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走出江湖 >> 亲历耶稣的救赎--戒赌记
  您是本文第 1178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刘永宁 :      亲历耶稣的救赎--戒赌记



一个以前的朋友,对我非常了解,他听了我的经历,不相信地说:“你要是能把赌戒了,我就能把饭戒了!”


远近闻名的赌徒

我出生在沈阳,文化程度不高。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我成为第一批生意人。生意做得很不错。

1993年,我和太太常彦一起转行娱乐业,事业蒸蒸日上。从小我就有赌瘾,赚了一点钱之后,更勾起无限贪婪。从10元20元开始,越玩越大。1997年经营达到高峰,我的赌博也走向国际。拉斯维加斯大赌场向我频频招手,我享受着专机接送、免费入住总统套房的特殊待遇。

2000年起,我一心扑在赌场上。这种赚钱的方式好刺激,简直比印钱还快。但是我“东方不败”的神话很快破灭了,也开始像其他赌徒一样,迎来输钱的厄运。

每次输钱,我都觉得是一时失手,想要再捞回来。就这样反反复复不能自拔。最长一次,在赌场一赌就是半年。不分昼夜地赌,偶尔靠安眠药睡一会儿,人消瘦得如皮包骨……甚至从赌场被人抬到医院紧急抢救,做了心脏造影手术。

2001年,我又去澳门赌了两个月。能借的钱都借了,能输的钱都输了,还欠了很多赌债。回到家一个月没有下楼,想跟妻子要钱又张不开口。我知道这些年来因我赌钱,给她带来太多的伤害和痛苦,家庭已陷入绝望。

我知道再赌下去只有家破人亡,可是又阻止不了自己。我没办法了,在软弱和绝望之中,我只有向老天爷呼求,求他救救我。我对常彦说:“咱们能再干点什么吗?”她说:“什么也别干了,咱们还是信点什么吧!”

我的身体、家庭、事业都临近死亡。当时唯一的心愿就是:“再让我安安静静活两年,我就满足了。”

就在那时,我们移民到加拿大。2002年初,我们来到温哥华,住在老乡岳弟兄家里。那时候我见人就躲,更不讲话。星期五晚上,岳弟兄家有小组聚会。我最不愿意不给人家面子,只好从里屋出来。

他们分享的题目是“得人如得鱼”,我也听不太懂。有个慕道友讲:“一网打了两船鱼?怎么可能?我看有点太夸张。”组长请我讲两句,我就接着话题说:“一点也不夸张,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梦,有的好一点儿,有的曲折一点儿……”组长鼓励我,说我讲得很好。然后他到我面前,念了《诗篇》第23篇:“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说实话,当时我没太听明白。可是很奇妙,我开始愿意和别人讲话了。

聚会结束后,大家边吃点心边交流,我也凑上前去。组长对我说:“刘先生,欢迎这个星期天来教会聚会。”我说:“这星期家里搬家,下星期我去。”当时想:下星期去了以后,我就会一直去,一天也不间断。

我从心里想信耶稣,虽然还不清楚祂是谁。小时候总听老人讲老天爷,我想耶稣就是老天爷吧!信老天爷以后,很多事情就不应该做了。从那天到现在,三年多了,我每周都去教会聚会,一天也没耽误过。


睡得最好的一夜

第二个星期天,我和常彦去了教会。那天牧师讲道的内容,全是我内心特别需要的。我总觉得他是指着我说的,每句话都深深地触动我的心,好象《使徒行传》里说的情景──“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这样,在那天,我和太太一起举手,决志信了主。

信主后,组长就开始给我们补习《新生命》课程,我们非常愿意。常常包好饺子,站在门口等着组长来补课。

2002年5月末,教会有个祷告见证会,组长问我愿不愿意作见证。我不懂什么是作见证,就问他:“是不是就把我的以前和现在讲一讲?”他说:“对啊!”我想只是说说我的亲身经历,就答应了。

