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灵命长进 >> 好牧人
  您是本文第 1062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李慕圣:      好牧人


说在前面的话 4
一、从门而入(作好的牧人) 6
1、喂牧群羊、带人归主 6
2、照神心愿、彻底顺服 16
3、十架博爱、带心入灵 29
二、认识羊(按名记念在主的面前) 41
三、走在前头(以身作则,凡事先经历) 57
四、安慰的话 66
------------------------------------------------------------------------------

读经:
我实在的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耶稣将这比喻告诉他们,但他们不明白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所以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前来的,就是贼、就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约10:1-10

说在前面的话

现在,我们谈关于基督徒在神面前追求长进的正确道路是什么,换句话说,什么是正路?什么不是正路?那个正确道路的准则是什么?
我的答复就是十字架,因为十字架是一切工作的唯一标志,十字架道路也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因为只有藉着十字架,我们才能到神面前,只有通过十字架神的恩典才能源源不绝的流到我们身上。
主耶稣一生的道路就是十字架的道路,从伯利恒一直到各各他。主一生受了很多的痛苦,到最后把身体都摆在十字架上面,成全了救赎完人类的大功。所以,我们今天跟从主、事奉主,要认清这个标志──就是十字架。哪里有十字架,哪里就有福音、就有生命、就有道路、就有真理。这是一个不能更改的,不能怀疑的,唯一正确的方向。
我们若想正确的跟从主,就不能逃避十字架,更不能否认十字架。只要我们肯认定这一条道路,看清这个标竿,一直向十字架而去时,我们就不会发愁说:“我没有路走了;我不会事奉了;我的生命不得长进了;我的灵性停顿不刚强了。”一切的原因都在于说:我们能够活在十字架里面,我们的生命必要丰盛起来。只有我们认定十字架的时候,我们的道路才能越走越光明,越走越清楚。我们肯背十字架,肯接受十字架时,我们的事奉就不会落在黑暗里面,更不会落在虚空里面,因为没有十字架就没有真实。
今天我要把这个题目的范围稍微缩小一点,因为我发现凡是来聚会的弟兄姊妹,绝大部分都是有教会托负的,有福音托负的,在各个地方,在不同的程度上是带领教会的,是带领众信徒走道路的;对于生命、道路、真理、都有所认识,有点操练的;有一些追求的。所以我把这个外面的,浮浅的道理撇开一点。感谢主!靠神的恩典我们谈一下事奉主的问题。换句话说,怎样带领群羊,牧养教会的问题。
刚才我们读了约翰福音第十章这段圣经,我想不必再声明,你们已经听出来了。这段圣经的意思,是论到“好牧人”的问题。
每一个蒙召的人,每一个担负教会托负的人,都有一个愿望,就是我要做一个好牧人,作一个忠心的管家,把我所带领的教会带好,使群羊个个都很肥壮,灵性刚强、道路明确、真理清楚,都能够抵挡异端,都能够分辩邪说,都能够在生活里面见证、荣耀主。
愿望虽然很好,但实际行为如何呢?工作情况如何呢?恐怕是有多人会发出长叹说:“愿望在于我,而实际行出来的就不由得我了。”我很想把教会牧养好,把群羊带好,但是作不好,原因在哪里呢?
今天我们靠着神的恩典,略微的谈上一点这方面的问题。但我谈的不过是个原则问题,细节未说,你们在神面前领受,神会给你们亮光,给你们启示,叫你们明白。
在这一方面我从神那里领受有三个原则是应当注意的,也是不能缺少的,我们所行的若符合了这三个原则,就能够做一个羊的好牧人,成为一个合乎神心意的好牧人。不但神的心能得到满意,众信徒也觉得你是一个不可少的牧人。
哪三个原则呢?一是门的问题;一是认识自已羊的问题;一是自已的行为道路问题。


一、从门而入(作好的牧人)
1、喂牧群羊、带人归主
主耶稣说:“凡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约10:2
牧养神的群羊,担任事奉神的工作,在教会里面作一个负责者,第一个问题我们要知道,我们是从哪一个地方进来的。是从墙上翻过来的呢?还是从门进来的呢?进门的问题,我们不能不注意,因为是最重要的问题、必要的问题,是第一个问题。
神的工作是从来不能随随便便做的,不是说我高兴了,我就担负起来;我只要有才干就可以做了;我这一段没有兴趣,在生活中失败了,我就将工作放下来不作了。不是的,在神家里面,每一个工人,都是有门有路的进到基督耶稣的军队里的,从来没有靠自告奋勇要当主耶稣精兵的,都是主选召出来的,争取过来的。是主找着我们,我们就不得不跟从主。主把我们放在他家里面,放在他的园子里面,目的是为他作工。
在马太福音二十章,主耶稣讲了一个比喻:有一个葡萄园的主人,早晨出去要雇工人,看见一个人在路上站着,就请他到园子里工作。到上午又找了一批;到中午的时候又找了一批;到最后,天晚的时候(快五点钟),快下班了,他又找了一批。不管这些工人到园子里工作的时间长短,他们都不是自已跑到园子里去的,不管他们怎样来,都是被神找着的,被神看中,被神选召的。
我们发现在教会里,有一些人做工作,不懂得神的法则,没有启示、没有亮光、心灵里面也没有生命的经历。他们牧养群羊,是靠自已的聪明、本事、才干、血气、肉体作的。做来做去,只能叫我们看见是人的活动、血气的活动,和社会差不多,只不过换个名子说:我是在建造教会。所以在教会里面看不见神的祝福,看不见生命的果效。因为这一些人虽然在教会里面作工,是用人的方法,是拉拢,是交际,不是从圣灵的感动来的,不是从十字架的救恩当中把他们吸引过来的,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认识一个很有本事的人;很有政治头脑的人;很会组织人的人,他能管着好几万工人工作。后来他信了主,想在教会里事奉主,并想作一个领导者,想牧养群羊,他用什么法子呢?他就用他那政治头脑的方法;政治组织的方法;人的聪明和才干。结果他所带领的那个教会本来有几百个信徒,不到几年工夫,被他牧养的只剩下八十几个人了。原因在那里呢?是因为他没有摸着门。他只以为说:“我有才干、有本事、有头脑、有手腕、有魄力,或者我有经济的力量,就可以在教会里面,把这一班信徒管好。”哪里晓得,信徒所需要的,不是经济、不是文化、不是政治头脑、不是外面的组织,而是生命啊!
“生命”是任何人不能赐给人的。学问再大也不能给人生命;再有本事,也不能做出生命来;金钱再多,也是买不来生命的。生命是属于神。直到今天,科学已经很发达,很先进了,但是生命问题始终不能解决。人死了任何人都不能叫他再活起来,因为他的生命已经结束了。
早几年我在一个医院里工作,是在一个手术室里作服事工作的。有一天我值班的时候,忽然来了个紧急病人,才三十岁,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厂领导。他忽然之间得了心脏病,因为他是领导,厂里非常重视,赶紧叫急救车,把他送到我所在的医院,叫我们来抢救。但是经医生一检查,说这个人已经到了危期了,恐怕是不能治好,但是为了尽医生的责任,尽力抢救,给他输氧。在给他输氧气的时候,他仍然很好,也能睁开眼笑一笑,不大会讲话,也有感觉。可是,氧气一停下来,他的眼一闭,手一伸又不动了。于是就再给他输氧气,他就又活动起来。氧气一停,又不动了,只有他的肺部还在呼吸。两个外科医生说:“他需要输大量的氧气,增加肺的活动量,可以活起来。于是就拿来‘强氧’给他输进去,肺很快的活动起来了,一呼一吸,像活人一样,可是眼睛不能睁开了。我用针扎他的手背,手不动了。我捏他的鼻子,他没有表情了。我就明白,他的灵魂已经走了,生命已结束。但是医生讲再继续输氧气,只要肺能活动,他必能活起来。结果从半夜到天亮,从早上到晚上,一连输了二天氧气,仍然无际于事,最后还是送往太平室。
这就说明生命不是人创造出来的,生命是人的基本问题。就是一个做君王的,快要死了,是不是可以再多留下十分钟呢?一小时呢?或多留一天呢?因为还有很多国事没办完,很多话没说。这一切都不行了,不能再多说一句话了,因为生命已经结束。
生命一结束,谁也不能再叫他多活一分钟。所以神把这个生命的奥秘保存在人中间,生命就是神的证明。很多人讲没有神,就生命而论就不能说没有神。人那么聪明、有本事,那么进步,医学那么发达,也不能把生命创造出来,更不能把生命保存下来。很多人用营养品来保持生命,用权威来保持生命,用一些文化知识来维持生命,结果都是失败。这就是说生命是神掌管的,不是人自己掌管的。主耶稣不是讲了一个比喻吗?有一个无知的财主,产业很多,粮食丰溢,他就说:我要为我的生命安排一下,叫我不愁吃不愁穿,不为这生命忧虑了,我生命有保障了,于是他就盖了很大的仓房。盖好以后,把粮食存在里面,他算一下这些粮食够他吃一辈子,就是两辈人也吃不完。于是他很意说:我的灵魂哪!你可以安逸的享受了,再也不受苦不挨饿了。可是正在他得意的时候。主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路12:20)
主又说:“凡为自己积财,在神面前却不富足的,也是这样。” 路12:21 “因为人的生命不再乎家道丰富。” 路12:15 生命不在乎物质,不在乎外边的这一切东西,生命就是生命,生命是属乎神的。
在城市有很多有钱财的人,非常娇养自己的孩子,鸡蛋呀!牛奶呀……等等,天天吃,吃的又肥又胖的,想把孩子养好。结果,叫我们看见在医院里面,病最重最多的不是穷人家的孩子,都是富人家的孩子。
有一段时间,我在那个医院里小儿科里面工作,我看见抱到小儿科里看病的,没有一个是穷人家的孩子。有时候到外边走一走,效区地方有许多穷人家,他们的孩子都不讲卫生,满脸都是脏的,食物掉了,拿起来就吃,但是他也不生病。在城市有钱的孩子们,食品往桌子上一掉,就不敢吃了,因为有细菌了,就把它仍掉。吃饭的时候,手挨着碗边了,就不好了,因为手上有细菌感染上去了,于是就把这碗饭倒掉不要了。你们看,这么样注意卫生,结果呢?反而疾病最多。
今天很多基督徒,眼睛也是迷糊的很!经常想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持自己的生命,用世人那一种规律来维护自己的生命。你却忘记了,你的生命不是你所能维持住的。不是你定规说:我要活到七十岁,我要活八十岁,再活几十年。生命不在我们手里面,而在神的掌管之中。如果你不信靠神的话,尽管你用很多方法来维持你的生命,来保养你的生命,也是无济于事的,也是保存不住生命的。
为什么很多基督徒会忧愁,会背重担呢?(当然,在实际生活中也会有困难)因为他的一切问题完全不在于他自己,是因为他没有信靠神,他不懂得他是神的孩子,他不懂得神在管着他的生命。所以,他为生命忧虑,为生命打算,为生命计划安排。安排来,安排去,到最后生命还是软弱的很!
