罪,当神的话一释放出来,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剌透了。”我们里面就明白说:“噢!贪心是罪。”我就再也不敢贪心。这样一来才有果效,才能摸着正路,才不被罪所缠绕。
前几天,有位姊妹问我说:“叔叔!你给我讲一讲,我怎么能从巴比伦出来。我下了一年的工夫也没有从巴比伦出来。”我问她说:“什么是巴比伦呢?”她说: “我不懂得。我跪下祷告的时候,人家说:这是外表、是形式,所以我也不敢跪下祷告了;当吃饭的时候我谢谢饭,人家说:这是形式,这是活在巴比伦中,所以我也不敢谢饭了;当我收庄稼的时候,有人说:这是与巴比伦联合,所以我也不知道是收好还是不收好,心中总是忐忑不安,所以现在我就没有路可走了。”我听了以后,真是莫名奇妙!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后来我才知道,有个神的仆人在讲:“我们要从巴比伦出来,因为巴比伦是个老宗教。”这样的信息是应当释放的,但是应当向信徒讲清楚。若不讲清楚,信徒们不但会领受错,更会走错。若我们一直在讲:要从巴比伦出来,不要活在巴比伦中;要活在迦南地,要活在基督里作新人。但怎么样的走法?什么叫作巴比伦?怎么样生活才算活在基督里?没有向信徒讲清楚,他们心里就没有路。究竟怎么样作才是讨神喜悦的,他们都不知道,只认为说我就是活在巴比伦中!这就成为他们生命长进的难题了。
这不但是讲道的人没有讲清楚,听道的人也没有听清楚。不管是讲的问题或听的问题,现在我所问的是,我们里面有光没有?讲道的人里面有光,就能把光给人,叫人看见你所讲的是什么,知道什么叫巴比伦!不但知道这个名词,而且还能从生命中领会是什么意思;听道的人里面也应当有光。有光的人,就是讲的人讲得不完满,听的人也能领受得完满,也不至于领受错。不然的话,虽然听了道,反成了自己的重担,那就不好了。
我们替神传讲信息的人,还要知道一个道理:就是不要看人领受的快慢,要注意自己里面时常有光。他们若不会走路,我们就给他个拐杖,若不给他拐杖或说若不给他生命之光,他就会跌倒,他就不会走路,他就成了瘸子、成了瘫子、成了个病人。这样我们所作的就成了不宗教的宗教啦!
在宗教里面的人寻找的是什么?他们所寻找的是天然的东西、肉体的东西、外表的东西。但是,我们在基督里面的人,不是寻找的那些东西,因为我们既被神找着,我们就应当和基督联合,成为一体,这样的联合是生命的,而不是宗教的、不是仪式的、不是道理的。我们若停在宗教的道理中,过一种宗教仪式的生活,那我们就苦死了。因为这种生活是约束、是辖制,不是生命的自然。
我曾去过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传道人,他有一个新的发明:就是每一个相信主的人,无论坐在那里,都不许大腿跷在二腿上,以他自己的意思说:‘这是不敬虔的举动。’所以我一去,弟兄们就说:“叔叔阿!你坐的时候要当心,千万不要跷腿,若大腿跷在二腿上,他们就不接待你了,因为他(指那个负责人)教导我们说: ‘如若发现谁大腿跷在二腿上,就是不敬虔的人,那是个不爱神的人,就不要和他来往。’”
所以他们一坐就像个活菩萨一样,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公公正正的坐着,两个眼睛瞪着看你,就这样一直坐下去;到吃饭祷告时,眼睛不能看着饭,要脸对着墙,或者背着饭桌作谢饭祷告,若看着饭祷告,那就是拜偶像,饭就成了供物;还有教会在一起祷告的时候,要面向着西,若面向东就要灭亡,因为耶路撒冷在西方,不是在东方。……。
我们看一看,他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加上了这么多人的东西。这一加,叫人看起来信耶稣真是难的很!这不行,那也不行,动一动就是捆绑、就是约束。后来有位弟兄去到他们中间,就着圣经慢慢给他们解释,大部分的都转变过来,有的还要死守那样的规条,真是根深蒂固了。
按他们自己说:“他们也是在敬拜神。”但一个真正认识神的人一听就知道了他们的错误。他们想过的敬虔生活,究竟敬虔到哪里去了呢?叫人成了一种大的捆绑,进入一个不容易辨出的宗教里,还叫敬虔吗?我再说:“在事奉神的道路上,无论是谁发明一种办法,一种制度,叫人遵守,他就是一个捆绑人的人。”
因为生命之道是活的,是生命的,是里面有光的,是里面有力量的。我们把生命之道释放出去,他的良心就被激励愿意接受生命之道,一接受主那复活的生命,他里面的灯就被点着。就像蜡烛一样,一点就亮,这叫里面发亮。里面一亮就很自然的干起活来,不必再叫人拉着、说着、指点着作什么了,就是作也作不好,因为自己没有光是瞎子。所以说,不能引起信徒里面发亮的道理就成了捆绑。
我们若按圣经讲,就是用律法的条例把人严严的辖制着,死按着规条去作去行,行到最后的时候,圣经说:“没有一个因行律法称义的。”法利赛人天天带着经文盒子错不错呢?不错。带着经文盒子表示敬虔,走一步路把经文拿出来读一读;走两步看看袖子上的经文。上面写着: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等等。他们这样读、那样背,费了很大的力量,甚至走路都是谨慎小心的去遵行律法,但是他们摸着神没有?没有。不但没有摸着神,反而把基督钉在十字架上;把生命的主拒绝;把生命之道拒之门外,只抓住外面的条例。其不知外面的是死的、是形式化;里面的才是活的、是真的、是生命的。
我在初信主的时候,想法非常天真,现在想起来还是个笑话。我在想:“传道人应该穿什么衣服呢?我要发明一套衣服,穿起来叫别人一看就知道我是一个传道的人。有长老穿的,有牧师穿的,有执事穿的,各种各样的衣服……。我这样想了好几年,真是愚昧呀!”
