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佳美脚踪 >> 和受恩和她的诗歌
  您是本文第 1627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佚名:      和受恩和她的诗歌


和受恩教士可说是神打发来华的宣教士中,最伟大、也是最鲜为人所知的一位,她本身也是一位圣诗的作者。由于以往倪柝声弟兄编印诗歌,一概不具作者来源,所以许多和受恩教士所写的诗歌,虽然广为流传在华人教会中,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诗是出自她的手笔呢!和教士是英国人,当然,她的诗也是用英文写的,然而几乎没有一处英美的教会采用她的圣诗,这叫我们觉得受宠又羞愧。神眷爱中国教会,给我们这么好的一位诗人,固然是叫我们受宠若惊的,可是,我们也不能独享啊!她的诗在中国教会已唱了半个世纪之久,到如今却还没有回馈给英美的教会,岂不叫我们觉得羞愧吗?


  她是神为中国所选的上好麦种

  其实中国教会所欠于她的,不只是几十首诗歌而已。从马理逊于一八○七年在华宣教算起,基督教传入中国已达一百七十多年之久,其间历经多少次的逼迫,现今可算是进入金谷丰盈的阶段,属灵的复兴就像新生的星系一样,爆炸在夜空之中,其光不断地扩散,黑暗无法吞蚀它。这些成熟的庄稼是从哪里来的呢?“一粒麦子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的子粒来。”乃是从种下来的麦种长出来的。
  和受恩教士更是一粒被神种在中国的上好麦种。曾有成千上万的工人进入中国这块园地“工作”,但是其中将自己“种”下去的幷不多。这一点,连倪柝声本人当年在她手下受教时都不明白的。他常常带着责备的口吻问和教士:“你的生命这么美丽,你读经的亮光这么明亮,为什么不出去到处传讲,老守在这个穷乡僻壤呢?”其实,她是一直在为中国教会祷告。中国教会从早期传福音的阶段进入追求深入的属灵生命阶段,她可说是关键性的人物。这点,我们在下面再来详述。中国教会所欠于她的,乃是她以极其超凡的属灵生命做了我们的麦种!

  长年祷告种下复兴的种子

  关于和教士本人的身世,我们知道的不多。她是英国东部撒弗洛克郡毕生豪地方的人,生于一八六六(或七)年。首次来华大概是在一八九九年前后,当时是随英国行道会来中国福州城宣教的,曾在福州的教会女中教过七年书。宣教记录上说:“她工作努力,对人热忱,其人颇有才华。”
  一九○九年她被召回英国,因为有人诬告她,等风波平静以后,主教劝她不要再回中国去。她在此时认识了有名的潘汤弟兄,从他那里得了不少的帮助。另一位姊妹也安慰她说:“你只要顺服主给你的负担就可以了。如果你去中国是奉主的差遣而去,你就不要怕,因为主必预备一切。”
  在她四十二岁的那年,她又回到福州。为避免叫她差会的同工感觉为难,她渡到马尾罗星塔对岸的白牙潭,以那里为基地到处传福音。不久,主加给她另一位同工黎教士,她们俩人在当地妇女中间发单张、传福音有十年之久。当她这样传福音的时候,在她里面有一个深的感觉一一她不能为主做什么,这个国家太大了,除非主从中国人中呼召出一批完全属主的工人,否则,主不容易借着这些西教士而在中国有什么作为。她把这种感觉交通给黎教士,她也有同感,她们俩个人就开始为这件事恒切祷告主,求主兴起中国的青年弟兄们,能为主用。
  她们这样为中国教会的复兴祷告,有十年之久,主也垂听了她们的祷告。一九二○年代可说是中国教会涨潮的时候,宋尚节博士在中国各地点起福音复兴的火焰,一群西国教士也在山东半岛引下五旬节的祝福。但是主幷不以此为满足,他要在中国教会中得到扎实的“生命的复兴”,所以他将一些人“种”下去了。因为这种复兴不是用“点”起来的,而是要用好种“种”下去而“生”出来的。这是最宝贵的一种复兴——种下去的生了出来,生出来的又种下去,如此生生不息。“点”燃的复兴之火也许会熄灭,但是“种”下去的复兴之树根深蒂固,是谁也不能拔去的!
  陈终道弟兄在他为倪柝声所写的传记中说:倪弟兄给中国教会所带来的复兴,是一种“不同款式的复兴”。这种属灵的复兴真是“不同款式的”,因为它的伟大在于它看不见的“根部”!和教士以自己为种子种下去,而长出倪柝声弟兄他那一代的复兴;倪柝声他们也种下去了,而生出今天五谷的丰盈。仇敌可以拔去在地面上所长出来的,但他不能拔去埋在地里的根,而且每一次它疯狂地扑灭属灵的复兴,就等于在帮助神种下一次更大复兴的种。
  一九二一年,有一群青年的弟兄陆陆续续地到她那里去寻求教导,倪柝声弟兄也是其中的一个。六年之久,倪弟兄从她那里学习经历十字架,认识什么是受厉害对付而产生的真实生命,也从她的介绍打开了属灵的视野。和教士很有智慧,她总是在倪弟兄属灵生命恰好需要什么新的光的时候,就介绍他去读一些圣徒的着作,像潘汤、达秘、宾路易师母、史百克……等人的作品。但这些还不是最宝贵的,倪弟兄曾说过:“每次我一进到她的房间时,我就觉得神在这里,叫我要敬畏主。”当她过世的消息传到倪弟兄那里时,他对弟兄说:“和教士是一位在主里顶深的姊妹,在中国我还没看见过一位像她这样属灵的人。”我们今天之所以还能一鳞半爪知道这一些关于她的事,乃是由于倪弟兄自己常在讲道时所提起的。
  和教士的诗集是她过世以后,黎教士于一九三○年十月在福州替她出版的,诗集名为“天路客的吟咏”。她的诗可分为五类:信心生活、与主交通、属灵争战、顺服主和主的再来等。我们若知悉她的一些轶事,就要相信她的诗实在是她生命的结晶。