你们想到没有?我们很多的软弱,失败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想保持这一个假的生命──肉体的生命?我们为了保持这个肉体,我们不知犯了多少的罪,软弱了多少次,冤枉着背了很多重担。我们很多的忧愁,就是为了自己想保护自己,结果一无所得,反而更加愁苦,更加烦恼,生命更加软弱。
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生命在神手里面,是神把生命给了我们,是神要保全我们的生命。我们只要定意为神而活着,把生命交给主,照主的生命规律而活着,不忧愁吃穿,不为肉体过份的安排,尽我们当尽的本分,我们的生命就不会那么的软弱。
现在我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肉体的限制,所以说谁也不能离开我们当尽的本分,该种地的就种地,该作工的就作工,只要尽我们的本分把工作做好,把地种好,效果如何,收成如何,那不是我们的问题了,那是主的问题,主的事情。但要注意,在我们工作的时候,种地的时候,要思想主,要纪念主,要赞美主,因为这是主给我的工场,在此工场上都是为着神而作,不是为自己的利益;都是为着荣耀神;都是为着传福音,如若神叫我放下这一切专职传福音,我也甘心愿意。
如果主不赐给我们肉休的富裕,我们就不必去强求主,不要去贪心,只要我们能够把自己全部交给主,顺服主而活着,无忧无虑的活着,当我们的本分尽完时。至于粮食够不够我们吃,主阿!那是你的事情;当我们的工作作完了,报酬够不够我用,主啊!那是你的事情,我尽我的本分,主阿!你也要尽你的本分。
我们真能够这样子作的话,一方面我们里面平安了、轻松了、愉快了,一点不忧愁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争竞、嫉妒了;更不会有那么多的犯罪,贪心的思想了,因为我们不为自己打算忧愁什么了。生命会更加愉快,心情更加释放,精神更加焕发了,因为无忧无虑了。
我见过一些无忧无虑的信徒,但不是富足人家的,而是穷人家的,他的日子很穷苦,他没办法去打算,去安排,因为没有这个力量。所以,他只有凭着信心仰望主了。按人看,他很痛苦,可是因他依靠主的缘故,早饭吃过以后,中午怎么办,只管仰望主。晚上怎么办,还仰望主;明天如何,还是仰望主;天冷了穿衣服怎么办,还是仰望主。结果,他的人生过的愉愉快快,欢欢乐乐的,每天光唱赞美主的歌子。他所需要的神没有叫他有一点缺乏,他的面孔并不是那样的又黄又瘦,愁眉苦脸的,而是欢欢喜喜,满面红光的,为什么呢?
因为他把生命的忧虑摆下来了,他不去为生命着想,他只是说:我是天父的孩子,我照我的本分给人家作工,照本分去尽我的力量,做完后他将负担全交给主了。结果,主真看顾他,虽然像飞鸟一样,怎样吃怎样住他不知道。但是,他的衣、食、住、行一无所缺,并且心里面还没有负担,还没有烦恼。
所以,他虽然不会讲道,不会传福音,但有很多人从他脸上看出来,信耶稣是不错的,人家就议论说:“你看,某某人信了耶稣就无忧无虑,既或是一个神经不正常,是个疯子,疯的也好啊!疯的无忧无虑,疯的满面红光,疯的轻省,多好的很哪!”别人就能为他证实说:“耶稣是真有道理的。”
我们之所以不能荣耀主,见证主,就是因为我们在很多时候,为生活忧虑,为生命忧虑,为身体忧虑的缘故。这是我附带的谈到这一些问题。
现在我们转回来再谈:我们事奉神,牧养神的群羊,是生命的工作,不是凭智慧的工作,不是血气、肉体、感情的工作!
今天中午,我和几位弟兄谈到:有一位弟兄早几年表现得很好,很爱主,很忠心,也为主吃了很多苦,愿意为主舍弃一切,但是现在却落到一种可怕的光景中。他虽有错误他也不承认,不但自己不承认,还影响了很多的信徒。什么原因使他到了这种地步呢?我在思想,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有本事的人。他在神的教会里面,有很多手腕,很多办法,有很大力量,是别人所不能办的。但是这一些方法、力量,不是从圣灵来的,不是从十字架对付来的,是从旧生命里面出来的,从亚当里面出来的。
他在维持工作的时候,在组织工作的时候,在安排工作的时候,似乎很好,很有果效。但是,因为不是顺着生命的律去作,结果越走越偏,越走越错。不但自己错了,自己偏了,还把很多信徒引到一个偏错的道路上面受了很大的影响。我想:将来当神算账的时候,不知该怎样算法,是向他算呢?是向别人算呢?那只有神知道,他知道,这是个很令人悲痛的事。
我也见过不少这样有名望的人,他们事奉主的方法,全属于旧造的,属于老生命的,从亚当里面发出来的,所以,经过环境变动的时候,他们的工作像风前的糠一样,全部都被吹散了,一点也不能存留。他们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造了大的礼拜堂,里面有很多的凳子,非常漂亮的讲台,但是当风浪一刮的时候,就像主耶稣说的一样,连一块石头也不能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而他们自己呢?又进到另一个地步,不再事奉神,不再跟从神了,甚至会否认神,带头来反对神,真可怜啊!
有人会问:从前是个牧师,是个长老,怎么会忽然这样变了呢?会到这样地步呢?我就向他们说:并不是今天到这样的地步,他一开始就已经不在神的工作上面了。他是用人的方法,人的聪明,人的智慧,人的血气,人的感情,来维持这个工作:我有组织能力,我有聪明,我有经济力量,我可以买通一班人,我在规定地点发明一个新奇的道理,这一班子人可以相信我……等等,说了一番大话而已。
但是这个不算数呀!我们事奉神要明白。并不是说:“今天有人跟从我,我就有成绩了;今天你们拥护我,听了我讲道,我就是一个很成功的传道人了。”不是的。这一个是不算数的。真正能够算数的,是到基督的审判台前,向主能交上生命的账,永生的账,才能算得数。不管一个人能讲一篇道也好;去看望弟兄姊妹也好;祷告也好;传福音也好,这个
工作的价值是否能存到将来,到基督台前时才能定下是或非,对或错。不管今天一个人如何说自己的工作多,或是伟大,到那一天主耶稣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作恶的仆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那时怎么办呢?再悔改吗?再从头做起吗?主说:“没有机会了。”到审判台前不是悔改的问题了,而是作总结的时候,下定论的问题。
所以,今天我们事奉主,千万不要光看眼前的成绩呀!我常常喜欢给一些和我有交通的青年弟兄姊妹说:万万不能把我们的心摆在工作上面,但我们不是不做工作,而是一定要作的,要殷勤的做,要吃苦的做,要忠心的做。但是我们的心不能被工作吸住,不能被工作夺去。工作的成绩怎么样,那不是我们所应当注意的。
那我们怎么做法呢?要知道我们是向神而做,神叫我做一点,我就做一点;神叫我做一分我就做一分;神叫我跑一步,我就跑一步;跑完以后,做完以后,下一步该怎么办?那是主的事情。主没叫我做,我就不再动了,完全做一个顺命的人。
在神的家里面,不是我们的宏图计划,不是我们的愿望多么大,而是要听从主的吩咐,是主怎样差遣我们,怎么托付我们,他怎么感动我们,我们只要把他的托付,感动做完了,就可以向主交账了。但是,主没有感动我们的,没有托付我们的,我们不要替神忧虑,不要伸出手来多做一分。若我们多做这一分的话,我说这一分会把我们前面的工作都带坏了,把我们前面的成绩都抹杀掉了。
所以,我们要做一个顺命的仆人,不要作一个凭自己的意思而动作的人。
2、照神心愿、彻底顺服
我想提起约翰福音第二章那个水变酒的问题,你们都很熟悉吧!那是第一个神迹。主耶稣带门徒去赴这一个婚姻的宴席。他们犹太人的婚姻宴席上必要喝酒,像中国人一样,若没有酒,这个宴席就不能进行下去,就不快乐。
可是,真巧的很,正在这个宴席欢乐的时候,酒用尽了。就在这时,别人还没有发现酒用尽了,只有主耶稣的母亲发现了。可能主耶稣的母亲和那一家是亲戚,发现以后,就马上去告诉主耶稣说:耶稣啊!他们的酒没有了,你看怎么办呢?因为马利亚懂得他的儿子──耶稣有能力,可以变酒,可以把酒的问题解决了,根据她的经验,她的认识和她抚养的经历,完全知道主耶稣能解决这一个问题,想叫主耶稣帮她的忙,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但是,她不懂得神的心意,她不知道主耶稣做工作,不是照人的吩咐,他只能吩咐人,人不能吩咐他。所以主耶稣说:“妇人哪!我和你有什么相干呢!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2:4)主耶稣很不客气,按人看很不礼貌,很不合情理。他的妈妈怎能叫妇人呢?拿中国话讲,就是说:“你这个女人哪!我和你没有关系。”这话讲的实在是厉害啊!
但是,马利亚知道主耶稣讲这话是站在神的地位上讲的,所以她并不生气。主耶稣虽然要满足人的欢乐;要给人解决一切问题,满足人的需要。但是,他不站在人的地位上面作,他不要人来吩咐他。主知道人需要什么,在我们还没有祷告以先,主就知道了我们的心愿,知道我们的难处,所以他知道当怎样帮助我们,在什么时候为我们解决问题和难处。
今天我们事奉主,也是如此。光有自己的愿望和自己的计划及自己的打算说:“我要把教会办的怎么怎么好;我要叫信徒怎样听我的话,目的想叫别人看看我所建立的教会是怎样的复兴;信徒的聚会是多么整齐的很;每位弟兄姊妹和我是多么同心的很、合意的很!并且很多恩赐都发挥出来了,样样都很好,安排的非常周到,非常有秩有序,但是在神看,这不一定是教会。为什么呢?
因为教会不是人的组织;不是人为的办法建立的,而是基督生命的团契,爱的组织。如果没有主耶稣基督的生命,就是一个大学教授,也不能把教会的信徒教导好;就是一个大政治家,也不能把教会办起来……。
教会里面虽然有老的,有小的;有智慧的,有愚拙的;有社会地位尊贵的;有贫贱的……等等。但是我们这一些人在一起聚集的时候,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人去邀请,没有人去拉拢,因为生命需要的缘故,我需要到教会里面来,他也需要到教会里面来,来做什么呢?来事奉主。一见面的时候就唱歌,就祷告,各人的心火热起来了,将心不是摆在他面前,也不是摆在你面前,而是摆在主身上。大家一思想主,一歌颂主,哎呀!都欢喜快乐了,一齐赞美,一齐感谢,同心合意的感谢,这是人所组织不来的。
教师可以指挥一班学生唱歌,一、二、三、……唱的很好;军官可以指挥军队练操,一、二、三、四、走的很整齐,但是那里面没有生命的流露,没有生命的交通。学生和老师的感情很好,军官和士兵的感情可能也很好,但是却没有生命的交通。
教会既是生命的团契,生命的团契必须用生命来建立,主的灵在信徒中间运行作工,在信徒的心中作王掌权,支配你我的每一个行动,用不着我们的一点办法。
主耶稣开始工作的时候,首先行了第一个神迹,就是在迦拿筵席上‘水变酒’的神迹,藉着这一个教导他的门徒:你们当如何的跟从我;你们当怎样的事奉我;你们要知道跟从我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救人。我是唯一的救主,你们要跟着我去救人。怎么个救法呢?人有穷苦的,有疾病的,有卑贱的,有冤枉的……,人人都有很多的缺乏和需要,所以要救他们从‘苦’的里面出来;从‘缺乏’里面出来;从‘危险’里面出来;从‘罪恶’里出来,去满足人的一切愿望,使人的心里面欢喜快乐。要使人的心喜乐充足,不能用人的世智和办法。所以主耶稣先把他的母亲马利亚推开说: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在这一个救人的工作上面;在这一个满足人缺乏需要的工作上面,马利亚呀!就是母亲的地位也应该放一放,那个传统的、肉体的,不能用在神的工作上面。
所以我常常说:“基督徒不能生基督徒,属灵人更不能生属灵人。”这并不是说牧师的儿子就不可以当传道人了;也不是说一个属灵人的儿子就不能属灵了。只要一个人在属灵的道路上肯为下一代付代价祷告,付代价教导,付代价带领,他的下一代也一定能够成为属灵人。但是,我看见很多很多的好牧师,很好的神的仆人,他们的儿女不但不信主,反而还反对主哩!这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有一位神的仆人,他为神很忠心,是全世界闻名的,他的工作很有果效,但是他的一个独生子就是不信主,为了应付父母,只是口头上说信主,却不从心里承认主。因为肉体的享受,工作的需要,世界的吸引,就没有办法接受主。但是他很喜欢听人唱赞美诗,若不听赞美诗,办起工来就没有兴趣,效率也很底。一听赞美诗,心里就非常愉快,工作办的也很顺利。人若是问他说:“你信不信耶稣呢?”他会讲:“这个很难讲,怎么信法呢?”若再问他说:“你信不信十字架呢?”他说: “十字架是博爱吗?是神爱人吗?”“那么你有没有罪呢?”他回答说:“罪嘛!哪个人没有罪呢?但我的罪也不像别人那么大。”所以他没有办法信主。他外面作的很像,当他的父母祷告的时候,他也把眼睛闭起来。你要问他说:“你闭着眼睛干什么呢?”他说:“我尊重我父母的信仰啊!他们闭了眼睛,我若不闭着眼睛,我父母看见要难过了,所以我也闭着眼睛。”“那么说你祷告不祷告呢?”他说:“我哪里祷告,我怎么祷告呢?这是对着空气说话,我祷告叫谁听呢?神在哪里呢?你们祷告时像真的给神说话一样,我怎么看不见神,也摸不着神呢?