后来我的生命长进了一点,我才明白:“我就是穿天使的衣服,生命若不改变,还是个罪人。”所以我今天再向你们说:“事奉主不是外面的问题。传道人可以穿工人的衣服;可以穿农民的衣服;也可以穿学生的衣服,什么衣服都可以穿。衣服不是大问题,关键是我们里面的生命怎么样?外面形式不是大问题:怎么样坐、怎么样行、怎么样说、那不是关键问题,主要在于生命的变化。一个人只要有主的生命在里面,不必要人怎样的教导他说:‘这个话不可讲;这件事不可这样做……。’ 不用各人对乡邻说你当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从里面认识主。他若讲错一句话、走错一步路,圣灵在他里面就要责备他,使他认识主,重新回到主的怀抱中。
真正重生得救的人,也不可用教条来辖制他,要用生命来培养他。这样他就不会走弯路、走错路、也不会多吃冤枉苦。
我们若对人布置很多条例,要这样、要那样,也要达到一定的标准,他可能行出来,也可能行不出来;就是我们也可能行出来,也可能行不出来,因为各人的性格不同;家庭的生活环境也不同;各人所处的情况也不一样;主对我的要求和主对你的要求也不一样,所以很难定出一个标准来。
但圣灵在我们各人里面引导各人,照着各人不同的情况光照各人,怎样作是对的;怎样作是不对的。主是在里面作工的,不是我们可以用发明、创造的方法适用各人的。在新约里,不是我们去找主,而是主来找我们。我们找主是困难的,但主找我们是容易的。我们若藏在地底下,主会把我们挖出来;我们若上到天上,主会把我们拉下来,因为我们在神面前都是赤露敞开,不能隐藏的。我们若顺着里面光的引导去追求长进,就不能没有门、就不能没有路。
以色列人之所以可怜、黑暗,就在于圣殿的门是关着的,没有诚心的祷告;没有真正的敬拜;没有人真正认识圣殿的真实意义;没有人愿意作打开殿门的工作,只是活在一种宗教的形式中。
打开殿门的工作应该是以利的两个孩子──非尼哈和何弗尼。可是他们犯罪作恶,一直躺在黑暗之中,怎能愿意早起去开殿门呢?他们沉溺在罪恶之中,天天思想的尽是罪中之乐,甚至作梦还在想着说:“你们都来献祭吧!我好从中多得点祭肉。我要生的,不要熟的,在百姓还没有献祭时,我就把肉插起来带走。”他们有这样的心态,能摸着事奉的路,找着道路的门吗?不可能的。
“撒母耳清早起来,开了殿门。”
这句话真叫我得亮光,得帮助。我一读到这里,就发出一个感慨心理说:“老祭司以利阿!你在那里干什么呢?你是保守圣殿、看守圣殿的人,每天都是这样呼呼大睡,还算事奉神的人吗?你的两个儿子跟着你学习事奉神,能学着什么呢?他们看着父亲都是这样懒懒惰惰,游手好闲,不管神的事,自己就会犯罪作恶起来。因为牧师的儿子是要学习事奉神、要讲道、要带领献祭的。以利你到哪里去了?你的孩子到那里去了?现在只有一个生命幼稚的小撒母耳,他能把殿门打开,为什么呢?因为他看见天亮了,他里面有了光。
亲爱的同工弟兄姊妹们!我们带领教会不要轻看一个小弟兄、一个小姊妹。只要他里面有光,我们就应当叫他把光释放出来,作为我们跟从主的帮助。他所释放的光只要能给我们指引道路;能叫我们里面有门;能叫我们和主亲近;能叫我们摸着得胜的秘诀去事奉主,那就好,不要存成见;不要认为他的圣经不熟悉;他是刚刚信主一两个月,或者说他没有读过神学,什么也不懂得,不要把这个成见拿出来。那是人的东西,若是那样就是把殿门关起来了。所以不管是弟兄、是姊妹,他里面只要有光,就让他去作、去讲、去复兴教会,把耶和华的启示传达出来。
现在我们来看‘以利’对撒母耳的态度怎样?‘以利’自从明白了是耶和华向撒母耳说话,虽然当时没有立即去到撒母耳那里去住,听候神向撒母耳所说的话,但他的心中肯定反复的在想:“耶和华对撒母耳能讲什么话?他是个小孩子,来到我这个地方没有多久,什么也不懂得,我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里,只不过给他找个活,看看门,作点小事罢了。可是神为什么给他讲话,不给我讲话呢?讲什么话我虽然不知道,但有一条我知道,神已经看重了他,今后神要使用他,所以神肯定会给他讲很好的话,很重要的话;虽然我知道神要给他讲很重要的话,可能这孩子不肯告诉我,他不给我讲怎么办呢?好!我有办法,我的经验多的很!我能叫他自己给我说。”
于是以利就对撒母耳说:“耶和华对你说什么?你不要向我隐瞒。”由于怕撒母耳不给他讲,就又加上一句话说:“你若将神对你所说的话隐瞒一句,不诚诚实实的告诉我,愿耶和华重重的降罚于你。”
我们从以利对撒母耳的威协看,以利当时还缺少一个心眼:“我这样的威协他,神若不叫他讲怎么办呢?我这样的威胁,是威胁撒母耳呢?还是威胁神呢?”你看 ‘以利’糊涂不糊涂?这说明“以利里面有问题,他里面有鬼。神不给他讲话就证明他里面没有感动、没有亮光、没有启示。别人有了启示,他不但不向神悔改、不向神去追求,还要威胁撒母耳说:“你不给我讲,愿耶和华重重的惩罚你。”他的灵性到了这个地步,怎能叫神使用他呢?怎能带领以色列百姓走道路呢?