  她的信心在长夜中歌颂神

  关于信心类的诗歌,最有名的是:

  《以利沙代》(《圣徒诗歌》第450首)

  (一)神阿,祢名何等广大!
   我今投身其中,心顶安然;
   有祢够了,无论日有多长,
   有祢够了,无论夜有多暗。

  (二)有祢够了,无论事多纷烦,
   有祢够了,无论境多寂寞;
   有祢,我就已经能够尽欢,
   有祢,我就已经能够唱歌。

  (三)祢是我神!全有!全足!全丰!
   祢能为我创造我所缺乏;
   有祢自己,在我回家途中,
   无论有何需要,都必无差。

  (四)我的神阿,祢在已过路上,
   曾用爱的神迹多方眷顾;
   故我敢再投入祢的胸膛,
   因信心安,赞美祢的道路。

  和教士的信心生活是最脍炙人口的,“已过路上”,在她有许多“爱的神迹”。当时她住在白牙潭,有一次,她有个急需,大概要一百五十元的用度,时间是礼拜六,而需用是礼拜一所必要的。渡轮从罗星塔来往是有定规的,过了礼拜六以后,要等到下周才有。当时她手中只有两块钱了,她就去祷告神。神说:“你还有两元呢,今天才礼拜六,等这两元用完,到下周再说。”她就顺服神,看这两元怎么用法。她出去布道,碰到一个替她收拾窗户的工人,她就照例给了他一元工资。再往前走,到了福州的大桥,碰见一个乞丐,向她要钱。她想,只有这一块钱了,要特别爱惜地用。她就想把它换成角子,就可以把五角给他,自己留下五角。可是主却在她里面对她说:“全部给他。”她对主说:“不行,全给他,我就没有了”。主说:“那么,你是靠我呢?还是靠这一块钱呢?”她说:“当然是靠祢的”。主说:“既然是靠我,把所有的先给出去。”她里头挣扎着,又愿意、又不愿意,在桥头上踱来踱去。后来,她顺服主了,就把整个一块钱都给出去,当她一给出去时,她觉得好快乐,在世上没有什么牵挂了,神会眷顾她的。她晚上回去安睡,主日照常作工,到了礼拜一,她收到一笔潘汤弟兄从英国送来的电汇,刚好是一百五十元。潘汤后来说,当时他突然感觉和教士远在中国有个急用,他就赶紧汇上奉献,而且用最贵的电汇汇去,光是汇费就花三十元之多。她的神是一位全有、全足、全丰的神。