我们看,像这样的光景可怜不可怜呢!他的父亲是个很属灵的人,很有名的人,很忠心的人,是神的一个见证人,而他的儿子却信不来神。所以说接受神的生命不是从肉体传递下来的,不是遗传下来的,不是从人意而来的。
正因这缘故,主耶稣把他的母亲马利亚摆在旁边,当时没有接受他母亲的提意,这是为启示我们说,这个救人的工作不是母亲可以安排的,也不是站在母亲的地位上可以支配我们的,而是按照神所按排的时候,遵行神的启示而行的。今天我们跟从主,事奉主,也不是别人劝勉我们的,更不是别人鼓励我们说:“你去传道吧!你奉献吧!你做一个事奉神的人吧!事奉神的工作很伟大很神圣,很崇高,你去事奉吧!”不是的。如果我们这样作的话,肯定事奉不好。有一天主会对我们说:“你这样的事奉我不接纳,你事奉的不好,会越事奉越坏。”
我们还发现有很多的传道人,他的工作出了问题,不能得神的祝福,没有生命的流露。我们就知道说:他当初的跟从有问题,他当初的蒙召是不够清楚的,是另一种能力的驱使,或是人的劝勉,或是有自己的想法,或是其它方面的因素,他里面却没有被主得着,里面不清楚说:“哎呀!是主拣选了我,我的跟从不是别人劝我的,是因为我看见我自己是个罪人,凭我自己无法脱离罪的缠绕,只有接受主的生命为我自己的生命,藉着主复活的生命改变我,我的人生才有价值;只有跟从主我才能找到人生的归宿。也不是别人叫我把工作放下的;不是别人叫我不爱钱财;不是别人叫我离开人情,而是我里面有一个要求说:‘主把我从罪恶里救了出来,主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虽然没有力量报答主恩,但我愿意跟着我的主走。主如何走我也如何走;主如何说我也如何说;主在什么的环境中我也愿意在什么环境中;主所爱的我也爱;主所憎的我也憎;主为了作成救恩不体贴人情,我也不能再留恋人情了;主一生的苦难,我也不再贪爱钱财,要过贫穷生活、孤单的生活、艰苦的生活,甚至为主耶稣名的缘故,坐监受苦,受死也甘心愿意,也是不配的。’”
所以说一个传道人,首先要明白我为什么要跟从主,我的蒙召清楚不清楚?不清楚这一点,跟从主也跟从不好。只有清楚了自己的蒙召,知道自己的跟从是因我里面生命能力的催促,我愿意这样作,我愿意这样的走;是神在我心里面做工作,是主藉着环境或藉着某些问题,使我心里面有一个感应说:“是的,这是神叫我这样作的,是神藉着环境把我收回来,藉着人促使我,叫我知道,我的人生道路不能再向世界发展,需要奉献给神了。”
如果你里面没有这样的回应,没有清楚的呼召,你的工作、生活、事奉,迟早迟晚非出问题不可。不是半途而废,就是用你自己的聪明和世智,弄出极端,或异端,或邪说来,到最后使教会不但不得益处,反而招损。
我们还可以从圣经中看见,当主耶稣把他母亲的提意推开以后,不是不管这个宴席了。他不但管,并且管的还很好。因为主耶稣明白,在人生当中的需要就是‘酒 ’,‘酒’就是代表圣灵的滋润。物质方面的‘酒’,肉体的享受,快乐过去时,人才能看见主生命的宝贵,属天的福乐才是真正的‘好酒’。
主来到世上的工作,不但一定要把他的生命赎给人类,也要顾念人的肉身需要。所以,我们肉体上有了疾病或难处向神呼求的时候,主没有不听我们祷告的,从来没有推却过我们的祷告。因此说我们讲生命,并不是肉身就不顾了。主是藉着给我们肉身的恩典,使水变成酒满足他们当时肉体的需要,催我们进到生命里面去,明白神的心意,知道属天的需要是什么。
当主耶稣的时候到了时,就是他工作开始的时候,主不是在他母亲马利亚的吩咐之下而工作,因为他的工作是与人情毫无关系的。是主耶稣自己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我们知道,犹太人的规矩,在大门口摆几口石缸,缸里面总是装着水,天天不断。这水不是为了吃,也不是为了其它的用处,而是每逢他们从外边回来时,在大门口把手洗洗,把脚洗洗,再回家里去。这属于洁净的礼节,规矩。按当时的情况说,婚姻筵席正在进行着,他们的手脚早已洗过,根本不需要再挑水,再洗手脚了,因为他们已经洁净了。但主耶稣说:“你们去挑水把缸里的水倒满。”那些‘用人们’一句话没说,只照着主耶稣的吩咐去挑水,因为有马利亚暗暗对他们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他们认为既然主耶稣说了,不管有用处没有用处,那是主的事情,挑水是我的责任。于是,他们就开始顺命挑水,照主所说的倒满了缸,直到缸口。
我在看这段圣经的时候,里面感到希奇,为什么要把缸里的水倒满呢?若是把缸里的水倒满是为洗手洗脚的话,满缸的水是不好洗手脚的,因为一洗水就要漫出来,是不是呢?一般洗手脚的水是要稍微浅一点,水不会流出来,这是合乎常理的。但是这里主给他们讲:把缸倒满了水,直到缸口。这是为什么呢?
这里叫我们看见,‘用人’没有问主为什么要这样作,只有一个思想:主叫倒满我们就倒满,倒到一个地步,满到缸口了,不能在里面洗手洗脚了。也好像说,主叫这样作,不是洗手洗脚的,因为现在没有人再去洗手脚,都在吃饭哩!欢乐哩!‘佣人们’没有去考究这个问题,也没有去追问这个事情,只管照着去作了。
这还不算,他们刚刚把水倒满,主又说:“把水舀出来。”
“哎呀!这真是太烦琐了,为什么要这样作呢?这是什么意思呢?主啊!这时候本来没有人再洗了,你叫我们挑水,我们听话,我们就去挑水。把缸倒满一点不要紧,我们不去怀疑,只管听命而行,或许是明天再用。结果刚刚将缸倒满了水,你就又叫我们舀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呢?”
哎呀!真是感谢主,这些‘用人’真是好‘用人’,他们真能满足人的需要,真能够解决人的问题。这些‘用人’他们真会当‘用人’,主说舀出来,他们就舀出来。从不问主为什么要这样作。
很多时候我们当不好‘用人’,当不好神的仆人,就是因为我们的问题太多了。若是主说:“你到某某地方去?”我们就会说:“主啊!那地方的信徒们太调皮了,我不能去,我不愿意去。”再不然还会说:“主啊!我一个人去太孤单了,没有同工,怎么行呢?”或者说:“主啊!我自己不行啊!我软弱啊!那地方的信徒知识很丰富,我去不能把他们说服啊!”……我们就会这样的给主提出很多理由来不肯顺服,所以我们的工作没有果效,不能满足人的需要,因为我们不会顺服主,不会当‘用人’,不会事奉主。
弟兄姊妹!下一步的工作就更难了。这一步的工作就是主说:“把水舀出来,送给管宴席的。”我常常说:这一步要是叫我作的话,我顺服不下去。因为这一步工作是不合情理的事,太难作的很啦!明知道这水是洗手脚的水,人家正在吃饭的时候,需要的是喝酒,不是需要水,何况又是洗脚洗手的脏水呢?这脏水怎能叫我们送到筵席上叫客人喝呢?若是管筵席的问我们说:这是什么水?我们也不能撒谎,我们怎能说这是大门口缸里面的水呢?他们若知道了就必要责备我们说:“你们这些人真莫明奇妙的很!这么脏的水给我们送来干什么呢?若洗脚我们可以到门口去洗,手我们都洗过了,这时候正在吃饭,你们端来脏水干什么呢?你们神经不正常了吧?”肯定管宴席的要这样的责备他们,要训斥他们。
可是这些‘用人’没有讲一句话,只有一个意念是:“好!叫我拿去就拿去,拿去以后要挨骂、要受训斥、要受责备,那我不管,我是为遵行主的命令,主叫我送,我就送去。再脏的水,主叫作的,我就作,我就送上去。送去以后结果怎么样,反应怎么样,那不是我的问题了。感谢赞美主,‘用人’真好啊!真会当‘用人’。
今天我们真不会当‘用人’。我敢说:“坐在这屋里的弟兄姊妹,众同工们,恐怕你们都不能作到这个地步,都顺服不到这个地步。主叫你们作的工作,明明知道这次去要倒霉、要受反对、要有苦难等着你们,你们能去吗?你们肯去吗?你们能不能象保罗一样,明明知道耶路撒冷有捆索、有患难,他去耶路撒冷的心还很迫切,这是为了主的旨意,所以他必须要去。 参:徒20:22-24
我们的主更是如此,为了神的旨意面向耶路撒冷而去。门徒说:“主啊!不要去了,最近他们要拿石头打死你,你还敢去吗?”主说:“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先知所传的一切事,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路18:31)
弟兄姊妹!现在我们顺服到什么地步了呢?是不是像舀水的‘用人’和先知一样呢?
现在我们还应当了解一个问题,这水是什么时候变成酒了呢?你们思想过没有?是在缸里变成酒的吗?我想肯定不是在缸里变的。若是在缸里变成了这六大缸的好酒,那个气味该是何等大哪!‘用人’就不用主再吩咐就马上舀出去,并要大声欢呼说:“好酒来了,有六大缸,你们尽力喝吧!”
那么说,是什么时候变成酒的呢?我想正是‘用人’把水送给管宴席的时候,可能就在这一递一接的一刹间。哪里晓得!就在这一步,‘用人’送上去,管宴席的一接着的时候,哎呀!不一样了,不是水了,不是脏水了,而是馨香的好酒。这实在是个奥秘啊!