作见证那天是5月30日,正好是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开始,中国队有三场比赛。因为当时我欠了很多赌债,很想藉这个机会捞回输的钱。我认为自己一定能赢,早就把赌球的钱准备好了。但是那天偏偏要作见证,回来已经是夜里一点多,我就没有心思再去赌球,关了电视就上楼睡觉了。说实话,我一做完见证,就不想再赌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战胜了赌博的捆绑,也是我有生以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后来我问别人三场球都是什么比分,才知道要是赌的话,我就全赢了,能赢2000万人民币。当时听完比分,我的脸都变色了──我这么需要钱的时候,却没玩……但是神让我明白,这是魔鬼给我的一个大试探。如果我这次赌的话,从此更会在赌博的捆绑中拔不出来。神知道我靠自己改不了,就在那天安排我作见证,带领我走向自由。

神给我的改变,不是让我自己去努力戒赌,而是从里到外的改变。从此,不但不再想赌了,而且人生观也被祂完全改变,从那天以后,我就戒了赌。

我不仅自己戒了赌,也希望以前的赌友,能靠着福音的大能,走出赌博的捆绑。信主一年后,我给以前的赌友打电话说:“我不赌了,我有比那更上瘾的了。”他说:“你可别碰毒品。”因为赌博赌到我那个地步,还有更上瘾的,不用问,只能是毒品了。我却告诉他:“我信上帝了,到教会了。”

还有一个以前的朋友,对我非常了解,他听了我的经历,不相信地说:“你要是能把赌戒了,我就能把饭戒了!”后来他没有戒饭,而是接受耶稣,并带领全家三代人成为基督徒。


脱离烟和安眠药

我以前不仅赌瘾难以控制,烟和安眠药也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我好象不是个自由人,没有选择的主权,就像保罗说的:“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马书》7:15)

但是神的大能,带我突破生命中一道道的捆绑与束缚,带我进入一重又一重的自由。

2002年4月,我信主两个月之后就下决心戒烟。但是靠着自己,反反复复戒不掉。直到六月初的一天,主借着“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以弗所书6:11)这句话,帮助我有了突破。我正在点烟的时候,脑海里出现这句话,就马上把烟搓碎,当场戒了烟。到现在三年多,再也不想抽了。

戒安眠药有个过程。神也是安排了一件事,让我最终戒了药。因为赌博的恶习,我的身体垮掉了,需要一次吃四五片安眠药,一天吃好几次,才能过活。我知道安眠药有很大的副作用,但如果停药的话,不仅不能睡觉,而且五脏六腑都会绞痛。



亲历耶稣的救赎:戒赌记(见证)来源:互联网 作者:刘永宁 时间:2008-09-03 Tag:戒赌 耶稣 点击: 114
信主之后,我有了戒药的心愿。我把药量逐渐减到每天一片,还请弟兄姐妹为我戒药祷告。

2004年4月4日,一个即将受洗的弟兄告诉我,他想戒烟。我就对他说:“你要实在犯了烟瘾,就读读圣经,唱唱诗歌。”

他刚一走,一个清楚的意念,进到我的脑海:“你刚才告诉他的话,照着去做,今后你就能戒药了。”

我知道这是神在跟我说话!我对常彦说:“这回我能戒药了。”

当天我就没有吃药。接下来的几天中,每晚最多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很难受。我就把能背的经文,都大声背诵出来,心中逐渐平静,不知不觉睡着了。

4月9日复活节那天,我在大家面前作见证,感谢主帮我戒掉安眠药。安眠药永远成为了我的过去。

现在回想,神真是大有智慧和能力!在我戒烟、戒赌和戒药的过程,都有很多缺一不可的环节,神就是这样奇妙地安排,一路带领我。可以说,我戒烟、戒赌和戒药的每一步,都有神明显的同在。