  其次要介绍另一首:

  《再唱信心的歌》(Keep Up the Song of Faith)( 《圣徒诗歌》第430首)

  (一)再唱信心的歌!无论夜如何黑;
   你若赞美,神要工作,使你所信能得。

  (二)再唱信心的歌!你魂应当赞颂;
   因神喜悦信心唱歌,于漫漫长夜中。

  (三)再唱信心的歌!仇敌听见要抖;
   赞美原来会胜鬼魔,何致被它箝口。

  (四)再唱信心的歌!不久天就要曙;
   我们要唱无终的歌,我们要去见主。

  倪弟兄在他的初信造就第十篇讲到祷告时。有一个非常准确、清楚的看法。他说基督徒不是糊里糊涂去祷告,神答应也好,神不答应也好,或者神答应了没有,我们都不知道。他根据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节:“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就必得着。”他说,求答应的祷告有两段,第一段是从没有应许祷告到有应许,这叫“祈求”过程;一旦有了主应许的话,就要开始因信赞美,直到得到了为止,这是秘诀。因此整个祷告的关键在于主的话,主一应许,我就在信心里得着。他说,这叫灵里的得着。因此,基督徒就可以在每件祈求的事上学习认识神。在祷告过程中,灵是明亮的、清楚的。
  而这首诗歌正是和教士因信赞美的经历,倪弟兄在这方面学会了顶宝贵的功课。
  有一次和教士觉得主要她预备十几间房子,来专门接待圣徒。她就为这件事祷告主,主就听她的祷告,叫附近的一家工业职校停办,共有二十间房间,房租很便宜,每个月只要二十元就租了下来。事情就这么成了,倪弟兄觉得好希奇。
  四年以后,倪弟兄从他父亲(他是校董之一)那里听说学校又要开办了,幷且从美国请来的两位工程师,都已经动身了。他赶紧去通知和教士。和教士说:“我早就知道了,要信得过神,神不会拿我们开玩笑的,他要我办,我就办了;现在他没有叫我停,难道他会把我们撵出去吗?”说完以后,她仍旧安安静静上山去渡暑假,好像根本没有这回事。
  奇妙的就在这里,到她快下山的时候,校方通知她,学校不开了,请她续租下去,因为有一个非常的变动,学校的经济破产了。在这一件事上,倪弟兄认识到,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推翻主的话,这是我们因信唱歌的原因。

  这方面的歌,还有一首:

  《凭信心求》(Ask in Faith)(《圣徒诗歌》第549首)

  (一)“凭信心求,”奉主的名,施恩座前来祷告;
   你若相信,听主答应:看哪,小子,已成了。

  (二)“凭信心求,”神要成就圣灵组织的祷告;
   他必施行奇妙拯救,远超过你所意料。

  (三)“凭信心求,”才是祷告,因信,你就敢站牢;
   满有平安、盼望、欢笑,高张两手向神要。

  (四)“凭信心求,”神正等你能凭信心来求恳,
   因为信心随时随地得神喜悦摸着神。


  认识主名、主血而成为常胜战士

  第二类是属灵争战方面的诗歌。和教士本人就是一位老练的属灵战士。像她这样在生活中满了圣灵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在属灵战场上经常与仇敌权势交锋的。因此,你从她的诗歌里,可以发现到她是经历主的宝血和主名极深的人,这两样是她争战中左右两手的兵器。
  有一次,一位青年弟兄翻山越岭要去她那边交通,为着赶路,就在山上的土地公庙里面过了一夜。当他第二天早晨下山看见和教士时,她就觉得不对劲,对这位弟兄说“弟兄,你的脸上怎么带着阴府的权势呢?”这位弟兄怔住了,他后来对人说:“我一生之中,从来没有像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么地敬畏主!”和教士对灵界的分辨力极其敏锐,她很清楚许多阻挡神儿女的事情,其背后有仇敌的权势。

  这方面的诗歌,第一首要介绍的是:

  《你们能否顺从》(Obedience)(《圣徒诗歌》第367首)

  (一)你们能否顺从你一切的主,
   如果地要震动,天象要翻覆?
   你们能否相信,神与你同在,
   就是灾祸忽临,必定不见害?