为什么在我们的工作里面,看不见神迹呢?看不见奇事呢?看不见神的大能呢?原因在于我们没有顺服主到这个地步──把我们的生命摆上去、把我们的名誉摆上去、把我们的利益摆上去、把我们的幸福摆上去。我们到底摆上了没有?多少时候我们没有摆上去。有时摆上去的时候,当脚一踏上去就喊叫说:“主啊!这可不行呀!这太难的很!你给我留下来吧!我家里还有妻子孩子,我才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呀!”于是就又退了下来。这是因为我们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我们若要顺服主的话,我们的名誉就要扫地了;人都知道我们是信耶稣的了;我们在工厂里面就没有前途了;在生活细节上,我们不能骂人了、也不能发脾气了、更不能撒谎了。”所以,我们看不见我们的生活有变化、也不能为主作出一个美好的见证、我们身上也发不出香气来。因为水是在我们的手里面,我们端一辈子还是臭水,越端越臭。只要我们把自己完全交给神,顺服主,献上去了,死也好,活也好,穷也好,富也好,人欢迎我们也好,不欢迎我们也好,我们已经是基督徒了,已经是不再求今生一切的享受了。我们这个心志一摆上去的时候,我们就不是拿臭水给人喝了。人就会发现在我们身上有奇妙的变化。人们就会说:“你这个‘用人’啊!真是好,正在我们急需的时候,你把好酒给我们送来了,谢谢你!谢谢你!是不是呢?”
哎呀!一个事奉主的人,若没有顺服到底的精神和行动,就不要想在工作里面有水变成酒的神迹出现;也不要想在生活里面、在教会里面有香气发出来。实在是发不出来香气,所发出来的尽都是臭气。
在亚当里面没有香气,在肉体里面也没有香气。有人说:“我的本质就很柔和,我的本性就很大方。”这个说法实在不大妥当。人的本质并不是大方,更没有柔和,尽是刚硬和悖逆。
我见过世上大方的人,他很慷慨,他若给你的一点东西就会说:“拿去吧!不要了,没有关系,不要再还了。”听着很大方,但是过了些日子,他就会说:“你这个人太没良心了,我那一次帮助你,没向你要报酬,你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感谢我呢?我待你那么好,结果你对我没有一点反应,我的难处你一点也不照顾,你这个朋友交不得。”他心里面暗算了。
是的,在亚当里面的东西都是臭的,都是坏的。的确,在人里面没有良善。像保罗那样的人还没有良善,何况我们呢?保罗并不是坏人哪!他在神的恩光照耀之下说:“我是个罪魁。”按他自己的本身来说,比我们好得多了。他说:“我第八天受割礼,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的人;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 腓3:5-6 保罗又说:“我原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长在这城里,在迦玛列门下,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热心事奉神,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 徒2:3 保罗的地位,是当时全国的一个议士,好像今天中央的一个人大代表。那时他才二十多岁,已高登那么高的地位,他对圣经熟悉,对律法熟悉,他的道德好,很敬虔,很爱神,所以人人都很尊重他。他并不是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坏的人:偷啊!撒谎啊!恨人啊!骄傲啊!嫉妒啊!杀人啊!不是的。他没有犯过不道德的罪,他从小就很谨守律法。像这样的人,他还说:“在我肉体里面毫无良善。”何况我们呢?在我们肉体里面还有什么良善吗?
弟兄姊妹!我们不能说:“我比你好;我的生性就是好;我的本性就是那么大方、那么温柔、那么直爽、那么不和人计较……。”不是的。我们的天然再好的很,在神看算不得数。一切在亚当里面的东西,不过都是脏水,都是臭水,都不能满足人的需要,都不能够给人生命的供应。
所以说我们事奉神,要凭亚当里面的好处,要凭天然里面的好处,凭肉体里面的好处,就不能够带出生命的果效;就不能够给人输送生命。只有我们在神面前完全把自己破碎了,照着神给我们的方法,照着圣灵在我们里面运行的力量、感动、差遣、启示、托付,得着里面的亮光,得着里面生命的引导,大小事,甚至是一句话也得经过十字架,发出来的才是馨香之气。
3、十架博爱、带心入灵
一个真正在教会中当好牧人的,必须要认识十字架。因为十字架是一切的中心:是宇宙的中心;是万物的中心;是教会的中心;是事奉的中心;是生活的中心;是生命长进的中心……。所以凡事都是藉着十字架而成功的,当然‘重生’也是藉着十字架,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一种办法。我听说,有人讲重生道理的时候,叫信徒大大的为罪哀哭,一直哭到一个地步,能看见什么东西;能听见什么声音,才算是重生了。我要问,你就是把眼泪哭干,是否能把一个罪哭改变过来吗?
我曾经哭过,是为着我的罪在哭,一直从从早晨哭到晚上,但是我里面还是没有平安,并且更是害怕。认为说:“哎呀!神的公义太可怕了,若我现在死了,只好到地狱里去,谁能救我,谁能赦免我的罪呢?”
是的,一个人看见罪的时候,不能不为罪害怕,不能不忧愁。但是,这个忧愁哀哭并不能救我们。哪一个人能说:“我哭一哭把罪哭赦免了;哭一哭心里就平安了,那就不要信耶稣了,叫世人都哭吧!我告诉你们,得救和赦罪,不是藉着我们的哀哭,也不是藉着我们的功劳。”
要说我们的功劳:我们有很多的功劳,就如修桥、补路、作善行等等。我说:那个不行。如果那样可以的话,拜佛的人早比我们进天国了,因为他们要比我们积的功德更多。所以说,谁也不能够用立功之法来救自己。用什么法呢?是用信主之法,认识我们的罪,承认我们的罪,相信耶稣,接受基督为自己的生命。
感谢赞美主!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的罪钉在十字架上,流出了宝血,作成了救赎工作。那义的代替我们这不义的;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身的形状,赎出我们脱离罪的权势,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并挽回了神的忿怒,目的是要救赎这些犯罪的人重新回到神的面前,不亏缺神的荣耀,满有神的形像和样式。
主耶稣已经作成了救恩,现在只要我们肯相信接受这莫大的救恩,就必得救。只要我们承认我们是罪人,肯将我们的罪都交给主,他就是我们的救主了。从今以后,我的人生都是他的了,就这样的一相信,我们这个人马上就改变了。重生不要很长时间,不要三天、五天,更不要三年、五年,一个人只要在神前,很诚恳,很谦卑的认罪悔改的时候,马上心里头就有了改变。
主怜悯我的时候,叫我看见我的罪,我就从早晨九点钟伏在神的面前,不敢起来,为什么?我这么大的罪呀!从前我以为我是好学生,好孩子;父母很称赞我;老师称赞我;教会的牧师也称赞我,他们从来不以为我是个罪人。我也认为我自己是一个四面净八面光的人,因为我没有占过别人的便宜;没有杀过人;没有犯过奸淫;没有偷过人家……,我有很多的理由为自己辨护!可是到实际生活中时:我上课读圣经的时候不用心,别人若指责我,我还有理由;别人为主传福音,发热心,我跑去看电影,看戏,我也有理由对付他们!……但我里面也不受责备,没有一点不平安的感觉。并且认为说:“今天我看这一场戏,同学们都没有看见,我可幸运了。到屋里面后,赶紧把圣经打开,很热心的去读。若有人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我不是在这里读圣经吗!’”心里面也一点不受责备。怕的是有人责备我,不是怕神责备我。
当主的光一照亮我的时候:“哎呀!我败坏到极点了,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比我好,都比我强。我的每一个小罪,就足以叫我下地狱了,谁能救我脱离罪的刑罚呢?谁能救我呢?”在我为罪忧伤的时候,我还没有找到得救的方法,只是为罪忧伤,主就叫我想起来他是为我钉在十字架上,他流出宝血来,正是为了我这个人哪!只要我肯向主投降,我肯谦卑,诚恳的去承认说:“主耶稣啊!我是个罪人,在我里头没有好处,‘不是我有八十条罪,我有二十条好处’,而是我整个的人都是罪人。”
我认罪的时候,不是一样罪、一样罪;一个罪、一个罪的认:就如我撒过谎;我偷过人家;打过人家……。不是的。虽然有时候需要这样的认,但圣灵感动我的是说:“主啊!我是个罪人,我从头到脚都是罪啊!我的罪比头发还要多!我的罪比大山还要重!我承认我真正是个罪人。感谢赞美主,耶稣基督已经为我这个罪人钉在木头上,流出了宝血,并且复活了。主啊!我感谢你,我要相信你。”
这样的信心一出来,希奇的很!我里面不一样了。像电灯一样,一下子开亮了。怎么亮的呢?我也不知道,马上里面满了平安,满了喜乐,再没有罪的感觉,不惧怕罪的刑罚了。我还认为,那时候假设我要离开世界了,一定有天使接我到乐园里去,是很有把握的。
等我从地上站起来,人生不一样了:欢喜快乐,一直在赞美神;要为主作见证,向人传福音。虽然我还是和原来一样的从戏园门口经过,头也不扭了,有时一天要经过好几次,再也没有想去看戏的意念了。
从前的时候,我从戏园门口经过,要先看一看前后有同学没有,若没有,马上就跑进去了。现在呢?戏院和我没有关系了。我好象是从山里面经过,在旷野里走路,好象根本没有这个事情一样,锣鼓再响也动不了我的心,为什么呢?里面有个〖能力〗吸住我了,这能力就是主耶稣基督的爱;主耶稣基督的平安;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从此以后,我的里面有了生命的感觉。不是说:我今天不撒谎;我明天不骂人;我后天不起贪心了,而是说:我一样这样的意念都没有了,一切都脱离了。说话不敢和别人争吵了;待人接物不敢占便宜了;早晨也不愿意睡懒觉了……,里面是那么的喜乐;那么的平安;从心里发出一句话说:“主啊!我要和你亲近了,若是没有肉身疲劳的拦阻,我要常常和你同在,多好的很哪!”我就是这样子改变的。
我人生的改变,不是按照我的方法;不是按照我父母教育的方法;不是按着道德君子或老师们的教导;不是按着人情的方法,不是按着传统的习惯;……。按着什么呢?按照我相信了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按着圣经里面所记载的那一个最简单的方法,“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神把他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打发到世上来作成了救恩,叫一切相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只要【信】就够了。信什么呢?当然不是光信耶稣能行神迹奇事;能够医治我的病;能够保护我叫我平安;能够给我开工作的出路;能够使我学业更好;能够使我在人前更得荣耀,有地位……。不是信的这一个。而是我们相信,耶稣是我们的救主,能救我这个罪人脱离罪的缠绕、脱离罪的权势;救我的灵魂到天国里去,并且还能得着神那永远不死的生命。这是神唯一的救法,只有这一条路才能到父那里去。我就是这样的一信就蒙了恩典,就得着了神那永远不死的生命。这样蒙恩典以后,我的人生是多么的轻松,多么的愉快。这是神给人设立的救法。