我们千万要记住:不能拿着属灵权柄来限制人的生命长进。神把杖(权柄)给我们,是叫我们带领信徒的,不是叫我们辖制信徒的。彼得说过:“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负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 2-3)
所以我们不要随意指正别人说:“这个道理你不能这样讲,不能那样讲,因为我没有这样讲过,你若一讲,不但是你错了,别人也要轻看我。我告诉你,你要照着我的方法讲;照着我讲的范围讲;照着我解释的圣经去解释;照着我的样式去传福音。”这就是把权柄用错了。主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给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看来一个有主生命的人,神都赐给的有权柄,这个权柄就是神的灵,或说就是我们所得的生命。这个生命在我们里面的运行和对我们的引导都是自由的。就如神赐给各类动物、植物的生命一样。草的生命,就是在地上自由生长;树的生命,就是渐渐向上长成高大的树木;一棵花的生命,就是开出鲜艳的花朵。何时生长、何时长大、何时开花,都有神的时候。但它们的生命是不同的,生长的地点、长进的快慢、所需自然的条件都是不同的。虽然不同,它们都是有生命的,它们的生命都是神赐给的;长进的律也是相同的,都要长大。
又如无花果树,只结果不开花,我们若说:你不开花就结果,这是不合乎规律、不合乎次序、不合我的规定的。这样说可以吗?绝对不可以,我们也没有这样的权利去评断它。因它本来就是不开花就结果子的生命,就是这样的规律;它就是不想宣扬自己的美丽,而要结出果实来。葡萄树又是一样,它一开花就能结果子,花随着果,果随着花,花果是分不开的,有花就有果,这是它生命的规律。
所以生命的东西必须以生命来喂养、生命的团契必须用生命的方法去带领,我们若用形式、仪文,强迫人这样作或那样作,那就是与神唱对台戏的,说得重一点就是抵挡神的。
这样看来,以利不是在威胁撒母耳,其实就是在威胁耶和华。一个如蛆如虫的人来威胁神,怎么能不灭亡呢?怎么能不被神废弃呢?怎么能不倒下去死掉呢?因为以利已经和神的旨意相违抗了。以利既是祭司,是事奉神的人,是带领百姓事奉神的人,就不能用框框把百姓限制住,因为神不在框框里面。生命是活的,是不能被任何的东西限制住的。生命若能被限制住,就不算是生命了。
一棵花、草今天它长出两片叶,明天它长出三片叶,我们就不能因它长三片叶,就说它不符合我们的规定了。它既是有生命的,它有它的生命特征,必能长出三片叶来。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方法和能力把它摘掉,但不能不叫它长出三片叶来。它天天在长,时时在长,并且是照着它的生命特征生长的。长出新叶后较比原来更好看、更丰盛。我们若把它限制住,这样摘一下,那样裹一下或压一下,虽然它还是在长,但长出来的样子,不但不好看,也不丰满了。属灵的生命长进也是如此,若随着生命的自然而生长就必显得丰满,这丰满是基督的丰满,是神的丰满。
我再说:生命是不能限制的,一限制就成了机械化。开始的时候,看起来非常有能力,也好像是活的,但不正常,一出故障就要停下来,稍微一停就成了死的了。所以事奉神最怕活在形式里,照着一种形式、一个经历、一个样式来作。凡是一样的东西都是用一个“模子”挤出来的,虽然外表看着好看,却不是生命的。生命不是铸出来的,而是长起来的。所以我们应当求主给我们亮光,叫我们看见怎样事奉才是生命的事奉;事奉的路究竟在哪里?是在生命里面。
在生命的里面不是没有规矩,这规矩是生命的、是圣灵的感动、是生命的需要,生命有这个需要,我们就不能不作;生命需要我们祷告,我们就必须去祷告,一祷告就有亮光,就有长进;由于生命的需要,我们就不能不和神亲近。这个生命的要求,就是生命圣灵的律,是使人自由之律法,是至尊的律法,是高过旧约摩西律法的。
就如律法上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若一个乞丐来向我讨饭,我将食物给了他,这是我爱的怜悯;我不理他,也不给他,也是应当的,也没有人因我不给讨饭的食物而骂我。但是,到了新约,在基督的爱里,或说在生命圣灵的律里并不是如此:讨饭的来,我们里面的生命就要求我们作这一个善事,我们应当分给他一点;我们必须得分给他一点,否则我们的里面就不平安。这是爱的生命的感觉;是基督徒里面生命的要求。我们有吃、有喝,神这样的祝福我们,他是那么的穷苦,在马路上喊叫,我们不怜悯他,良心就过不去。我们若把眼一闭、头一低走过去了,我们的心里要受控告,控告我们没有爱心。当我们将食物给了他以后,我们心里就平安了。虽然我们拿出了食物,施舍给人,我们也不愿意要求人说:“我给你两毛钱,给你点食物,你应该谢谢我。”因为这是我们里面生命的感觉,是甘心愿意给他的。并且还想找个机会对他说:“你信耶稣吧!这不是我好,是耶稣好。我给你是因为我信了耶稣。耶稣不但能解决你的难处,更重要的是能救你的灵魂不死,这是最大的福份。”由此看来,生命之律是高过旧约律法的、是高过宗教仪文的,所以我们要活在生命圣灵的律中。
我们再转回来说,神兴起撒母耳,废掉以利,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以利里面没有生命之光,摸不着神的心意,不能打开圣殿的门,不能复兴神的子民和以色列国,所以神把撒母耳复兴起来,打开圣殿的门,转移那个时代。
六、撒母耳作先知、祭司和士师
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作先知。 撒上3:20 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师。 撒上7:15
撒母耳就把一只吃奶的羊羔,献给耶和华作全牲的燔祭,为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应允他。 撒上7:9
撒母耳长大了,不但是肉身长大了,属灵的生命也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他里面和耶和华也有亲密的交通。神就使他所说的话一句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
先知的职份不是人可以封来的,撒母耳作先知没有人给他按手;我也相信‘以利’是没有给撒母耳按手的。因为他已经是眼目昏花、看不分明、两眼发直,里面毫无灵感的人,还能分恩赐给别人吗?不可能的。
神立撒母耳为先知,神也使众人都看出撒母耳不是平常的人;不是一般的信徒,因为他身上有恩赐、有神的托付、有主的使命,人人不得不承认撒母耳是我们的先知。 撒上3:20
撒母耳不但是先知,还是一位忠心的祭司。当神的百姓犯罪得罪神的时候,撒母耳就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吃奶的羊羔作全牲的燔祭,替以色列百姓赎罪。他直接代表神的百姓来到神的面前,也将神的恩典带到神百姓的中间。正因为他是祭司,神才使用他去膏扫罗作王,后来又膏大卫为王。
撒母耳不但是先知和祭司,他还是那个时代的士师,所以他才有权柄从但到别是巴审判以色列百姓,断定百姓中间的是非,安扶百姓中间的秩序。
撒母耳一生身兼三职──先知、祭司、士师。这正应验了耶稣基督在世上的工作。因为耶稣基督也是受膏的先知、受膏的祭司和受膏的君王。撒母耳的职份在耶稣基督身上都应验了。
撒母耳这个伟大的先知;英明的领袖;圣洁的祭司,是神亲自选立他的,不是人选举出来的。神使他所说的话都应验,都不落空,因为他所传的话是从神那里来的,有生命的基础,有真理的根基,使听的人里面能得亮光,能摸着神。因为他认识神,他懂得神的事情,他灵里面透亮。无论何人和他一交通,里面就能得亮光;无论何人里面有了困惑,别人不能解决,和他一交通一祷告,里面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捆绑就得到释放,他真不亏是神所膏的先知、祭司和君王。
在今天教会里面,无论是国外或国内,各地程度不同的在按立长老、监督、执事。其中在一个县里,三天之中就按立了二十几个长老。其中有一个弟兄才二十二岁,就被按立为长老。我说这话不是不允许作这项工作,而是说他们的生命程度没有到那个地步,一被按立,就骄傲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贵姓了,一味的拿着所谓的属灵权柄,盲干起来,这真是可怕的事情!