脊髓空洞人犹健

神不仅把我从赌博、烟和安眠药中救拔出来,而且医治并重建了我的健康,让我的身心灵都在他里面渐渐苏醒过来、强健起来。

从小我就患有一种疑难病──脊髓空洞症。我很担心这病,想到也许很快就要瘫痪,我有些惧怕。2002年7月,我教会的周小安牧师来到我家。我问他:“这个先天性的疑难病是怎么来的?是因为我的罪还是因为我祖宗的罪?”他就翻到《约翰福音》9:3,用圣经的话回答我:“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的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他建议我跟神立约,让神医治我的病,而我要把自己献给神。

以前我不好意思和常彦一起祷告,那天晚上周牧师走后,我俩一起跪在十字架下面,开始跟神祷告。我祷告说:“神啊,你来医治我,我把自己献给你作为活祭,我愿一生被你使用。”

一个月后,我回国去长春专科医院看病。一进去就看见三十多位像我这样的病人,有老有少,大部分都已瘫痪。

当时我心里感触很深。像我这样的病早就可能瘫痪了,而我现在还有这么好的身体,全是神的恩典。所以在长春的时候,我先没忙着找好医生看病、开药,而是先去找教会。一个月去了七次教会,带七个人信主。

然后我回到温哥华,我对信仰变得非常火热。我看到自己本应该是瘫痪的,现在却还能过正常的生活,又对神有了新的认识。我没有忘记我跟主所立的约,开始火热地服事主。最多的时候,接待八十人在我家聚会。

我和常彦也四处传福音,带领了很多像我们这样背景的朋友信主。他们现在也不再追求物质和虚荣了,而是转向耶稣,寻求内心的平安与喜乐。

我们在温哥华带领两个小组,常彦在国内也结了福音的果子,三十多位亲朋好友信了主,在当地开始了新的家庭聚会。

2003年初,我在温哥华做了一次核磁共振检查,结果让医生非常吃惊。他治脊髓空洞症几十年,只见过病情逐渐恶化的,从来没见过病情得到控制甚至好转的,我是唯一的例外。我知道神是真正的大医生,医治了我身心灵的疾病。

认识上帝,让我懂得了满足和感恩。人生过得很快,都有生老病死。我看过太多有钱人、事业成功的人,最后却走到一个地步,一无所有。唯一的愿望,是“过点正常人的生活。”

我真的非常明白这句话的分量。我信主前和他们一样,身体、家庭和事业,都面临死亡,要不是神一步一步带领我,每一步都体现出他的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我一定也会落到那种地步的。

圣经说:“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神关心我们的大事,也关心我们的小事。只要我们不去消灭圣灵的感动,就会走在主的义路上。

□作者来自沈阳,1980年开始经商。现居加拿大温哥华。



--------------------------------------------------------------------------------


戒赌记(妻子篇)

常彦


千斤重担弱肩挑

我从小生活在大家族中,爷爷、奶奶、姑姑、爸爸、妈妈和我们四个孩子,三代同堂,和睦相处。爷爷一生正直而传统,教育我们要弃恶扬善、乐于助人,要学会牺牲和忍耐,因为老天爷在看着我们。他在我幼小的心灵栽下一颗良善的种子。

我从小就很愿意为家庭牺牲和付出:我常常帮助爸爸、妈妈料理家务,对弟弟、妹妹疼爱有加。我深受长辈的喜爱,被当成掌上明珠;我享受着浓浓的亲情和来自长辈的呵护。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0年我刚满18岁时,年仅47岁的妈妈重病住院,被确诊为肝癌。出嫁的姐姐刚生了孩子,无法照顾妈妈;下面的妹妹15岁,弟弟才12岁,年幼无知,也无法照顾妈妈。

生活的突变,使我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重任。我细心地照顾着妈妈。三个半月后,妈妈离开我们。她临终前的微弱的话语,始终在我的耳边回响:“我真难闭眼啊,唯一的儿子还这么小!我走了,他可怎么办呢?”