一个作教会牧养工作的人,这第一步蒙恩的过程,要记不清楚,说什么:“重生是这样子;得救是那样子;被神祝福是这样子。”那是错误的。只有认定说:除了十字架的救恩以外,别的没有任何途径可以靠着得救。人和神之间,神和人之间,没有第二条路,只有经过十字架,才能到神的面前。若不经过十字架,谁也无法来到神的面前;不经过十字架,神也没有办法恩待人。所以说:十字架是人得救的唯一门路。要从这个门进入神里面,不仅能得着神永远的生命,也能得着神丰盛的祝福。这个门是什么?就是十字架,虽然希利尼人要智慧,犹太人要神迹,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耶稣。我们应当定个主意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林前2:2 因为只有这一个门,这一条路才能够带人到永生里去。
我们经过了十字架来到神的面前,十字架就在我们生命中作工。我们不要认为说:“我重生得救了,有了神的生命就万事大吉了;我就可以蒙神悦纳了;我就可以当传道人了。”不是的。单有了神的生命还不够,有了生命以后,还得在神面前顺服圣灵,体贴神的意思,让圣经的话在我们生命里面、生活里面发生功效。当我们肯这样子好好的按着神的话语建造自己的生命,使自己的生命成长的时候,神就会引导我们,让十字架在我们的生命中作工,我们的里面就会有感觉说:“我在世上活着没有什么意思,我不应当贪爱钱财;不应该贪求世上的虚浮名利;我不需要为肉身安排,因为还有这么多的灵魂没有得救;这么多信徒没有人牧养,他们不懂得灵魂的事情,不会爱神;还有那么多不信的人,他们不认识主耶稣,他们的灵魂要灭亡……。”
我们因着里面的感觉,对灵魂就有个负担,就有了爱灵魂的心。于是就不那样的羡慕工作了。没有负担的时候一看见人家能讲道就认为说:“哎呀!人家真光荣的很哪!讲的话多么好听啊!使这么多人拥护,我也学习讲道吧!那么多的传道人,神都祝福他们,跑东跑西,跑南跑北,到什么地方神真与他同在,我也这样跑吧!” 我们里面有了负担以后就不是那个样子爱工作了,而是要爱人的灵魂,爱教会,爱弟兄姊妹,因为这些人没有人去管他们,没有人去安慰他们,我需要去安慰他;没有人去看顾他们,我需要去看顾他们……。就是这个力量催着我们去作,若不去的话里面就不平安,吃饭也没有味道,祷告也祷告不下去了。我们只有说:“主啊!我愿意接受你的旨意,愿意去为那穷人传福音;去看顾那生病的;去供应那贫穷的;去勉励那个灰心的……。”虽然没有人催促我们去,没有人派我们去,由于里面力量的催促,终究还是得去,因为这是主派我们去的。
慢慢的里面催促的力量越来越强,感觉越来越敏锐,我们对主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楚说:“我的时间哪!光在这世界上浪费太可惜了。我不能救灵魂,不能为神作永生工作,光作暂时的工作,太无价值,太无聊了,太没有味道了。”因此我们就愿意放下世上的荣誉;放下世上的工作;放下世上这一切的享受和一切肉身的利益,这一切都情愿舍弃了。
为什么呢?因为这么大的任务摆在我面前,世上的一切杂事情我顾不了,只好扔掉它。我任凭穷也好,苦也好、死也好,去抢救人的灵魂重要。我们只要肯顺着圣灵的带领而行,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就离世界远了、离世俗远了、离人情远了……就踏上了一个事奉神的道路。
各位同工!这是一个蒙神恩召,学习事奉神的正路,是唯一的门路。你们可以观察,一个真正蒙神使用的传道人,他当初的跟从是不是如此,可以说都是经过这一个门,自己首先经过了十字架的对付,经过了主爱的吸引,走出路子来,影响下一代,才蒙了神的悦纳。不像有的人说:“哎呀!我看见了异像,主叫我放弃世界来跟从他。”可能主也会用这种方法,但如果你里面没有被主爱吸引,没有被十字架对付,这个异像不能保守你。过三年、五年后、一碰见难处就灰心了;一碰见工作没有果效就冷淡了,并感觉说:“我跟从主,事奉主上当了。”再不然还会说:“我这个人哪!跟从不好就算了,不跟从吧!我还是到世界上去吧!”于是就滑下去了。
很多的传道人,他当初时都热心,他的经历也很超奇。什么异像、异梦呀!都会有。可是过了不到十年、八年,他又回世界里去了。一遇见风浪就会说:“还是我做生意好;还是我干工作好;还是我教书好;还是我当医生好;还是种地好……。”甚至他倒退到别人拉也拉不起来的地步上。
所以主耶稣说:要作一个真正的好牧人,做主群羊的好牧人,做主教会的好牧人,必须要从门进入。凡不从门进入的就是贼就是强盗,想偷窍主的果实,想抢夺属灵的果子,目的是要肥己,要为自己的肉体安排。一个贼、一个强盗,他的人生观是什么呢?无非是把别人的好东西偷来、抢来要给自己享受,要自己舒服,要自己荣耀,这是贼和强盗的特点,也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的目的。
今天有很多自以为是的传道人,他们希望信徒多给他们一点奉献;多给他们一点钱;多去看顾他;多去顾念他;多送一点东西给他,让他们的生活没有困难。他就认为这些信徒有爱心,灵性好,他心里就欢喜他们,我见过不少这样的传道人。
从前在礼拜堂里面,我们有四个同工,两个年轻的,两个年老的,那里信徒也相当多,有四五百信徒。有一天我去问那个老牧师,说:“我们教会里哪些信徒的灵性最好啊!”
他对我讲:“某某姊妹灵性真是好的很!某某弟兄真是热心!……。”我不但把这些信徒记在心里,也把他们的名字记在本子上,以便后来我去看望他们。后来我慢慢一察问才知道:这个姊妹往牧师家里送的东西多;那个弟兄给他奉献的钱多,所以牧师才说这个姊妹好,那个弟兄热心。
有一天我到牧师夸奖的那个姊妹家里去,因为牧师告诉我,这个姊妹在教会里真是有用处的很,真是好信徒,好执事。我就很羡慕,就去看望她。结果我一到她家,她一看见我,脸就红了,我就知道里面有文章可作。于是我一看屋里还有三朋友,在干什么呢?中间有一方台子,在那里打马将。哎呀!我心里很难受。牧师讲她是好执事,好基督徒、真属灵,怎么还打马将呢?因为她的脸红,我也就明白了,我就退了出去。过了两天我又去看她,那天屋里没有人,我说:“姊妹啊!前两天我来看你的时候,那是怎么回事啊!我听牧师介绍,你很属灵,是一个好执事,怎么那天我来看你,还有人和你赌博呢?”
她很直爽的说:“从前为着一个案子,牧师给我帮忙,让我打赢了,我很感激这个牧师,所以我常给这个牧师送点礼物,送点钱,其实我自己并没有和耶稣基督发生真正的信仰,我不过到礼拜堂里听听、坐坐,你看我屋里面没有圣经吧!我听圣经不发生什么兴趣呀!”哎呀!我一听,心里明白了,这是一个牧师所认识的,这是牧师所称赞的,这是牧师所依靠的,还把他选为执事,还说他是很属灵的人,为什么呢?是他看见了她的财富;看见了她的物质,他不知道是被主的爱催促来事奉神,而是为求得肉体的享受才事奉神的。
从这事以后,我的心很纳闷,不愿意和他同工了。我就向他表示说,我要到农村里去,那也有很多信徒没有人照顾,我有托负到他们中间去。这个牧师一看我很年轻,又很热心,他舍不得,就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有话对你说。我说:“好吧!”那天他请我到一个很大的菜馆里面,摆了一大桌子菜,只有我们三个人,俩个牧师和我。他说:“某某弟兄啊!我这个人哪!个性刚直的很!他越有本事,我越看不中他,叫我看中的我愿意尽量恩待他,像我这样请客吃饭啊!还是第一次,我很看重你,你又很年轻,又是刚刚出来学传道。为着你的前途,今天我和你交通,经我看你在事奉主上是不懂得,我快六十岁了,已经有经验了,所以我要把你收为徒弟,你来和我同工,我有很多好东西可以教给你:怎么样去组织教会;怎么样安排执事;怎么样和其他教会来往;怎么样要求信徒多奉献钱……等等。”
哎呀!他越讲我心里面越难过,越讲我越害怕。我说:“今天我的胃口不大好,这个菜我吃不下去,真对不起,我喝一杯茶就算了。”他说:“你少吃一点,就辜负了我的心意。你看这鸡子、烧鸭……等等。”我说:“我都没有胃口了。”他说:“你这人哪!不知好歹,我从来不轻易请人的,这桌菜我花了几十块钱,请的目的是什么呢?叫你跟我当徒弟,我可以交给你很多本事。”我说:“我笨的很哪!我学不来,求主管教我吧!”后来我就起来走了。他就发怒的说:“你这小子呀!真是不可教,不可教。”后来我就离开了那个礼拜堂,不能和他同工了。
从这个事叫我们看见,不是这个牧师没有本事、不是他不会讲道。他讲的很好,在教会里安排的也很好。哪个是有钱的,哪个是有学问的,一到礼拜堂去,他不要三天就把他抓住了,把他抬举起来了。那个人就离不开他了。就是一个大学教授往礼拜一去,只需要两次礼拜,就被他拉起来了,就属于他很好的朋友了,他就是这样一个社交的人。
当我离开他还不到三个月时间,这个牧师竟坐上了当时政教联合的第二把交椅,充当了一个教会革新的领袖。他当了领袖以后,把那个礼拜堂丢掉不管了。因为他显那个礼拜堂的范围太小,只能坐几百个信徒算什么呢?我要当一个全城市的领袖,我要什么有什么。要奉献钱,在原来那个地方,只五百多个人,一人一块钱,只有那么五百多元钱。现在这个地方呢?我一个月可以拿到上千块。还是在这个地方有出息。由于这个思想的支配,他再也不讲群羊的问题了;也不讲教会的问题了;他更忘记了叫我作他的徒弟了。幸亏我没有当他的徒弟,真当了他的徒弟,恐怕连犹大也不如了。
我讲这事的意思,不是在批评人,不是在论断人,而是说如果一个人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没有在十字架里面摸着神的恩典,只不过被十字架的大爱激励了,这样他的事奉神,必然会用一些肉体的办法;用一些血气的手段,因为老亚当总是不肯藏起来,总想露露面。旧人‘亚当’一出来,还想作好神的工作吗?还想把教会牧养好吗?不可能了。各位同工们!我们应当引以为戒。

二、认识羊(按着名字纪念在主的面前)
要作一个好牧人,主耶稣说:“他按着名叫自已的羊,把羊领出来。” 约10:3
当我们懂得了什么叫救恩,怎么样得生命,也明白了为什么要事奉主,就是十字架把我们吸引过来了,我们就当在神家里面(羊圈里面),还要作一个工作,就是按着名字叫自已的羊,把羊领出来。
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对群羊非常关心。如果不关心的话,我讲一篇道,你听也好,不听也好,一散礼拜,你是你的,我是我的。到礼拜天,你到礼拜堂里面来,你只要有钱,我就给你讲道,你的私人生活我不管,你的灵性怎么样我也不关心。我去看望你,是要从你得好处,得利益。你若是个穷信徒,又是一个文化不高的人,对教会是无足轻重的,我何必管他呢?