这些被按立的地方,既有了长老、有了监督、有了执事,教会就可以建立起来了吗?教会就可以复兴了吗?没有。不但没有,反而更糟糕了。在没有按立这些职份之前,弟兄姊妹们都是热心服事主;就是再大的难处临到,也不害怕,仍是甘心去服事;不管是物质、不管是地点都愿意奉献给神使用,处处是一片属灵的气氛。但是,封立了这些职份以后,到聚会的时候都要说:“长老!你安排聚会地方吧!长老啊!你去买东西吧!我们是信徒,我们没有那个权利……。”教会中一切的事情都推给长老、监督干,因为他们是教会中当家者吗!
从另一方面说:教会中有了事情,长老就要站起来说:“我是长老!某某人你干什么去。”某某人就说:“我有事情,我要做什么什么去。”长老就说:“不管你作什么,我说了就算数,你要听我的话。”
长老就使用自己的职权指挥起来,信徒只好往后一站听长老的指挥。长老虽然在指挥,信徒们一直在看着长老,长老不动我们也不动;长老不作我们也不作;长老不分配,我们谁敢作呢?长老都不动,我们动它干什么呢?这是那个县当时的情况。过了两年后,教会受了逼迫,把二十几个长老都抓了起来,官方对他们说:“你们是教会的领袖,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要老实的交待问题。”他们说:“我们不是长老,是某某人硬让我们作长老的,我们不得不作长老。我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长老,他一按手就叫我们是长老,我们并不老啊!”他们因为受到了逼迫,都不承认他们是长老、是执师、是监督了,所以就被释放出来。出来以后谁也不到教会里面去了,因为一去,弟兄姊妹就要喊他们是长老。一喊他们是长老,政府又要抓他们,所以他们不但不聚会,教会的事务也不管了,若有弟兄姊妹找他们交通,他们就摆着手说:“聚会这与我无关,我不是长老,这个责任我担不起。”教会就荒凉到这个地步,直到现在还没有复兴起来。
弟兄姊妹!圣灵会立起人来为他工作。圣灵托负谁,谁就有感动,人就顺服这个感动,愿意为主付代价,情愿背起十字架,甚至为主殉道。因此属灵的恩赐不是从人得来的,而是从圣灵来的。他有传福音的恩赐;他有查经的恩赐;他有培灵的恩赐等等自然会显示出来,信徒们也会看得见的。
当然正常的教会生活有“按立”这项工作。但是在我们国内的环境中不需要这个。很多弟兄说:“叔叔!你给我们按立吧!”我说:“我不按手,我没有这个恩赐,没有这个托负。我的托负是把真理释放给你们;把神自己介绍给你们;将生命长进的律告诉给你们,叫你们的生命长进。到时候,教会中自然会有长老兴起来;有执事兴起来。神兴起来的是属灵的长老,不是属肉体的长老。他被主爱的激励,不能不爱主,不得不为主牺牲,不得不为弟兄姊妹多受劳苦。有主的爱激励着他的生命,他不事奉主就不行;他不付代价、不为主牺牲,里面就过不下去,圣灵要扶持他,他就会自然的站立起来。”
因此说,人的选立,在属灵的工作上功效并不大。撒母耳虽然人没有按立他,是神选立他为先知,为祭司、为士师的,这才真有神的权柄。所以众人都认识说:“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了。”这个恩赐能没有权柄吗?能没有能力吗?不但有,神还在后面印证他的工作。
一个人从蒙恩得救那天起,他只要肯付代价多祷告、多追求、多仰望神,使生命达到丰盛的地步,神就不可能不给他恩赐,神也不可能不使用他。他在弟兄姊妹中间不能不热心的去看望、去事奉、去为主付代价;在聚会的时候带领弟兄姊妹祷告、唱诗,读经,教会不能不因此而活跃起来;他一作见证,弟兄姊妹就得造就,这说明主已将恩赐给了他,这样所得的恩赐有权柄、有能力,对教会能起实效作用。
一个被神兴起来转移时代的人,他是被神选立的。选立后,神把权柄给他、把恩赐给他、把能力给他、把亮光给他,他就藉着神给他的恩赐和亮光转变那个时代,把一个败落的光景带到一个生气勃勃的得胜境地。
我们还要注意一点,就是神所选立的对象是谁?明白后好发挥这些恩赐来建造教会。怎么才能发现呢?我们可以从他的生活中看得出来;从他的祷告中听得出来;从他的见证中察验出来;从他所释放的信息和交通中感觉出来;从他平常对弟兄姊妹的服事上体验出来,看他是否有恩赐,只要有恩赐就让他作,我们牧养教会的人务要注意这一点。
按照神的拣选说:每一位重生得救的人神都赐有恩赐。但他们不能用得出来的原因在那里呢?主要原因是牧人们不会发现恩赐。不会发现恩赐就不会配搭恩赐,恩赐配搭不起来教会就不能被建立。他是什么恩赐可能他自己不知道。就如一位小姊妹,她只知道唱歌,其它地方她都不善长,但她一唱歌,弟兄姊妹的里面都受感动,不是因为她所唱的调好听,而是她的灵感好。同工们就看出这个小姊妹有唱歌的恩赐,就培养她,叫她带领弟兄姊妹唱赞美诗,因此弟兄姊妹的灵性就复兴起来了。
又如某些肢体有祷告的恩赐,他一祷告,弟兄姊妹都受感动,他祷告的话语能开人的心窍,有亮光发出来。不管他是弟兄、还是姊妹,他有祷告的恩赐,就带领他,叫他们和我们同心祷告,用祷告托着教会,带领弟兄姊妹走道路。还有一些是医病赶鬼的恩赐;有些是服事的恩赐;讲道的恩赐……总的说来,一个人重生以后,都有恩赐。或者说,一个人只要有主的生命就有恩赐。在神的家中没有吃闲饭的人,没有残废的人,没有傻子,因为圣灵所生下来的都是健全的。若一个人重生了十年、八年,没有恩赐显明出来,这就成了怪现象。不是因为把恩赐埋没了起来,就是因为他的生命有问题;大多是带领教会的人不重视发挥恩赐的原因。
若一个人他很能干工作,我们不去注意他,他就会灰心冷淡下去;一个人很会唱歌,教会不重视他,他就会坠落下去;一个人很会服事,弟兄姊妹可能会藐视他,这一藐视,他也不上教会里面去了;……诸如此类,教会的建立和服事就失败了。因此说,我们要不断的提醒弟兄姊妹说:你会唱歌吧!你会祷告吧!你会看望吧!你会教导吧!……使他知道自己有什么恩赐。我们也在这些地方带领他、培养他,使他在各人所得的恩赐里面服事主,忠心于神赐给的恩赐去作工,教会就建立起来了。看望的恩赐去看望;祷告的恩赐去祷告;服事的恩赐去服事;劝勉的恩赐去劝勉;督责的恩赐去督责;讲道的恩赐去讲道……,各人站在自己的地方去服事,肢体间的关系就会配搭起来。各人照着神赐给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站稳自己的地位发挥恩赐,供应身体的需要。还需要谁来安排吗?还需要谁来按立吗?都不需要了。但是今天的牧人们和那时的以利一样的眼睛昏花,不能看见。比如说,一个人已经蒙恩十年,八年了,什么都不会作,只叫教会养活着,成了老小孩子,甚至信主二十年了,在教会中什么也作不出来,只会听道,听了道以后不但不去遵行,还到处评论说:“这个人讲的好,那个人讲的不好。”成了一个品评家,牧人们对此还无动于衷,不去带领他。并且还埋怨他们说:“这样的人不可救药了,他什么都不会作,是教会中的废品。”因此牧人们也灰心气馁的坐在自己的地方,保着自己得救的地位,不管教会复兴不复兴,教会的失败好像与自己没有关系一样,这与那时的以利有什么两样呢?