  (二)你们能否顺从所事奉的主,
   不稍软弱、惊恐,也不稍让步?
   虽然你的前途好像是死路,
   此时能否顺服,而不一自顾?

  (三)你真能否顺从,如果主召你
   加入前线进攻,抵御凶仇敌?
   你真能否立前,欢喜受差遣?
   你真能否争战,直到晚色遍?

  (四)能否?我的弟兄,你神已久等;
   应当服他权柄,遵行他命令。
   你若作主精兵,当他再降临,
   他要提起你名,幷说“你忠心!”

  其次是:

  《哈利路亚!耶稣得胜》( 《圣徒诗歌》第668首)

  (一)哈利路亚,耶稣得胜,大声唱凯歌!
   耶稣得胜,仍旧得胜,胜过罪、死、魔!

  (二)哈利路亚,耶稣得胜!宝血有能力!
   仗他十架,时时夸胜,魔鬼就逃匿。

  (三)哈利路亚,耶稣得胜!疾病也消杀!
   因借耶稣,完全得胜,成于各各他。

  (四)哈利路亚,耶稣得胜!故刚强有为!
   无论何处,他有遣征,当应命勿畏。

  (五)哈利路亚,耶稣得胜!勿惧!勿让步!
   前途纵有黑暗权能,耶稣必开路。

  (六)哈利路亚,耶稣得胜!耶稣快再临!
   所有同他得胜的人,前来同欢欣!

  (副)哈利路亚,耶稣得胜!荣耀的消息!
   耶稣得胜,仍旧得胜,胜过众仇敌!
 
  “耶稣已经得胜”是所有属灵争战得胜的根基,我们的胜过仇敌不过是耶稣得胜的延续。有一次,倪弟兄住在她家里,忽然患了重病。当时还有几件事搅扰他,心里也顶难受的。和教士过来看他,倪弟兄就对她倾吐心事。每当倪弟兄讲了一句话,她总是注目对他说:“基督得胜!”倪弟兄说:“生病我不怕,但里面跟主没有弄妥,实在叫我过不去,一想起我就发冷汗。”她还是说:“基督得胜!”满脑子装了圣经知识的倪弟兄就说:“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对于仇敌,可以说基督得胜,对于罪、主的血洗净了,对于疾病,主亲身担当了,我们都可以说基督得胜。现在是我自己出了事,没有跟主之间弄好,怎么能说基督得胜呢?”和教士仍旧定睛对他说:“基督得胜!”接着她读了两处的经文给他听,倪弟兄说:“到了这时候,我里外才都清楚了,那天,我才真知道基督得胜的意义。从前我所有的不过是圣经的知识,现在我所有的是从神直接来的认识。以前所认识的基督得胜不过是芦苇的兵器,毫无用处;现在我所经历的基督得胜则是无所不包的。”从那一天起,他就痊愈了,他不再需要每天找年长的弟兄来给他抹油祷告了!倪弟兄后来说:“和教士认识神,她才能帮助人!”

  第三首是:

  《愿主的旨意成就》( 《圣徒诗歌》第377首)

  (一)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
   好叫我主所有部署,全得成功不受阻。
   当我这样听主号令,求主赐给我权柄,
   使我满有能力圣灵,成功主永远定命。

  (二)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
   这个是我永远态度,求神施恩加扶持。
   不然当我实行顺服,撒但就要拦去路;
   当我正在听祢吩咐,主耶稣,求祢看顾!