但是,一个好牧人不是如此啊!他所顾念的是群羊,按着名字叫出他们来。他认识每一个信徒,他关心每一个信徒,他知道这个信徒这些日子灵性怎么样,也知道那个信徒的生活怎么样,是好是坏,有什么难处,在什么地方有重担,他完全了解。不是漠不关心的,不是光讲一篇道就算了,就走掉了。这是很重要的一项。
我们说:教会是个生命的团契,是个爱的组织,不是人的组织;教会是神的家,像身体一样,头和脚是不能分开的,指头和身子是连在一起的,一根头发也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都是有感觉的。你若把一根头发拉下来,头上也要疼一下子,一根汗毛你把它拔出来,身体也有感觉,因这个身体是生命的团契。
教会不是个机关,不是个学校,不是个团体,不是个工厂,不是要遵守制度。社会上是要守制度的,你若是个工人,只要你遵守厂里的制度,把工作做好,别的不管也可以;你若是个学生,只要你把书读好,各科的分数都是100分,就是一个好学生。但是在教会里面牧养神的群羊,照管神的教会就不是如此了,必须要按着名字认识自己的羊,并好好照料他们,按着生命长进的律慢慢带领他们。
有一次,我在一个教会里面讲道。讲了以后,我就和他的一个负责弟兄讲话。我说:“你们教会里面有多少信徒?”他说:“有七八十个。”我说:“这七八十个信徒当中,有多少是重生得救的啊!”他说:“有三十八个。”
哎呀!我里面很惊奇。这样一个农村的传道人,他有七八十个信徒,并知道有三十八个重生得救的人。我又问:“其余的呢?”他说:“有的在慕道当中,有的快要重生得救了。”我说:“弟兄啊!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呢?他们每一个人得救重生你都很清楚?哪个人还没有得救你都知道,哪个人快要蒙恩重生你也知道,我真羡慕你怎么这样聪明。”他说:“我一点也不聪明,你看我不会讲道,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我也不会办事情。”我说:“那么你为什么知道这样清楚呢?”他说: “我没有什么秘诀,就是我每天祷告的时候,按着名字一个一个的祷告,凡在这个聚会点上的信徒一个名字我也不落掉,最起码我三天祷告一遍。这七八十个信徒,我一个一个祷告的时候,我想他们的光景;他们的生活;他们灵性长进;他们的工作情况,都在我的灵里面反映出来,我就明白这个信徒是重生了,那个信徒还没有重生;这个信徒的表现快要重生了,我利用这个方法认识了我的群羊。”
感谢赞美主,这位弟兄就是一个忠心的牧者啊!我相信他到天上的时候不能不得赏赐,不能不得冠冕。
我们是怎么样牧养群羊的呢?恐怕在你的聚会点上有多少信徒,你也讲不出来;有几个是慕道的,有几个是得救的,你更讲不出来了;哪个信徒热心,哪个冷淡,哪个得胜,哪个失败,你更不能知道。如果哪个信徒有什么难处,有什么问题,我们更加模糊了。甚至那些问题多的信徒,我们还讨厌他哩!认为说:“就你的事情多,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单你的问题就纠缠不清了。”
一个【忠心】的牧者,一个作【好牧人】的人,他是把羊时时放在心中。像诗歌中说的一样:【晨更晚祷把羊数点清】。我们若不为信徒祷告,从什么地方能认识信徒呢?在祷告的时候从来没有提过他的名字,甚至忘记了他的名字,他灵性的光景你怎么知道呢?个别的时候就是你问问他,“他说他得救了,重生了,被圣灵充满了;在聚会的时候,可有会蹦蹦跳跳,也可能会说方言,会跳灵舞,认为真的被圣灵充满了。”究竟实际景况怎么样我们也不清楚。但是当我们为他忠心祷告的时候,他灵性的光景在我们的灵里面就出现了,那才是真真实实的。他自己也遮掩不了,假冒不了,他灵性程度在我们祷告里面是圣灵告诉我们的,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一点虚头。
若光凭我们外面的观察,凭我们和他谈话的光景,那个不可靠。必须要忠忠心心的,把信徒们按着名子带到主的面前,为他祷告才能清楚。是的,这是千真万确的,我能作见证说:“如果不为信徒祷告的话,他的光景我摸不透,若经常把弟兄姊妹纪念主前,不管哪个信徒,就是几个月不见面了,甚至是两年没见面,他灵性的光景在我里面还是清清楚楚的。一见面,就会说:‘姊妹啊!你现在是什么光景;弟兄啊!你在某年某时候有个软弱。’他会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主给你异像了吗?’我们就会说:‘主没有给我异像,是我灵里面感觉到了,在我尽心为你祷告的时候,发现你在黑暗当中了,你里面软弱了,是圣灵告诉我的,我就知道你里面软弱了。’”
有一次,与我同工的一个年轻弟兄,他到南京去工作,他离我有很远的路程。过了三年时间,我到一个地方去,路过他的家去看望他。坐下来以后,他就说:“弟兄啊!我去年八月份的时候,遇见个难处试炼,我真是软弱的很。”我说:“你不要讲了,你先等一等,我给你讲讲看,你在去年八月份有一个难处,的确不错,这个难处是从环境来的,是因你单位的压力。在压力之下,你开始有点软弱了,有点惧怕胆怯了,后来主怜悯了你,你又站起来了。是不是这个情况呢?”他说:“是的,谁告诉了你呢?你什么时候到我家里来问过我的妻子?”我说:“我没有到这里来,你妻子也没有告诉我,是我为你祷告的时候里面有感动说:‘你在这个时候有人逼迫你,你软弱了,我就为你迫切祷告,后来主怜悯了你,主把重担给我拿去了,我心里放心了,为你赞美,为你感谢,从那个时候你站起来了。’”他说: “是的,不错,那时候我站起来了。”
我们若不忠心的为他祷告,他的难处你就不知道。若光听这个姊妹反映说:某某姊妹怎么怎么不好,你就去批评他;某某姊妹怎么怎么好,你就看重她。这样光凭人的介绍,就不能明白他的灵性好不好;若光凭他外面的表现,也不能明白他灵性的好与坏,最准确的方法是我们灵里面有感觉。
我顺便在这里谈谈,乐园里面的两棵树,一棵叫生命树,一棵叫分别善恶树。那么什么叫生命树?什么叫分别善恶树?要按字意解释的话,不容易理解;要按历史解释的话,也不容易理解;当我们回到生命的律里面时,就容易理解了。
生命树是与神有联合的,是代表神的生命。神的话语到我们里面来了,换句话说:我们凭着生命的感觉活到神面前,就有新生命的知觉,灵里的知觉。如果我们有生命经验的话,就可以明白并且也说“阿们”。
那个分别善恶树呢?原文就是知识树,凭这个知识能告诉我们,哪个好、哪个坏;这个高,那个低,就能分析得很清楚。
但是真正能够养育人生命的,能够使人在神面前不出问题的,不是凭着知识,知识不能保守我们,只能使我们跌脚。当然知识有他的用处,特别是属灵的知识更是应当有的。但真正要想摸着神的心意,懂得生命长进规律的,是凭着生命的感觉。
我们凭什么使灵性长进呢?就是使在我们里面的生命感觉不受拦阻。这个里面的感觉,就是生命的工作。圣灵在生命里面,可以自由运行,指示当做当行的一切事情。以什么为标准呢?以里面生命的感觉为准则。就如一个人重生以后,有了主的新生命,里面就很平安,很舒服,像油抹过一样,一点没有拦阻,非常滋润一样。就如,“一句话讲过以后,里面很舒服;一件事作过以后,里面也很舒服;去看一个穷人,去传一次福音,传完以后,哎呀!里面真是感觉滋润的很哪!”这是里面的感觉。
这个感觉,是生命的感觉。我们若常常顺服主的话,生命就长进起来了,生命的感觉也越
顺服越敏锐,越顺服越正确。神的恩典,神的奥秘神也越向我们显明出来。否则若不凭着里面的感觉,惟凭头脑的知识,凭外面的现象来判断人,来衡量工作,来过属灵的生活,结果知识是真有了,但是当碰着试探的时候也真是胜不过;碰着引诱的时候也真要上当受骗;碰着真、假在一起的时候也真的分辨不出来了,哪是异端,哪是邪说,哪是真理,难以认出来了。
凭着知识我们是分辨不出来。我们若凭着生命的感觉,虽然问题很复杂,但灵的里面很清楚。就如一个人外表很热心,好象很爱主一样,但是他的言论,他的行为,他的动作,叫我们的灵里面,在生命的深处,感觉到不舒服,不是很滋润的,不是很顺当的,是弯弯曲曲的,是一高一低的。这种情况我们要谨慎,就得当心了,不要随便的接受。
如果我们里面已经感觉到不舒服了,还是凭着知识来断定,还随便接受,我们的里面就要吃亏了、要上当了、要走错道路了、要和神的关系出差子了。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行动就不能带我们到神的面前去。若是我们执意要接受,我们的事奉,我们的跟从就要进入形式的里面,就要成为外面的事奉了。或者说,我们的道路如何的走法,若在人的支配之下,在人嘴头底下过日子,人云则云,人如何的告诉我们,我们就如何的行,人告诉我们要这样行,我们就这样行;人告诉我们要那样行,我们就那样行,若离开了人的帮助和教导,我们就无路可走了,这时候道路已经错了,当然不是正路了。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叫生命里面的感觉不受拦阻,不受限制,不折不扣,才能够走正道路。
圣灵是怎样感动我们的呢?有人说:“我祷告,祷告,眼睛一闭,圣灵感动我了。”有人说:“我把圣经猛的打开来,某章某节经文就是圣灵感动我了。”有人说: “我抽个签,抓个蛋儿,就知道圣灵怎么感动我。”有人说:“我祷告的时候,看见了异像,做过异梦,圣灵感动我了。”还有的人说:“我祷告祷告,神叫我看见了重生的凭据。”有时候,偶然神会用那个方法,但神绝对不是专用那个方法,真的原则不在这里。
那么,圣灵怎么感动我们呢?就是在我们生命的深处,叫我们感觉到这个事应当行;这个事应当做;这个话应当说;那个话不应当说。总的来说:这一种感觉都是与人有益处的,是绝对不违背圣经教导的;是高过道德律的;并能够为神作出美好见证的。当我们去行的时候,不勉强,是很自然的。我们若不行,圣灵虽然为我们难过,也不是很强制我们的。
如果是邪灵的话呢?不管那一件事情来到,我们不接受就不行;不去行就不中;若要不去行,里面就会烦燥难受,在催促我们,在抓住我们,脑子里也好像很紧张,这就不是圣灵的工作了。
圣灵是自然的工作,是自由的工作,是没有辖制的工作,不管我们在什么地方工作,圣灵像恩膏一样在我们里面教训我们,我们若顺着恩膏的教训去作的时候,就不容易做错了。
这几十年来,我摸索着事奉主,摸索着要认识主,想懂得怎样的讨神喜欢,摸来摸去,只有这一条路,就是回到里面去,从生命的感觉里面认识主,顺服主,就没有一次会错的。所以我敢说:“要顺服圣灵,要遵行神的旨意,要注意生命感觉(有人叫灵里的直觉,有人叫神觉,有人叫灵觉),不管怎么样的说法,就是在生命的深处,有一个力量,像小孩子放风筝的线一样,风筝飞来飞去,只要这根线拉着它,风筝就不会跑掉。虽然线很细,却能够拉着风筝,它不能飞得很远,有一定的范围。圣灵的工作在我们心里也像这根线一样,时常牵着我们。我们的话一讲多了,里面马上难过起来,里面好象发燥、发乱一样。这个时候我们要赶紧停下来不要再说了,若要再说下去,就要叫圣灵为我们担忧了。我们就要跌跟头,就要失败,这是最准确不过的。
有一天夜间,我坐轮船在海里航行。风浪很大,并且又是在海中间行,也看不见方向,我问船上的工作人员:“这船在半夜里航行,风浪又大,怎么知道方向呢?他能不能走弯路呢?开不错吗?”他告诉我说:“你看那个船长室里面,有一个船舵,舵前还有一个方向盘,这个舵是根据方向盘而行动,方向盘指着那个方向,不管风多么大,方向盘只要不变,船舵就随着方向盘往那个方向拨动,船自然随着方向盘走,风浪再大,他还要往那个方向走,它不会偏左偏右的。”
他这一讲,哎呀!我里面领会一个真理。主啊!里面的感觉就是那个方向盘,圣灵就是我的掌舵者,圣灵在我生命深处的感觉当中掌着我的舵,叫我的方向盘不至于错。
怎么知道不错呢?我的生命里面没有难过;生命深处没有那一种不自由的光景;在祷告里面不枯干,有话也好,没有话也好,长也好,短也好,和神一思想就交通了,就联合起来了。
我们读圣经的时候,随时就可以领会,立刻就有亮光。这个亮光不是传统的亮光;不是知识的亮光,是灵里的亮光。有了这个亮光,我们自己的生命也得造就。
我们若违背了里面的感觉,里面已经难过了,我们的话就不要再讲了;我们的事就不要再做了。若还去做、还去行、还去说,这一行一说,里面的线就断了。这个舵我们就掌握不住了,因为方向盘失去了功用,这时候我们和主的关系就出问题了,已经是不正常了。这个时候的祷告就变成是嘴唇的祷告,灵不祷告了;这时候的工作,就是肉体再发热心,里面已经不说“阿们”了;神也不与我们同工了,当然也看不见生命的果效。
所以一个基督徒,若没有生命的感觉,这话你不能领会。如果你重生了,有了主的生命,我相信你里面的感觉或多或少,自己都知道。少的话,你的灵性软弱一点。若是经历多了,你的灵性肯定是有长进的。
但愿我们有生命的基督徒,都回到里面去顺着生命的感觉,要多吃生命树的果子。不凭我们的思想,不凭我们的判断,而是凭着里面灵的引导。
圣灵引导我们的事情,有时我们不懂得,我们不明白。认为说:“为什么叫我这样做?叫我这样的牺牲?叫我这样的吃苦?叫我这样的忍耐?叫我这样子去顺从?”我们当时虽不能完全理解,但是当我们行过以后,就会看见说:“哦!这是正路啊!”