撒母耳是神设立的恩赐:有先知、祭司、士师的职份。他一生就忠于神的托负,作神交待他的一切工作,虔虔诚诚的活在神面前,作一个转移那个时代的工人。把百姓们从黑暗的里面、从沉闷的里面、从形式的里面、带到生命的里面来。他指出百姓们的道路;他校正百姓们灵里面的问题;他解决了百姓们里面的困惑;他引导百姓们跟从神、事奉神,他所说的话,神使他一句都不落空,因为他是从生命里面发出来的。这就是神能使用撒母耳的关键。所以我们也要带领信徒,让信徒从老旧人里面出来;从形式里面出来;从黑暗里面出来,进到生命的里面,在新生命之光中事奉主。
七、责民之大罪
你们见亚门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我说:你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神是你们王。……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事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背他的命令,你们和治理你们的王,也都顺从耶和华你们的神就好了。……现在你们要站住,看耶和华在你们眼前要行一件大事,这不是割麦子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使你们又知道又看出,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神,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撒上12:12-19
这里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从以色列人的认为,外邦人都有君王治理国家,带领百姓,领兵打仗,而我们的国家却没有王治理,没有有形的组织,只不过有先知,有祭司,这样就抓不住有形的东西,所以他们就求撒母耳说:“你替我们求告耶和华给我们立一个王吧!”
这件求立王的事情,神很不喜欢。所以神就藉撒母耳的口说:“神既是你们的王,你们还求立王,这是你们犯了大罪了,不是小罪。”
圣经中讲了几件大罪:其中一个就是在创世纪,约瑟对他主母说:“我岂敢作这大恶,得罪神呢?”约瑟不敢犯淫乱的罪,因为奸淫是大罪;以色列人在旷野拜金牛犊时,摩西说:“你们犯了大罪……。”在这里,以色列人求立王,又是犯了个大罪;大卫在数点百姓后,心中自责说:“我大有罪了。”我们查考圣经时所看到的至少讲到大罪的地方有这几处。
我们想想看求立王,怎么是个大罪呢?若立一个王治理神的百姓,对外能够抵挡敌人,对内能够治理朝政,使国家有秩有序,过出一个太平的日子,有何不好呢?怎么说是个大罪呢?
神藉撒母耳说:“你们要的并不是“王”的问题;也并不是工作有秩序的问题;更不是为了应付内外复杂的问题,而是你们的‘心’错了。错在哪里呢?错就错在悖逆了耶和华,厌弃耶和华的治理,不愿意顺从生命圣灵的律而活着。要想找到一个外面的律法,一个形式、一个人的组织,用这种方法来讨神的喜欢;用这种方法来作神的工作;用这种方法应付一切事情,而不是从生命里面祷告主叫圣灵带领,这是否认了圣灵在生命里面的工作。换句话说:乃是用魂的生命在里面当家,叫圣灵作奴仆,服从在魂的权柄之下。这样看来,求立王怎么不是犯了大罪呢?
由于他们求立王,神就随着人的自由意志,任凭他们犯罪,并且藉着撒母耳给他们膏立了一位王──扫罗。当扫罗一登基就也犯了与百姓同样的大罪,不但不能顺服神的话语而篡越了职权,更重要的是违背了神的命令远离了神,打了胜仗就为自己竖碑立传,留个纪念,这不更是大罪吗?
撒母耳的生命里面是有知觉的,不是麻木不仁的,当神的百姓一题出,给他们立一个王治理他们,他里面就知道这是犯了大罪,但他顺从神的托负给他们立王,这是他当作的工作。因他是先知,他里面有神的灵的感动,他就不愿意用外面的形式来引导神的百姓。他愿意顺从里面亮光的引导来警告百姓说:“以色列人哪!你们求立一个王,是大大得罪神了。你们以为立个王是好事情,国家可以富强;打仗可以得胜,但你们却没有想到,你们求立王,就等于不要神作你们的王,因为你们有了王的指挥、王的安排、王的领导,你们各人和神的关系就要疏远,就会忘记神的律法,不会谨谨慎慎的听从神的话,要去听从你们王的话,照你们王的话而行。就是神的工作来时,你们可能还会迟迟不前,并且还会讲理由说:“教会没有分配我,传道人没有对我讲,带领的人没有安排我,我怎么去行呢?”从外表看似乎是一个有秩序的人,但里面已经离开了神的生命之律,不认识圣灵在生命里面的工作了。
我们是依靠圣灵而生活的,是生命圣灵的律在管治我们,使我们作义的奴仆。我们顺服这生命圣灵的律,生命才可以得着长进;顺服这生命圣灵的律,我们在凡事上才能得胜,才能成圣、才能把神儿子耶稣基督的生命活出来。外边一切的所谓属灵的规矩、舆论、制度等都不算数。只有从外表的宗教、仪文、形式里出来时,我们才能和神发生亲密关系,也能叫人和神发生关系,这是不能改变的规律。
但是,所求立的王一出来,就像我讲过的按立长老的事一样,长老一出来,弟兄姊妹就会说:“这是长老的责任,那是长老的责任,我是个平信徒,哪有我的发言权呢?长老!你看着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从外面看,似乎是好事,但实际上,却把百姓带到一个离开神的地步。
没有按立长老的时候,教会中有什么工作,弟兄姊妹们同心合意的祷告,再祷告,一心寻求神的旨意,并且说:“这是咱家里的事,我们都有责任,应该一心一意的把家里的事办好。”每一个人都不敢不顺服圣灵的感动,都顺着圣灵的感动起来服事主。若有人不起来服事主心中就不平安,主也不放过他,他就要过失败的生活。所以都起来主动的担当这个责任。
我们这样一比较就可以看出来,‘求立王’管理我们,让‘王’出来领导我们,是好事还是坏事?从人方面看,教会中有人领导、有人带领、有圣职组织,好象很有次序:往什么地方去;作什么工作,长老一吩咐就干起来,似乎教会很兴旺,很有次序,但是里面却没有圣灵的工作,没有生命的工作,把生命的感觉压下去了,把生命的功用压下去了。是人在指挥、是人在分派、是人在带领、是人在订出条例来,而不是从生命感觉里面发出来的。
神对世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先知,而不是后知;而人的安排是后知,而不是先知。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活在生命圣灵的律里,没有任何的规矩,没有任何的条例,没有人的分派,只凭着里面圣灵的感动,而起来服事主,甘心情愿的服事主,为着荣耀神而服事主。“没有人分派我,但我里面有感动,不起来服事不平安,我不服事我里面过不去。”这就是“先知”,这就叫活在生命的律中。“后知”是说:“人分派我我就作,不分派我我就不作,分派以后我才知道这是我的责任,因你分派我了,我应当这样作;没有分派我我就不知道怎样作。”这是“后知”,或说‘无知无觉的,’人若不提醒,里面就没有感觉。教会再需要;工作再急迫;贫穷的人再没有人照顾;弟兄姊妹再没有交通;聚会再没有人管……等等,与他毫无关系,甚至说:“那不是我的事情。聚会没有人招聚,弟兄姊妹没有人安排,我去干什么呢?”我们看,这样无知无觉的教会,怎么能够复兴呢?