  (三)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
   我愿完全绝对顺服,不论如何受损失。
   当我与主同前时候,主若肯拯救保守,
   无论什么威胁、引诱,不会使我一回头。
 
  有一次,和教士病倒了,躺在床上。她的同工不在身边,钱用完了,厨子回家办事了。她躺在床上祷告神说,为什么她会生病?神就给她看见,这不是出乎神,乃是出于仇敌的攻击。那时,她已经发了四天的高烧,她仍旧对自己说,如果是我错了,可以病下去,如果是撒但的攻击,那我要拒绝这个病。于是,她就立刻起来,上面我们读的这首诗,就是她在这时候写的,她说:“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写完了,就出去做该做的事,她的病也好了。

  第四首是:

  《我直跑》(I Press On)(《圣徒诗歌》第267首)

  (一)当向标竿力前!虽然孤单,不变;
   那开路者现在召你,所以当前勿延。

  (二)当向标竿力前!主眼睛像火焰,
   正在看你;人算什么?何必管他喜厌!

  (三)当向标竿力前!不要再望后面;
   因为前头就是奖赏,主要赐给冠冕。

  (四)当向标竿力前!塞耳、哑口、闭眼,
   在崎岖的血迹路上,紧随基督向前!
 
  这方面的诗歌还有一首:

  《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圣徒诗歌》第671首)

  (一)我奉耶稣全能的名,跪在施恩宝座前,
   打败许多黑暗军兵,灭熄许多的火箭。

  (二)当我求告全能耶稣,撒但全军都败阵;
   耶稣,耶稣,全能耶稣!祢的大名是得胜!

  (三)不久主颁有福命令,召我进入他天国;
   那时全能耶稣的名,使我得登他宝座!

  (副)全能名!全能名!我奉此名就得胜!
   全能名!全能名!撒但、罪、死,都无有。

  存心顺服,默然奔十架道路

  第三类是讲到顺服与十字架道路方面的诗歌。和教士是一位非常顺服主的人,不但顺服主,也同样顺服主所量给她的一切环境。倪弟兄有次提到她说:“和教士自己说,她在环境中所遇见的事故,没有一件不是与她自身发生关联的。”有一次,她写信给一位弟兄说:“你这次伤风,得了什么教训呢?一切的变故是否在反映你在绝对顺服神的事上,出了问题呢?”
  她早年之所以被召回英国,是因为有人诬告她犯了奸淫罪,这种诬告对于一位单身姊妹来说,实在是太残酷的了。她站在质问她的人面前,丝毫不为自己辩护。一言不答就等于默认了,质询她的弟兄也略为知道她是无辜的,最后他不得已才说:“你是不是为叫良心顺服神才一言不答呢?现在我奉主的名,命令你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和受恩这才说出真相。不为自己分诉实在是一个绝对顺服主的人的标记。

  关于这一类的诗歌,第一首要介绍的是:

  《我不敢稍微失败》( 《圣徒诗歌》第660首)