我当时握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您放心吧,您还有我这个女儿呢!您没做完的事情,女儿来替您做。女儿向您保证,绝不让弟弟受半点委屈。”我在妈妈的病床前暗自下定决心──要勇敢地担起家庭的担子。

一个18岁的少女,肩上担着一大家的重担,我开始考虑婚姻。我和邻居刘永宁(我总叫他小宁)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正直厚道,脑筋活,点子多。当时我想:如果嫁给他,将来他会好好地爱我、保护我,也会和我一起承担我娘家的重担。

失去妈妈,使我承担了太大压力,我太需要安全感了。尽管不久发现他有赌博的习惯,但我仍然认定他就是我的未来。

爸爸平时不怎么喜欢小宁,知道我和他谈朋友后,就语重心长地说:“彦啊!听说你俩处对象,是吗?你和他好,我不反对。但要告诉你,你自己的幸福,自己享用。如果有一天你痛苦了,也不要到爸爸面前流泪。”

我有好多好多话要对爸爸说,可是看着憔悴的爸爸,只说了句:“妈妈去世早,我不想让弟弟妹妹受委屈。我要承担家里的责任。”我心里清楚:如果妈妈活着,她绝不会同意这门婚姻。但我为了家庭已别无选择。


软硬兼施无效果

我确实没有看错,小宁的生意经独到,我们白手起家开始做服装生意,一直都非常顺利。1997年,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开始与台商合作。
来源:互联网 作者:刘永宁 时间:2008-09-03 Tag:戒赌 耶稣 点击: 114
经过多年的努力和付出,我赢得了小宁的信任和认可,他把所有的产业都托付给我。台商也非常认同我的人品和能力,所以我出任合资公司的董事长,负责公司的一切经营和业务。

公司的业绩与日俱增,但是在巨大的成功背后,又有谁知道我的辛酸和无助?──一个弱女子独自撑起事业之时,小宁却沉迷于赌场了。

我屡次劝阻小宁:“不要再赌了,行不?我们的成功是多年努力的结果,赌博会把这一切都毁了。”可是他的反应只是沉默。沉默之后便去拉斯维加斯。一赌就是半年,根本不知他是死还是活。

等到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进门就找我要钱。看着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简直怀疑,他是否还是以前那个忠厚聪明的小宁?

我在事业上的付出和所取得的成就,得到很多朋友的认可。他们看到我一个弱女子打点这么大的生意,丈夫却在外豪赌,都十分同情我,纷纷帮我劝小宁回头是岸,不要再赌了。

他们讲很多的道理,但都被他当成耳旁风。一次,一个好朋友甚至把他铐在暖气管上。尽管如此软硬兼施,也没能改变他嗜赌的心。

从1980年到1990年,我一直想方设法阻止他赌博,不忍心看他沉迷下去,毁了身体,也把辛辛苦苦挣的钱输在赌场上。他去赌的时候,我心里特别不安,非常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对这种情况也无能为力。

好几次我半夜追到赌场,他急了还跟我动手,甚至出过危险。在我怀孕快生孩子的时候,我还去上海找他。后来我灰心了,觉得永远也改变不了他。而且他跟我动手,把我的心伤透了!

1990年以后,我就不怎么管他了。我对他太伤心,我放弃了。他就是把钱输光我也不管了。可是我还不能跟他离婚,他真的不是人不好,只是一赌起来就像犯了精神病。

一天,他的朋友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他在外欠下很多的赌债。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生意不能再做下去了,我想放弃。面对人生的痛苦煎熬,我精疲力尽,不想再走了,我想结束生命来结束痛苦。2001年,超量的安眠药随时陪着我,我不止一次下决心离世。但每次一看见无辜的儿子,一想到儿子可能受到的伤害,我就失去了勇气。

儿子是我最大的希望。他非常听话。我从来不给他讲爸爸的事,总是鼓励他好好学习,成为妈妈的安慰。我觉得儿子太可怜,我从来没有跟他红过脸,我不想把大人的痛苦加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儿子也从来不淘气,从来没跟我说过什么。但我知道他的心,能体会妈妈的困难。在学校里他是好学生,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