因此我们说,撒母耳责备以色列百姓说:“你们求立王是个大罪”的这件事情,确实是个大罪,因为他们悖逆了神,违背了生命之律。
反过来说,我们一个带领教会的人,若凭着‘王’的这种情绪带领信徒,我们也同样是犯了大罪。不但自己犯了罪,叫信徒也陷在罪恶里面。是的,一个王犯了罪,百姓也一同犯罪;带领的人一错,被带领的人也统统跟着走错。因为主耶稣说过:瞎子领瞎子,没有不掉在坑里的。
所以说:事奉主,牧养教会,绝对不能活在肉体中;不能活在一种人的形式里面;不能活在一种律法的道理当中。若是活在这些里面,有一天我们要犯大罪的,也要使百姓陷在大罪里面,也不知不觉的落在罪坑中,这是很危险的。
求主给我们亮光,叫我们懂得什么叫生命之光?什么叫生命圣灵之律?不懂得这个的话,想把教会牧养好;想把信徒带到生命丰盛的地步,我说:“是万万不可能的。”根据属灵的历史和属灵的经历说:“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什么时候让圣灵在教会里面作工,传道人就有生命的感觉,也有生命的彰显。信徒们所以能敬虔、爱主,不是因为他们听了我的道理,而是他们里面受了圣灵的感动和基督十字架爱的激励,生命里面才有主复活的能力为主活着。一个信徒天天只要有这个生命圣灵的律在支配着他。感谢赞美主,信徒不听我们的道理不要紧,我们就可以为他放心,他是不会走错道路的,也不会堕落下去的。
生命是真的,不是假的;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圣灵是神,不是思想意识。很多人把圣灵都领会错了,认为圣灵是一种思想意识,或者是一种特别的力量。因为圣灵在哪里啊?看不见摸不着,所以不认为圣灵就是神,因此总想慕求得着一种外在的力量和看得见的事物来震动一下,好叫我有个大的变化,好说圣灵充满我了,我说那不是正路。
圣灵是一个有位格的神,是三位一体神中的第三位。神怎么看顾我们,基督是怎样的顾念我们,圣灵也照样的引导我们。神与基督的工作透过圣灵临到我们身上,运行在我们心中。不是我们想作什么;不是我们规定怎么样;不是我们计划怎么样,而是圣灵在吸引我们、引导我们,使我们和神连结在一起,叫我们摸着了基督,进到基督的里面,和天上的宝座连在一起了。
这样在圣灵引导下的事奉,越事奉越活泼;越事奉生命越丰盛;越事奉亮光越多;越事奉越像基督的样子,越能脱下旧造,穿上新造。
圣灵是活神,我们千万不能把圣灵当作思想意识。我们藉着这个思想意识去发明、去组织、去分析、去安排,认为若没有我的话,教会的工作就要垮台,这是很危险的;这是不认识神的举动;这是得罪神的事情。
我再说:教会不是凭着我们去分析、去组织、去安排、去把守的。教会是属神的,神会为他名的缘故看守他的家,保守他的家。人所能看守的是基督教,看守这个聚会点,把守着几个信徒不叫别人拉跑了,认为这是我的羊,不准信徒听别人讲道,说别人讲的道都是错误的,唯有我讲的道才是正确的。我把你们看守好,这是我爱你们、这是我的责任。信徒们也不明白,只好跟着他们跑。
道理不能把人束缚着,道理也不能把人吸引着,只有生命才能把人得着。他若不是一家的人,你硬把他拉过来,外面看着是一家人,但里面还是不同心,稍有一点不凑心,仍会起来走开,因为不是一家人。若是儿女,你打他,他也不出去,就是跑出去,他还会回来;你撵他,也撵不走,因为这是他的家,有生命的联属。也可能个别时候会到别人家里去坐一会儿,或住两天,或吃人家两顿饭,但终久还要回家,因为这是生命的关系,是生命的吸引。所以说生命之道是何等重要啊!