  (一)我不敢稍微失败,因有加略在望;
   耶稣在彼曾奏凯,胜过黑暗君王。
   求主赐给我异象,我才临阵奋兴;
   使我作个得胜者,靠着祢的大名。

  (二)我不敢稍微失败,因为基督我主
   召我进到前线来,与他一同追逐。
   求主赐给我胆量,使我刚强有力;
   使我作个得胜者,里面充满了祢。

  (三)我不敢稍微失败,因为耶稣领我
   来冲阴府的境界,与他同登宝座。
   求主赐给祢战士有力能以挥剑;
   使我作个得胜者,借着祢的圣言。

  (四)我不敢稍微失败,当此日西时辰;
   因为我主正等待,要说:“好!我仆人。”
   求主今日从天上重新赐我能力,
   使我作个得胜者,得胜一直到底。

  (副)得胜,得胜者,都因着髑髅地。
   使我作个得胜者,因着祢,因着祢能得胜。

  倪弟兄有一首诗歌,“我若稍微偏离正路”和这首歌味道很相像,好似被同一个灵所感而写的。当时,倪弟兄才开始服事主不久,他常和一位比他年长的同工争公理,那位同工总是说,我比你大,你应该听我。他不服气,跑去请和教士评理。她则不说谁是谁非,只是瞪着他说:“你最好是听他的话。”
  后来又有一次争是非,是另一位更年长的弟兄和那一位同工相争,他幷没有因对方年长而顺服。倪弟兄看了,心想真是岂有此理,这样下去,天下没有是非了,他就跑去和教士那里控告这一位同工,没有想到她听完了就站起来,很生气地对倪弟兄说:“你到今天还没有看见什么是基督的生命么?你一直说你是对的,他是错的。我只要问你一件事,你这样地为自己分诉,你里面的感觉怎样呢?”
  和教士的话就像一道厉害的大光,一下子射出来,叫倪弟兄在这光中仆倒,从那天起,他开始认识什么是十架?什么是基督的生命?后来他对年轻的弟兄们说,三年之久,他每个礼拜六上午就骑车到郊野去禁食流泪祷告,懊悔他的自己,厉害地对付他的自己。他也时常对弟兄们说:“所有真实的属灵生命,都是从对付自己的肉体开始的!”也惟有像和教士这样绝对顺服主的人,才能教导人学顺服主的功课。她常跟倪弟兄说:“当你实在顺服不来的时候,你要祷告主帮助你,直到你服得下来。”这句话后来成了倪弟兄的诗歌中,一句顶摸着人感觉的名句:“求祢不要让步,等我顺服。”

    第二首诗歌是:

  《他们跟随羔羊》( 《圣徒诗歌》第387首)

  (一)从伯利恒我们动身,学习耶稣的忠贞;
   跟着他要完全归神,但是脸上满泪痕。
   因为马槽那样寒陋,幷非我们所爱视;
   但是脚须与他同走,如果手要接赏赐。

  (二)经拿撒勒,这条道路,我们越走越窄小,
   多年劳碌无人领悟,常受羞辱,常无聊。
   但神借此教训我们:如此苦难,是因为
   仆人不能大于主人,所以当同他流泪。

  (三)经加利利,我们见他被人厌弃被人诅;
   他路岂非走错了吗?不然那有许多苦?
   不!不!这段虽然崎岖,他仍前进平安过;
   我们若要同他高举,也得前进不畏祸。

  (四)随后就在客西马尼,园中孤单受磨炼;
   撒但全军都来攻逼,这样光景真难遣!
   但是我们幷不失败,因有天使来服事,
   幷说:“应当注目赏赉,争战不过此一时。”

  (五)十架到了!因为所有忠魂都当经加略;
   我们在此同他蒙羞,不肯自怜,不退却。
   因为不过一点时候,我们如此感苦痛;
   将来见他,一切忧愁要消在他笑容中。

  (六)随到坟墓,亲友环泣,知道已经无希望;
   (亲爱旅伴!世人对你,是否算为已经亡?)
   我们从此与他同升,远离属地的追求,
   心里欢然失去世人,所谓生命和富有。

  (七)我们努力向竿而前,日近一日仍追随;
   我们已经仿佛能见天城四射的光辉;
   我们已经隐约可闻天乐悠扬的清音;
   耶稣在彼迎接我们,要慰百创的这心。

  (八)不过,再过几里,朋友!脚要不酸,身不累;
   不再有罪,不再有忧,主要擦干你眼泪。
   听他正用柔声说道:“勿恐,勿馁,仍力前,
   因为也许明朝未到,旅程就已到终点。”

  在前面我们说过了,和教士是一位脚步非常严谨的人,多少次倪弟兄为她觉得冤枉、为她叫屈,觉得像她这样有属灵生命与恩赐的人,应该扩大服事。然而和教士始终守住主给她的这份“微小”,在事奉上,所有有经历的人都要阿们这点:“小比大难!”

  这方面的诗还有一首是:

  《不再是我,乃是基督》(Not I But Christ)( 《圣徒诗歌》第642首)

  (一)不是我们随意走,乃是随主的引领;
   那里活水方涌流,那里心中方光明。

  (二)不是自择的工作,就能博得他嘉许;
   乃是完成他委托,才可领受他称誉。

  (三)不是我们随自己,就能座前献祷告;
   乃是圣灵的叹息,摸着更深的需要。

  (四)如果我们答应“不”,当他轻说“我需要”;
   就是坛上有礼物,也不能使他称好。

  (五)我们如此向己死,与他一起活天上;
   如此奉献而服事,他将自己作恩赏。

  “如果地乐消减,求祢多给天”