所以各位同工弟兄姊妹!千万不要违背你生命里面的感觉,不要叫圣灵在你心里面担忧了。(弗4:30)这个担忧,就是圣灵在你里面的叹惜:你讲一句话,里面有叹惜;走一步路,里面有叹惜;做一件事,里面有叹惜,这个叹惜从什么地方来的?就是圣灵在你里面的叹惜。为什么叹息?肯定你里面违背圣灵了;凭自己的意思而行了;为肉体安排了;放纵私欲了;好宴乐不爱神了;专顾自己的利益了,这时候圣灵在你里面要叹惜难过。你外边虽然在尽力作,但里面已经空了。
你若顺服里面感觉去做的话,叫生命在你里面从来不受拦阻,不受限制,那你的属灵生活天天有滋味,美满的很,饱足的很,有盼望的很!
我真实的说,每当你生命里面饱足的时候,连走路也轻快的很!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轻快的很!又聪明又能干,那的确是不错。这时候灵在你里面释放出来了;灵生命也长进起来了;魂也被压下去了;体也被压下去了。
人有灵、魂、体三部分,世上一个没有神的人,他就属于肉体。而他的人生,是为肉体安排:安排吃,安排穿,安排住,安排肉体的享受;要打扮,要嗜好,都是为了肉体的需要。
今天我们这些已经认识主、已经得救、已经有主生命的人,也常常因为灵生命不够强,不断的落在魂的里面。让魂生命在里面当家来掌握我们,我们就要顺着魂去思想,去立志,去爱慕。
活在肉体“情感”里面时,就是说:人待我好,我也待人好;人说我好了,我里面很欢喜;人说我不好了,我里面很生气,很难过,完全被魂的生命争夺去了。
活在“理性”里面时,就是说:这个事合乎理了我接受,我顺命;不合乎常理的话,我不接受,就辨驳,就争论,就讲理。
活在“意志”里面时,就是说:不管办什么事情,我有个愿望,非办成功不行,不达到目的不罢休;我的个性很强,我要讲一句话非做成不可,谁也拦阻不了我。
但是一个有灵生命的人,他就不是如此了:你讲我好,我里面不以为高傲;你讲我不好,我里面也不灰心丧志;你称赞我,我不能因此称义;你毁谤我,我也不能因此就成为罪人;我是为讨神的喜欢,这个事情在人看合理不合理,只要是神的旨意,我就要去行。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想这样做,但是神拦阻我,不让我做成,那么就顺服主,把我的志愿就放下来,把我的个性就降卑下来,我不那样做了,不任性了,要顺服神的旨意,要胜过魂的生命,活在灵的里面。
当我们真正活在灵生命里面的时候,就把魂压下去了;把体压下去了;我们的人生就大不一样了,必有更高的人生出现。人所不能喜乐的,我们能喜乐;人所不能忍受的,我们能忍受;人所不能够作的,我们就能够作;凭着灵的生命,聪明智慧必要大过属魂生命的人。像约瑟、但以理……就是个例子,他们敬畏神,神就把美好的灵性给他们,使他们不凭着自己说什么,不靠着自己作什么。虽然需要学习,但学习以后,却不靠这些东西夸口,只有敬畏神,凡事荣耀神。所以他们的聪明、智慧高过了一切属魂生命的人。
我们真能够活在灵里面的话,就能够超过自然规律了,虽然我们工作得很辛苦,但身体不一定疲劳;虽然我们祷告的时间很长,很少睡觉,但精神并不萎靡;虽然有时我们吃的东西很少,身体并不见衰弱;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处在很穷苦的生活中,我们的里面却满了欢喜快乐。因为灵生命大过了物质,灵生命大过了精神。
弟兄姊妹!一个人的生命程度有这三种现象,你是在哪一种程度上呢?
我觉得很多信徒们虽然是已经蒙恩典,有了神的生命,可以过一个高级的人生了。但是他的生活是属于肉体方面的,因为整天都是为吃、喝、穿而去打算,而去忧虑,而去安排,恐怕这个臭皮袋(身体)在什么地方不好了,因此把肉体安排的很好,吃好、穿好、住好、享受好……结果安排来安排去,反而肉体更加不好了,很可怜哪!
比较好一点的信徒呢?还活在魂里面,光寻求精神方面的、感情方面的、意志方面的,却没有服在圣灵的权下,他生命的感觉不够敏锐、不够刚强、不够完全,实在可惜啊!
我们应当追求那最高级的人生,活在灵生命里面,让生命的感觉在我们里面,越过越清楚,越过越敏锐。一个小思想波折,灵生命马上知道了,好像雷达一样,一架飞机一过来,还有几百里远,雷达已经发现了,有敌机来了。我们灵里面的雷达也应当敏锐一点。
今天很多基督徒灵里的雷达已经迟纯了,已经作废了,那个感觉已经没有了。魔鬼到他身边了;撒但已经在攻击他了;他已经被俘掳了,他里面还没有一点感觉。撒但已经把他里面的王宫困住了,他马上就要被捕了,还在为自己打算,为自己安排,何等可怜!何等危险啊!
我们会说:“儆醒等候主来。”怎么儆醒呢?弟兄姊妹!有人说:“儆醒祷告、儆醒读圣经,儆醒传道。”是的,祷告、读经、传道都是儆醒的一部分,但是我们的祷告,不一定是真的儆醒,我们的祷告若不诚实,也不算是儆醒;有人虽然热心传道,他的传道也不一定算是儆醒了。那么说什么叫儆醒呢?是要看我们的传道,我们的祷告,我们的读经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是什么力量促使我们要祷告、要读经、要传道的。若出发点不对,催促我们的力量不是从神来的,那就不算是儆醒了。
在我们祷告,读经,传道的时候,在我们的生命深处,是不是有感觉说:“你不能再为着肉体安排了;不能再浪费光阴了;不能再去宴乐了。应该有一点时间去思念主,去和主交通。”我们就顺着这个感觉尽可能的单独和主亲近,要跪下来让灵、魂、体都服在主的面前,向神敬拜。这个祷告,就是儆醒的祷告。
我虽然不明白神的旨意,神的话已经告诉我了,我要用心去考察。我不去思想世界、不去思想人情,我要思想主的话语,要明白神的旨意。圣经就是耶稣给我写的信,耶稣告诉了我:“他的心愿,他的计划,他的救赎是什么。”我怎能不尽心探索他的话呢?我要看看我主的心意,所以我要拼命的找时间看主的话语。不是说我一天读两章,一天读五章……,我的责任就尽到了。我是为了爱慕主的话,有空我就读,一天读三十章也可以,读五十章也可以,读一章也可以,不是多少的问题,是我里面爱慕不爱慕主的话的问题。
不管哪一个问题临到,我要反复的思想神的话,若不知道主是怎么讲的,半夜里醒了,把灯拉亮,打开圣经考察主的话。这个不是个规矩,不是个格式,不是个仪文,而是生命的需要。我们要在生命里面读圣经,主必给我们亮光,赐我们力量,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叫儆醒。
什么力量催促我们去传福音?是我们里面看见了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救;教会是那么的冷淡,没有人去牧养,那么的荒凉,没有人去复兴;信徒们已经躺下了多年,复兴不起来,我能把他们忘掉吗?我能不管他们吗?我能不去传福音吗?我的亲戚朋友还没有信耶稣,我能不理他们了吗?哎呀!我不能不管他们,我要去把福音传给他们,尽一切可能,甚至付上一切的代价,要把福音传给他们。这样的传福音不是人的支配,不是教会的派遣,是我们里面有个需要说:“我非把福音传给人不行,我今天还没有传福音给人,还没有去救灵魂,我不能等闲视之;我虽然信耶稣两年了,还没有带领一个人信耶稣,我就无法见主的面,这是传福音的儆醒。
再反过来说:我们里面若没有生命的感觉,没有渴慕,没有催促,外边一切的活动,只限于形式、限于教条、限于仪文了。虽然外边尽可能的读圣经,心里面还是乱七八糟的;虽然可以跪下来祷告,人是跪下来了,心并没有跪下来,心还在东、西、南、北的乱跑。我常常讲,很多信徒祷告的时候,嘴上在祷告主,脑子里却像百货公司一样,样样都有,忙的不得了,这样的祷告能够蒙神悦纳吗?这样的祷告能算儆醒吗?不算,不算!
什么是儆醒?怎么儆醒?就是让我们里面生命的感觉催促我们,不违背里面圣灵的感动,圣灵叫我们做的事情,今天的就不要推脱到明天;圣灵现在禁止我们作的,我们就不要再停会儿顺服,马上就要顺服。我们越顺服,里面的感觉就越清楚,越顺服感觉越灵敏,越顺服生命越强壮。就这样,我们顺服、再顺服,不知不觉的,我们就成了神的好仆人了,就成为神的一个好工人了。
一个生命感觉非常灵敏的牧人,在教会里面,可能没见过异像,没有作过异梦,没有听见过什么声音,但是却能够牧养教会,能够很好的看顾群羊。因为这不是人催促作的,不是人委派作的,是里面生命的需要。这样的生命长出来,就要爱灵魂,爱弟兄姊妹,就多为弟兄姊妹祷告,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一个好牧人,因为能够认识羊,能够按着名字把羊领出来,领到神的面前。何等宝贝!何等真实!