我们若不在生命的律里面事奉,一直活在宗教里面牧养群羊,要立一个王,或自己去当王,我们要晓得,这在神看是个大罪。
有一次,一个外地人问我:“你有几个教区?”我说:“我的教区很多,全国都是我的教区。”他说:“那么,你有多少信徒呢?”我说:“我一个信徒也没有。” 他说:“你有这么多教区,怎么没有信徒呢?”我说:“教区是主安排的,哪里有需要我就到哪里去。主叫我传福音,我就传福音;主叫我查经,我就查经;主叫我培灵,我就培灵,讲完以后我就离开那里。”他说:“你不给他们登记登记吗?”我说:“我一个也没有登记。”他说:“那么,你按立几个长老呢?”我说:“我一次也没有按立长老。”他说:“我们听说你很有名,工作很伟大,对教会工作有很大帮助。”我说:“我对教会没有什么帮助,我不敢那样作,也不会那样作,何况我也不是大材料。主若叫我作,我就把信息释放出去,你听也好不听也好,我只管照着神的话讲出去。你认为我讲的对,对你的生命有造就,你必要听。若不合乎你的需要,就是勉强你听,你也接受不下去。只要是圣灵感动我释放的信息,有生命的人他必须接受,必要将生命吸收里面,因他需要解渴,需要得着饱足;我所讲的话若没有生命的供养,别人再吹捧我,再恭维我,结果还是害人,这就成了我的罪状了;但我是随着圣灵的感动所作的工作,工作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只要圣灵一感动,我就要去,这是神给我的使命。但我没有一个教区,没有一个聚会点。不管别人怎样说:‘这个信徒是我的,那个信徒是我的。’但我说:我一个也没有。我虽然一个也没有,但是在基督里我也有成千上万的弟兄姊妹,这些信徒都是圣灵引导来的。”
我们能不能够把神的工作摆到我们的小圈子里面,我们要当王!再不然我们恭维一个人,叫他当王。或是某个弟兄、或是某个姊妹,因他有魄力,他有社交的手挽,他会联络、他会安排,就选举他作我们的领袖呢?这样拥护一个人作领袖也是一个错误。
神既不喜欢人立王,我们就不要立王,因为我们只有一个王,就是主耶稣基督,他是独一的主宰,是掌管万有的王。宇宙间的另一个王就是撒担魔鬼,他是世界的王,是直接与我们作对的,是引诱我们犯罪的,我们不能顺从他。因我们是属天的,主耶稣基督才是我们的王。耶稣基督今天在我们心里作王,将来在国度里面作王,谁也不能代替主耶稣的职位。我们都是仆人,都是奴仆,都要顺服他,依靠他,敬拜他。
一个事奉神的人,最肯犯的错误就是容易站在‘王’的地位上发号施令,人人都得听我的。就像世人所说的一句话一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若不顺服,我要宣布你;我要开除你;我要排斥你。哎呀!这种人真是太胆大了。
主耶稣没有排斥一个人,就是卖他的犹大,主还是要收纳他。他不肯接受是他的问题,主的爱还是想把犹大转变过来。到最后主还是对他说:“你还用亲嘴的暗号卖人子吗?”路22:48节主没有说:“犹大!我奉我的名,捆绑你,咒诅你,叫你下地狱。”也没有说:“犹大!从此我开除你使徒的职分,从今以后你不是使徒了。”
主没有用人的权力,因为主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若属于这世界主的臣仆必要起来为主争战。主就是这样的用爱心去感化人,那我们还想在世上当王吗?当领导吗?当个主持者吗?不能那样作了。
有一次某人问我说:“某某教会的领导人是谁?”我说:“我不认识领导,我只认识信徒,只认识弟兄姊妹。他若是个领导我就不想见他的面。他若是个弟兄我就需要见他的面。为什么呢?他是领导,他领导谁呢?我是事奉神的,他领导我也领导不好,我也不敢叫他领导,我也没有准备领导别人。”
弟兄姊妹!我们都要服在基督的权下,基督既是藉着圣灵带领教会,我们应当顺从圣灵,活在圣灵中。圣灵在教会中运行,把恩赐分给各人,我们就按着圣灵分给各人的恩赐,彼此顺服,一同建立基督的身体,何等美好啊!
在教会中要说当王的话,保罗最有资格当王;他建立教会,他生养儿女,他不能当王吗?他要当王的话,也可以说是有资格的。但是,他不但没有当王,还指责某些人说: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同作王……,但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奴仆的生活。谁当王了呢?哥林多教会的人。
我再说:“凡是分门别类的、分争结党的人,他们都是已经当王的人了。”今天的教会正处在这种地步,争名誉、争地位、争地盘、争信徒、拉信徒作王的地步。认为“我只要拉的信徒多,把守的地盘大,就证明我讲的道理真,我行的道路正确,我比别人强。你若是对的话,为什么信徒那么少呢?”
有一次一位同工对我说:“叔叔!现在的形势大好。”我说:“怎么个好法呢?”他说:“某某地方,某某地方都属我们的了,多少信徒都到我们这边来了。”我说:“这不是大好形势,乃是个大失败。”
所以我说:“拉信徒,拉群羊,是很危险的事情。”你把信徒拉过来,能不能供应他们的生命需要呢?你把信徒拉过来,能不能保证把他们培养好呢?能不能叫他们更爱主呢?若是自己没有粮食养活那么多人,也没有把握把信徒带到属灵的地步,我说还是不拉者好。各人多多的俯在神面前,敬拜主,认识神的作为,认识自己的地位说:“主阿!你给我十个信徒,我就把这十个信徒培养好,带领好。主阿!你给我二十个信徒,我就把这二十个信徒培养好,带领好。主阿!你若看我是大材料,就给我二百、三百个信徒叫我带领。主阿!你加给我力量,我就能牧养得好。别人敢拉信徒我不敢拉,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无能的人,拉一个信徒我也可能养不活,我怎敢去拉人呢?”