  第四类与主交通的诗,我们只介绍一首。这一类的诗歌,和教士写得不多,然而这一首却是她作品中的精品。
  和教士是个住在主里的人,她不但自己与主有很甜美的交通,她还能辨别别人身上属灵的光景是否新鲜。和教士时常告诉倪弟兄与主交通的重要,为了教育他,她常常私下告诉他,像某人(这些人常是倪弟兄很佩服的)虽然有恩赐,可是不新鲜了,而勉励他要多亲近主,好拿得出属灵的真货。可是倪弟兄总觉得和教士这个人太傲了。
  有一天,倪弟兄听了一位名布道家的讲道,他想,这回要看看和教士怎么说了?他就央请她也去听,听完以后,问她的感觉。和教士说:“他大概是七、八年前与主之间还有很好的交通。”

  我们来看这首诗歌吧。诗名:

  《我的道路》(The Path I Travel)(《圣徒诗歌》第585首)

  (一)如果我的道路,引我去受苦,
   如果祢是命定要我历艰辛,
   就愿祢我从兹,交通益亲挚,
   时也刻也无间,弥久弥香甜。

  (二)如果地乐消减,求祢多给天,
   虽然心可伤痛,愿灵仍赞颂;
   地的香甜联结,若因祢分裂,
   就愿祢我之间,联结更香甜。

  (三)这路虽然孤单,求祢作我伴,
   用祢笑容鼓舞,我来尽前途;
   主,我靠祢恩力,盼望能无己,
   作一洁净器皿,流出祢生命。

  倪弟兄个人很喜欢唱这首诗,他说:“这首诗诗意盎然,感觉极深,一切臻于上乘境界。在与主交通方面的诗,难得有比它更好的。这是真实爱主的人向主完全奉献而发出顺服的歌声。”

  因信要与我们同得更美的复活

  最后一类则是主再来方面的诗歌。一九二五年年底那天,倪弟兄去找她一同祷告。她对主说:“主啊!难道祢真要让一九二五年过去么?难道祢真要等到一九二六年才再来么?但是,在这末了的一天,我还求主今天就来。”几个月以后,倪弟兄在路上遇见她,她拉着他的手说:“小朋友,真希奇,为何到今天,他还没有来!”倪弟兄说:“有多少预言者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等候主的再来呢!当我到她面前,我知道她是真等候主的人,对于主再来的事,她实在内行。”

  关于这方面的诗歌,她写了一首叫:

  《客旅》(The Pilgrim)(《圣徒诗歌》第544首)

  (一)他等候一座城,却住在帐棚,
   这天城的旅客,一直奔前程;
   他有美妤证据,前途实堪夸,
   难怪他不寻求地上的荣华。

  (二)他等候一座城,他神的住处,
   他没有,也不求地上的房屋;
   因神岂非说过,属天的家乡,
   是那不离正道旅客所安享。

  (三)他等候一座城,虽然有时因
   跋涉苦、丧失多,有叹息声音;
   但一想到那城,就引声歌唱,
   因为路虽崎岖,必定不会长。

  (四)他等候一座城,我们今亦然;
   望能在祢城中,同祢永为伴,
   享受祢的预备;因此也愿意
   以帐棚为寄庐,同祢客此地。

  (副)家!家!甘美家!主耶稣在家等,要欢迎我们。


  “为我无所求,为主求一切”

  一九三○年五月,和教士病逝于白牙潭,临终的时候,虽只有挪威护士罗兰姊妹和王连俊弟兄在场,但是陆忠信弟兄和缪绍训弟兄都匆匆赶回来,一同把他们的老师安葬在河岸的山坡上。
  她离世时几乎没有留下一分钱,只留下一本圣经,是遗言要送给倪弟兄的。当倪弟兄在上海收到这本圣经时,他在里面发现到两段很宝贵的祷告词:“哦!神啊!赐给我一个毫无遮蔽而完全的启示,使我看清我的本相。”“为我无所求,为主求一切。”这些话在日后也被倪弟兄引用,成为他一生服事主的圭臬。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旷野呼声 kuanye.net
录入时间:     4/7/2010 6:52: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