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气功周易 >> 风水·气功·我
  您是本文第 1045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李前明:      风水·气功·我


  社会上有不少人相信看风水能改变命运,现在更有人在鼓吹气功有百般的好处。这些李前明都曾经寻求过,却险些掉到灵界的陷阱里。请看他的经历:
  我父母有七个孩子,我是家中的老小,从小父母、外婆、长辈和兄姐就宠我,让我,爱我,养成我骄纵的个性。
  在求学的过程里,我由初中、高中、大学到美国的化学研究所,一路都很顺利。尚未完成学业时,就在美国自己做生意,当老板。因着过去心中无神,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自然而然变成一种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自大狂妄的性情,活在自以为是、自我中心和自私自利的生活里。
  过去在美国各地做生意,一年中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在各城里作商展或到国外采购,正事办完了就办歪事,交际应酬找乐子,所以什么样罪恶的地方都去过。我认为这是人生的一部分,走进走出也自自然然。因为当时并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也没有人生的方向,想不透人活着的终极目的;以为生活不找刺激,不及时行乐就白活了。如今想起来,真是可怜又愚昧。

因病而接触气功

  一九八九年三月中,我因花粉过敏症及胃胀气而身体非常不舒服。有一天,在美国《世界日报》上看到一则免费气功讲座的广告;因看到广告上说气功可医治花粉过敏症,还有很多其他的病症,我就去听了那场演讲。气功老师先介绍气功的好处,用一些医学、科学的学理来持他的理论,并引用中医、穴道、经脉来讲解,还放了一些学员们练习时的录影带来给我们看。
  当气发动时,有人开始打太极拳,有人跳起芭蕾舞,有人在地上滚,还有很多人有不同又奇怪的动作出来。我那时虽不懂气功,但存着病也许能得医治的盼望,当场就报了名,交了学费,开始两个星期六堂课的学习。
  在第二堂课一开始没多久,我就打通了“任督脉”,学会了“小周天”调息的功夫。上完第三堂课的那天晚上,在家调息演练时,出现了很奇怪的一些动作、现象;两个多钟头之后,我竟练到了“帝王功”。上完初级班,又报名中级班,才两堂课就打通了“带脉”、“冲脉”,学会了“大周天”调息。接着又去学高级班 “内气外放”的功夫,学习吸取日、月、树、石之气,并可发气替人治病。仅仅一个月之内,我学会了气功班所教的初、中、高级班的方法,步入了一个神秘玄奇的练功生涯里。

自觉神通广大

  由于我在气功班里常发出奇怪的动作,引起不少人的羡慕及赞叹。那时那些同学恭维的词语,如“有慧根”啦,“天赋禀异”啦,常不绝于耳。结业的时候,老师还特别警告,不可以把班上学的拿出去开班教别人。
  很奇妙地,在“任督脉”打通的第二天开始,我那花粉过敏的症状就消失了;过了一些时日,胃胀气也好了;连生头皮的毛病也没有了。神奇的医治能力吸引着我,每天至少早晚两次调息。丹田里的气,由起初的一粒花生那么大,练到后来长成鸭蛋那么大。
  那段时间我买下了许多气功的书来看,奇妙的是,看每一本书所教导的练气方法,我丹田的气就会随我的意念游走,产生不同的感觉。我自认为可以借这些“气”使自己成为“神”。头一年就这么被迷惑进去,渐入佳境。

走火入魔

  可是到了第二年就不对了,调息时再也没有当初那舒服的感觉;相反地,晚上勉强作完了调息,心里总是烦烦躁躁,恶梦不断,整天脾气也都很暴躁。尤其心思意念特别恶毒,常常不能控制自己,变成一个多重性格的人;身体的欲望特别强,心中常想借着气功气可以满足我强烈的名、利、色的欲望。虽然那时候身体上得到的好处还存在,但心灵的不安,毛燥,导致我慢慢地不喜欢调息了。
  等到我认识上帝之后,借着圣灵的光照启示,才了解到每天晚上调息的时候,那从我耳根开始在全身游走的静电(鸡皮疙瘩)就是邪灵(魔鬼附身)。在整个调息的过程里,它趁机来进行辖制人的工作。
气功教导人借着一种特殊的呼吸方法,加上意念的放空,放松,什么都不想,只专注在找一股“气”,练习到一个程度,人的脑波能够与灵界的波相感应时,那外界的灵就能进入人的身体。
  我想,当初上帝造人时,一定在人与灵体之间设有禁制,灵体不可随便进入一个人;可是如果人自己打开那个禁制,那么邪灵就可以随时进出人的身体,就跟回他的家一样,那这人就惨了。
  在我练功的两年日子里,身体的病感觉好象是好了,后来才知道是一种假的医治。当我向神认自己的无知,认自己的罪之后,主耶稣竟奇妙地医治我,甚至连气功医不好的皮肤过敏及糠尿病都一并地医治了。