保罗说:你们当王了,而我仍是你们的奴仆。直到今天我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又挨打、又被人咒诅、被人毁谤。你们都是王,我们却是一台戏,被世人观看,被世人认为是万物中的渣滓。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使徒;真正的福音使者;真正的传道人。
现在我们也应该和保罗一样走一个万物中的渣滓的道路,走世上不配有的人的道路。人看我们是万物中的污秽,世人不要我们;是世上不配有的人,没有地方可以放下我们;他们排斥我们,不要我们,才充分证明我们是天上的人。这样才能够被神使用;才能够配叫神拿起我们去把许多人从黑暗中带领出来进入光明;从灭亡中救出来进入永生;从死气沉沉的空气中带出来,进入福音的属灵的气氛中。把人生转变过来、把时代转变过来。
扫罗是当王了,他不但没有‘王’的品格,还以‘王’的身份自居,不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个人,反倒欺骗人也欺骗神,结果连他自己也灭亡了。这样的王不能治理神的百姓。
大卫所以能够坐在王位上,是因为他认识自己,不认为自己是王,反倒谦卑的说:“耶和华阿!我是个放羊的人,你把我从羊圈里召出来,我算什么人呢?”他若一得罪神就俯伏在神面前认罪悔改说:“神阿!你赦免我的罪,我的罪比头发还要多,我因罪忧伤,把衣襟湿透,把床塌漂起。”他懊悔到这个地步,他不敢承认自己是个王。“耶和华阿!我不过是你的奴仆。”所以神说:“你是合我心意的王。”这样的王兴起来,能够尊重主,能够敬拜主,能够让主在以色列国中作主权。
神不但藉着撒母耳警戒以色列百姓说:“你们求立王是已经犯了大罪。”并且神还对撒母耳说:“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辖管他们。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于求他立王的百姓说:辖管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撒上8:6-18
这就是你们求立王的下场,也是属世王的一种表现。
现今的教会里也是这样,各地都在立王,都想当领袖,都想当一把手。当这样的王一出现,领导一出现,他就要维护自己的道理,布置自己的界限,要自己所管辖的人都听他的话,都得跟着他走,因为他是王。
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在地上篡夺了神的权威,不但今天不能把教会治理好,犯罪得罪神,到将来主得国降临的时候,我们不是神国的犯罪份子吗?我们若这样思想的时候,今天我们敬畏神,事奉神,还敢靠自己的聪明、自己的才干、自己的经济、自己的人情,去拉笼一些信徒维护我们吗?实在不敢了。要知道我们今天事奉神是当神的奴仆,不是要我们当王的,神是我们的带领者,我们是最后最小的那一个,我们就应该服事所有的弟兄姊妹,服事最小的信徒,这才是神奴仆的样子。
保罗把这个榜样留给我们;彼得也把这个道理写给我们;主耶稣自己也把脚踪留给我们,好叫我们知道当怎样的走才能讨神的喜悦。主说:“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我们应当照着主的脚踪行,才能够把主托负给我们的人,完完全全地健健壮壮地带到神国里去,那时我们就有福了。那是真正的光荣,那是真正的作王,那是荣耀,那是赏赐,那是生命丰盛的表现。
生命丰盛了,我们不必要去争服人,人就会顺服我们;我们不必要去拉笼人,人就会靠近我们,这不是我们的本事,而是基督丰盛的生命显出来了。生命不丰盛,里面没有让主作王,外面只想去作王,去管理别人,那越管越糟糕。因为被管的人是口服心不服。由于你外面有经济、有道理、有人的办法、有物质财富,他不得不外面跟从你,去服事你,但他们心里会说:“你并不能供应我生命的需要,我灵里面的问题,你也不能解决。”因此他就有另外的想法,天长日久,他就慢慢的远离你,甚至会毁谤你,攻击陷害你。
求主给我们清楚的光,使我们生命的深处被光照,知道我们当怎么样的服事主,才能使主得荣耀,使教会得造就。就是让我们站在奴仆的地位上,把当王的幻想拿掉!把自己王的宝座拆毁!把主耶稣基督接到我们心里,让主首先坐在我们心中的宝座上。我们要甘心下来宝座,俯在主的宝座前面向主下拜说:“主阿!我听你的话,我不敢自作聪明了,我不能给你当谋士。谁能给你当谋士呢?谁知道你的心呢?我只有作你的仆人。你发命令我就行,你叫我挑水,我就挑水;你叫我倒水,我就倒水;你叫我舀水,我就舀水;你叫我送水,我就送水。我完全顺服你的命令,不看后果是好是坏,因为你不会错待我。”参约2:1-11
神藉撒母耳责备以色列百姓‘求立王是犯了大罪’的教训,正是今天教会的需要,也是我们灵性长进的需要。使我们都俯在神的宝座前,作一个服事主的人。自己不去当王,也不求着立王,因为我们只有一位王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八、作祷告执事,复兴以色列国
约柜在基列耶琳许久,过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倾向耶和华。撒母耳就对以色列全家说:“你们若一心归向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的事奉他。 撒上7:2-3 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至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 撒上12:23
撒母耳是从他母亲的迫切祷告得来的。他母亲哈拿也一定会将祷告的能力、祷告的功效、祷告的重要教导给他,说明唯有祷告才能得到主的喜悦;唯有祷告才能从神那里支取恩典;唯有祷告才能复兴以色列国;唯有祷告才能把神的百姓带到正路上来,所以撒母耳就在这个功课上深深的下工夫,祷告神,和神有交通。
当神的百姓深深的陷在黑暗中的时候,甚至祭司的家中更为黑暗,圣殿中略有一点亮光,耶和华也少有默示,这样的一片残局。神的百姓们仍然不会省察自己,只会从现象上看问题,所以一直胜不过外来的仇敌,和非利士一打仗,节节败退,甚至耶和华神的约柜也被掳到外邦去了。
圣经说:“约柜在基列耶琳许久,过了二十年。”这是一件何等伤心的事情。约柜被掳了,以色列国失败了,谁是挂心的人,谁是为国忧伤的人?一下子二十年的时间没有约柜的带领,被外邦人蹂躏,神的百姓们各管各的事情,神是何等的伤心啊!还好!还有基列耶琳人付上代价,在神的约柜前服事神二十年,使神的心多少得点温暖。
这时候,撒母耳在这二十年当中,并没有休息,他一直俯在神面前祷告,求神复兴以色列国,复兴神百姓的心。二十年的祷告蒙了神的悦纳,他看到神百姓的心都归向耶和华时,他就马上起来带领神的百姓走正路,号召神的百姓除掉一切的偶像,专心归向耶和华,单要事奉耶和华。这一次的复兴使四围的仇敌惧怕;这一次的复兴,收复了已失之地;这一次的复兴,恢复了祭坛和献祭的生活;这一次的复兴,讨得了神的喜悦。
撒母耳是一个祷告的执事,无论他审断以色列神的百姓,或是在神面前的献祭,或是传达神的话语,从始至终他都离不开祷告。虽然后来神的百姓还在犯罪得罪神,所立的王扫罗也在犯罪得罪神,但是撒母耳仍然还在祷告,保守自己在神面前的地位。他说:“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你们的失败是你们的事情,我要在神面前祷告,盼望藉着祷告复兴神的百姓,并不灰心,这真是最好的美德。
弟兄姊妹们!祷告实在重要!万万不可忽略。那时如此,今日亦如此。今天我们要想使教会复兴,要想转变这个失败的局面,我们可藉着撒母耳的祷告得到教训。安静在神的面前祷告吧!神会听我们的祷告,复兴他自己的作为,使他的家、他的国、他的教会得到复兴。
召唤
各位弟兄姊妹!我们想叫神用我们吗?我们想叫神藉着我们把教会带到新时代吗?我们想把旧的死气沉沉的空气转变过来吗?我们想把那个眼目发直、眼睛昏花的老的事奉、老的感觉恢复过来吗?我想大家都愿意这样作。既是愿意这样作,我们应该同心合意的祷告神,求主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赐给我们,叫我们能够从生命里面首先摸着主的心意,不要轻易接受王的称呼,不要轻易乐听“和撒那”的声音,应当服在十字架下作主的奴仆,让圣灵管理我们,让圣灵在教会里面自由运行作工,让基督在我们生命里面作王。这时候,我们就有福了,就能够把主托负给我们的工作从陈旧里面带入新的里面;从黑暗的压制之下带到光明里面,使时代转变,使失败的光景转变,作转移时代的一个工人,这是我们当负的责任。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001论坛系统
录入时间:     8/17/2007 6:04:00 A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