三、走在前头(以身作则,凡事先经历)
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 约10:4
要做一个好牧人,还需要有一个条件,就是“既放出自己的羊来,自己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并且也听他的声音。”
一个好牧人,他不是赶着羊走,而是领着羊走,牧人走在羊的前面。前面若有了狼,他先遇见;前面若有了坑或是沟,他先经过;前面若有了山,他先上去……不管前面有了任何的危险和阻拦,他先碰到。当牧人经过以后,羊才能跟着牧人的脚踪往前走。这样行的人,才是好牧人应有的表现。
我们被神呼召作神的牧羊人,应当像主的大门徒彼得所说的:“……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出于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负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 彼前5:1-3
我在年少的时候曾经给人家放过羊。通过我对羊的观察,叫我稍微了解一点羊的特性,如果羊往前走,遇见了野兽,羊就不肯走了,他必要往后跑或往两边跑。但是也很希奇,如果我往前面一站的时候,那些羊就跟着我走了,一点也不害怕了。
我回想以往放羊时的景况,再观察今日教会的实际情况,真叫我们得亮光。多少时候,危险一临到,逼迫一来到,信徒还没有跑开,牧人就跑开了;信徒还没有感觉到有难处,仍在安静的在祷告神,求神施恩;并且为着我们这些牧人在祷告;为着神的仆人祷告,谁知神的仆人早已逃之夭夭,要保存自己的性命去了,这难道是好牧人吗?绝对不是的。
反过来说:这些牧人一看到与自己有利益的时候、有好处的时候,也把信徒忘记了,光知道肥己,光知道得好处,根本就想不到信徒的实际生活情况,这样的牧人就不是一个好牧人。
一个好牧人应该把羊领出来以后,要在前面走。就是说:信徒没有经历的,我们应该先经历;信徒没有作到的,我们应该先去作;信徒没有受的苦,我们应该先去受;做到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因为神不但给我们恩惠,也照样给信徒们好处。当我们发现某个信徒有难处时,就把他的难处放在我们心上,并且施行在实际生活中去,我们去担当他、我们去体恤他、我们去安慰他、我们去坚固他。但不一定是用金钱帮助他;用物质、人情帮助他,而是把信徒天天时时都摆在心里面,用心灵,用祷告纪念他们就够了。
所以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神必定让他多经历十字架;多经受难处。为什么呢?目的是让他在各样的事上有看见有认识,好去体恤安慰经受各种不同患难的人,使他们得安慰。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一章4至5节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处,就靠基督多得安慰。”
保罗的一生,按肉体说,他不是过得很太平,很顺利。也不是当他将福音传遍到各地,把教会建立好以后,他成了一位大牧师、成了一个大监督、大使徒了。他并没有坐下来享受肉体的福份,他仍然是经历更多的苦难。哥林多前书四章11节告诉我们说:“直到如今,我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
当他写哥林多书信的时候,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建立了很多教会;有了很大的成绩;灵性也已经到了很丰富的地步,德高望重了;众使徒也承认了他是一个大使徒了;他的聪明智慧都发挥出来了,众教会都承认说:保罗是神了不起的大仆人、名望这么大、灵性这么高、成绩这么显著。但他的生活怎么样呀?还是又饥又渴,衣不遮体,更谈不上穿好穿暖了;没有一定住处,更不要说有什么家了,难到说他还有什么房子吗?有什么家俱吗?有什么箱子吗?什么都不会有的。因为他不要这一切了,为了传福音宁愿丢弃这一切。不但如此,还要挨打啊!保罗到了这么高的属灵地步,还是过着这样的生活,这才是一个好牧人。因他要立定心志在羊的前面走啊!也具备了好牧人的表现。如果一个传道人还在世上求产业、求安逸、求享受,我说:那不是个好牧人。
一个真正被圣灵感动,被神呼召奉献作传道人的,他在世上没有产业了,因为他们是事奉神的人。在约书亚记十三章33节说:“只是利未支派,摩西没有把产业分给他们,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他们的产业,正如耶和华所应许他们的。”
我在年轻的时候有一个思想:“等到我年纪老的时候,主给我安排一个大教会,有两、三千信徒,再安排一个好的宿舍住下来,屋里面摆上好的储柜、沙发,摆设整齐,干净,我可以很安逸的享受了。到了礼拜天我讲一篇道就算了;到领圣餐时,我去分分饼,递递杯就可以了。”哎呀!到现在想起来,那样的思想太愚拙,太糊涂无知了。神藉着环境的熬炼,藉着神话语的启示,叫我看见,一个传道人如果不会过帐棚的生活,就不可能有祭坛的事奉。
创世纪十二章告诉我们:亚伯拉罕的道路是一生凭着信心过《住帐棚、筑祭坛》的生活,并一生住在迦南地。成了信心之父,以后凡凭着信心过生活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所以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必须要立定心志过帐棚生活,在地上不能有物质的产业;不能有肉体的享受;不能有固定的住处,这是个千真万确的实事,推不倒的真理。
彼得有家庭吗?没有。虽然有妻子,却到处领着传福音;约翰有没有产业呀!没有。马太、多马……他们是不是有产业呀?都是没有的。都是飘流无定,本是世上不配有的人。
做一个传福音的使者,要像一个火把一样;像一个运动场上赛跑的人一样,手里拿的火矩,要一直的往前跑。在跑的时候,若是穿的衣服很厚,背的包袱很大,装了金钱很多,就跑不动了。若是光穿一个短裤,一对运动鞋……把什么缠身的东西都撇下来,才能跑得快,才能将火把传过去。
现在已经是末世了,主来就在门口了,的的确确的就在门口了。我们若还想着说:“我再安排一个好的住舍;安排一些好的家俱;积下一大堆好的财产……。”我们还能跑得动吗?跑不动了。
不要像罗得的妻子那样,已经被天使领出了所多玛,她心里还在想着城市里面我家中的家俱、财产、好的女婿,她舍不得撇下。所以跑一跑、心里想一想:“哎呀!我那个箱子恐怕烧坏了吗!里面还有几条好被子,那几条被子是我女婿送的啊!我的女婿待我真好,每次来看我拿很多的礼物,从此以后再不得见他了。”她想来想去,心里面又留恋,又难过,不得不回头看一看,不由自主的看了。这一看的时候不得了啦!变成了一根盐柱子,再也走不动了,成为一个石头柱子了。谁打她,她也感觉不到疼痛了;谁推她,她也没有感觉了……,永远站在那个地方了。想再往前跑,也没有办法再往前跑了。这是一个血的教训。
今天在神的教会里面,也有不少信徒成了一根〖盐柱子〗;很多老的传道人今天也成了〖盐柱子〗……。真是可惜!可惜啊!!所以我大声疾呼说:“某某老牧师啊!某某老长老啊!某某老弟兄啊!老姊妹啊!求主怜悯我们,不要做〖盐柱子〗啊!不要做一个在世上有根有秧的人啊!”
我有时给弟兄姊妹说:“求主把我【家】这根线割断,叫我成为一个无家无恋的人,我可以自由自在的为主传福音,这并不是想肉体得自由,而是想为主的工作可以不受约束。当然,这个心愿并不是完全正确,但是可以无牵无挂的为主奔跑了。
所以各位事奉主的同工们!你要记住,要真正做一个好牧人,能带领群羊走得讨神喜悦,一定要走在群羊的前面,效法大牧长主耶稣基督的脚踪。主在世上过的是什么日子呢?是“飞鸟有窝,狐狸有洞,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太8:20)的日子。我们若是有沙发;有席梦思床的享受;有箱子、有柜子、有好的房舍……,这就不像主耶稣的门徒和仆人了。
为什么我们灵里没有亮光呢?为什么这很多日子祷告不通呢?为什么读圣经没有亮光呢?为什么讲道没有能力呢?原因就是离开了帐棚的生活。我们在世上有了依靠,有了安慰,有了享受……不要主耶稣也能过日子了,所以不但不追求灵性的长进,不读经,不祷告,甚至将主耶稣也就忘记了。
一个真正传福音的使者,更是一个认识十字架的人,他的生活是“有衣有食就当知足”的生活;有了主就满足了的生活。像约翰一样,“穿的是骆驼毛的衣服;吃的是蝗虫野蜜”的生活。 可1:6 否则,我们在大试探面前,就站不住脚了。
早几年我也发现,不少传道人竟然在大试探面前高喊:“打倒耶稣,打倒上帝。”他们从前是神的大仆人,讲道很有能力……,为什么一经患难会落到那么失败,那么软弱的地步呢?后来,有人问这些神的仆人说:“某某牧师啊!你怎么那样失败的很啊!”他说:“哎呀!你不知道啊!你家里有个好家庭啊!有好妻子,有好儿女啊!我那个妻子是不会治理家的,假说我没有希望了,我的家就完了,我辛辛苦苦的弄来几个钱,可以养活儿女们,我若是这样坚持下去的话,【钱】整个都被没收了,不但我自己要饿死,我儿女也就都没有指望了。”
弟兄姊妹!你们看这一个留恋何等可怕!这个退后何等可怕!这样的人能够带领神的群羊吗??绝对的不可以了。
一个真正的好牧人,应当记着,我们走在羊群的前面。不是名誉上在前边;不是享受上在前边;不是物质上在前边,而是说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要走在前面。
主耶稣知道到耶路撒冷去要受害,要被法利赛、祭司长、长老、文士杀害,要被犹大卖掉,但是他仍然是面向耶路撒冷去。这是主在前面走啊!这是我们主的脚踪和榜样。
今天我们是神的仆人,是他的门徒,我们应当踏着他的脚踪,背着十字架,望着各各他,勇敢前去。不要被任何名誉、物质、人情、工作、地位累着我们的心。“因为学生是不能高过先生的;仆人不能高过主人的。”(太10:24)
我还说,我们要尽力的保守着和神的交通,不容任何东西拦阻了我们和主的交通。只有我们和主有了正常的交通,我们才能够在工作上、生活上、事奉上有亮光,有能力,有生命的果效,带领信徒们,帮助信徒们走生命的道路。
还有一些传道人,并不是物质把他们的心吸住了,而是工作把他们的心吸住了;工作的成绩把他们的心吸住了、占有了……,他们总是想:“这是我的工作,我的成绩,我可不能放掉它。”谁知主所要的是把人的工作放下来,把成绩放下来,去认识这位救我们的主。当主把他们的工作、成绩拿下来后,他们里面难过的很,认为:“我辛辛苦苦的把这个成绩作出来,今天给我抹煞掉,那怎么行呢?那我不是白白的做工作了吗?”他舍不掉。
成绩比主还重要吗?工作比主还重要吗?不应当叫工作把我们的心占有了。但我们也不是不工作,是需要工作,并殷勤的工作。但工作不是我们的中心,工作不是我们的目的。事奉主、荣耀主,把主表现出来,把主介绍出来,这是我们唯一的目的。
为什么我们里面会软弱,会黑暗,就是说我们不知不觉和主的交通有问题了,中间有隔膜了,有距离了。一天我们不注意,两天我们还不注意,慢慢的离主越来越远,生命越来越退后,生活越来越失败。等我们感觉到说:“我和主失去交通了,我已经失败了。”那时再去对付,已经晚了,已经困难了。因此说:要随时随刻的对付,保持着我们的心和主交通不能中断。若有一点阴影就赶紧去对付除掉它。不要怕牺牲,不要怕肉体受羞辱,不要怕肉体受亏损,当怕的应当是属灵的生命长进受了亏损。我们若肯常常顺服圣灵的光照和引导,我们就能够走在信徒前面,就能够带领信徒走生命的道路。
很可惜!今天有很多传道人,已经不能带领信徒了,反而叫信徒带领传道人啦。哎呀!这真是可悲的现象。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传道人里面没有生命的感觉了,没有属灵的亮光了。他们对于世界,不是相背而行,他们的心在倾慕着世界、留恋着世界、为着肉体再打算、再安排。所以他们就走不上去了。多么可惜啊!
安慰的话
巴不得主怜悯我们,求主把这些简单的话语,摆在众同工们的心里面,多思想,多祷告,主能给你们更多的光,照亮你们的前程,看得更清楚,道路走得更好,更能带领众信徒走生命的道路。
这次我所要谈的话虽然很简单,不是很细节的。但是我相信说:如果你们里面有圣灵的感动,肯顺服圣灵的引导,圣灵会给你们更精细的领会,更能明白在每一件事上,每一句话上,每一个动作上、每一个工作中当怎样行。他一定会教导你们,引导你们,我也求主帮助你们,叫你们能够做一个真正的好牧人。
我再说:你们不要忘记十字架是我们进天国的门,是我们得胜的路;不要忘记把神的群羊摆在我们的心里面,按着名子认识他们,叫他们都认识神;更不能忘记时时刻刻背着十字架走在群羊的前面,这样群羊必要跟着我们走了,他们听见我们的声音,就能说:“这是正路,这是真的声音。”他们就不会走错了。异端邪说再多,他们也不会跟着走的,因为他们知道那里面没有生命的流露。我们里面只要有生命之光发出来,信徒必要跟着我们走,我们跟着主走,正像保罗所说的一样:“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等我们见主面时,主要对我们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你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1)愿主那称赞的声音,那一天都能临到我们各人头上。若是主对我们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太25:26)那就可怕了。但愿这个声音不临到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
求主怜悯我们!阿门!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001论坛系统
录入时间:     7/31/2007 3:27: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