当时,我还不认识上帝,但感到冥冥之中有一双手默默地扶持着我;在人生最黑暗的子夜,那双手保护着我。我信主后,看到圣经的一句话:“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罗马书5:3),正是我那时生活的写照。上帝把这样的信念放在我的心中,使我能面对如此大的试炼,默默地忍受着一切。


旧伤新痕都痊愈

家庭面临危机,事业走到尽头,我带着一颗受伤的心,想要寻找心灵的寄托。2002年2月,我们移民到温哥华,住在好友阿萍姐家。当时他们一家刚刚信主。他们充满平安喜乐的笑容,深深感染了我。没过几天,阿萍姐就把我带到教会。教会里的一条横幅:“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心被什么触动了,忙问阿萍姐:“耶稣是谁?”她回答说:“是上帝的儿子。”我又问:“上帝是不是就是神,就是老天爷呢?”阿萍姐鼓励我:“说的对。”她告诉我说:“上帝的儿子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就是为了救我们。”
啊!我知道上帝就是爷爷跟我说的老天爷,从那天起我对上帝就没有怀疑过,我知道上帝早就住在我的心里,只不过以前我不认识祂。

那天聚会唱的《最知心的朋友》,深深地打动了我:“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在搀拉着我,把我带在你身旁。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

我的眼里全是泪水,我说:“上帝啊!你怎么这么理解我?这首歌好象是为我写的。”我暗下决心:主啊!我要跟随你,从今天直到永永远远,因为只有你能带给我安慰。

2002年3月,第一次主日崇拜,我就和小宁一起决志信主了。教会的牧师和长老,给我们很多帮助,让我对上帝有了更深的认识。但我心里还有很多伤痛,它们还时时折磨我。

自打我信主后,我就与神立了约,每天早晨散步时向神祷告、赞美,几年来风雨不误。2002年8月的一天,我在散步向神祷告的时候,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常彦,你不要灰心,我是爱你的神。”

神啊,你真是又真又活,你亲自和我说话!我的心顿时充满平安和感激。

两天后,阿萍姐和朋友见到我,都不约而同地问我:“怎么两天没见,你这么喜乐,脸色这么好看?”我知道是神开始医治我,神要从我身上挪开苦毒和伤害,要让我成为自由人。

感谢神,自打小宁信主之后,他就再没有赌过。很多朋友看到小宁的变化,感叹神的大能,我对神充满感恩:神使一个赌徒,变成一个基督徒,他使我们家庭从死亡的边缘活过来。
在我信主以前,我觉得自己很高尚,很能牺牲和忍耐。但神开启我,使我知道我也是罪人。“我曾经追求世界的欢乐,希望能够得到满足。那一天,当我遇见耶稣,才发现自己的虚空。但主的爱是何等甘甜,滋润我干渴的心田,使我甘心跟随他的引导,在十字架的路上奔跑……”这首歌让我明白,自己以前也是追求世界欢乐的人,以为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付出后应得的。我倚仗自己的聪明,成功时自高自大,受挫折时怨天尤人。我看不到自己的弱点,总是很骄傲。现在我认识到,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的恩典,而苦难可以使我更认识神。

自从移民加拿大,我两年半没有回大陆。2004年8月,我回国20多天。亲朋好友纷纷到机场接我,令他们惊喜的是:昔日憔悴痛苦的常彦,精神焕发、容光满面。他们感受到我发自内心的喜乐,也不再觉得我自高自大、不可接触。当他们听说小宁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更是纷纷感叹上帝实在伟大。

的确,因为有神,我们夫妻的生命改变了,我们的家庭重建了。我们对神的认识,也不是单单发自理性,更是发自生命、发自心灵。我们向神祈求,保守我们能遵行祂的话,继续过蒙福的生活。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http://www.crossmap.cn/family/god/200809/03-967_4.
录入时间:     11/27/2008 12:46: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