每况愈下

  在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一年初,我不仅被气功影响得有多重性格,生活上不论在公司里、家里、生意上、私生活上都陆续发生了许多很“倒霉”的事。
  我过去非常相信命运,所以就找了一位有名的风水先生来我公司看风水。他一进我公司,就把公司过去发生的一些不好的事如数家珍地讲了好多,听得我一愣一愣的,真的好邪门!所以对他讲的话我非常信服。他说可以帮我改风水,指点我在进出货的仓库大门前面做高墙挡邪;建议我办公室进仓库那最方便的门不能用了,要锁起来,去用那绕远的门;又要我为自己加建一个大办公室,以便压得住阵局等等。我一一听命行事,立刻召工动手改风水。
  后来那位大师又告诉我,看我的面相,如果不找一个信仰的话,还会有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他建议我出国采购回来之后,常到他家听佛经,会对我有帮助,我就把他的话放在心中了。我后来知道,自从改风水的命令在公司下达之后,员工怨声载道,因为造成很多的不方便。
  我出国第一站到了印尼,是经由洛杉矶金山银行前总裁周先生介绍,去与林氏家族商谈合作兴建铜器加工厂的事宜。从印尼来回来的前夕(一九九一年四月廿日),与周先生夫妇和他父母一起吃晚饭。席间我们谈到信仰,周先生告诉我,他全家都是基督徒。他提醒我:“要信就要信真神”。我心里起了共鸣:是啊,当然要信就要信最好的,次好的都不要,何必浪费时间?但是马上有了问题:如何分辨哪个是最好,最真的呢?
  他说:“我们可以比较各种宗教的经典。能把人从哪里来,在这世界上要发生什么事,将来死后到哪里去,为我们讲得清楚透彻的,那就是从生命的源头来的。同时,这个宗教也要告诉我们信这位神之后,到底能与他建立什么样的关系”。我听了后觉得很有道理。接着他又指出,也可以从信徒的生活上、行为上来比较,看看你喜欢当基督徒、佛教徒或者伊斯兰教徒。听了他的话,我立刻有兴趣来寻求他所信的神----基督耶稣。于是我问他要如何开始信,周太太告诉我:“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跪下来,呼叫主耶稣;你心里有什么疑惑,就对他讲。”
  我回到旅社的房间,想到自己生命中没有一样感到满意的事。想到若回美国之后去听佛经,作佛教徒,若真的修成四大皆空,说不定剃度当了和尚,那这辈子可真够惨的!活着还有意思吗?倒不如来找这位基督耶稣,信了他,即使将来当了牧师,还可以结婚,生儿育女,把神的爱从家中做起,传到邻居,再传给社会。这比较合中国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秩序与道理。而且基督教也是信仰,反正那位大师要我找个信仰,不如就从基督徒作起吧!
  有这感到之后,我立刻跪到床前,向空中呼叫主耶稣的名。大约叫了十分钟左右,越叫越顺口,叫得很舒服。记得周太太说可以跟主耶稣讲话,我就开口说: “主耶稣啊!你如果真是上帝,一定知道我在寻找你。今天晚上虽然和周先生谈得不是很多,可是他的每一句话我都可以接受。你知道我一回到洛杉矶就要到某老师家里去听佛经,去当佛教徒。如果今晚我可以有一个选择的话,我要先认识你。要感觉到你的存在,我才能信你,否则我怎么信呢?你是上帝,一定有办法让我心服口服相信你的存在!”
  这些话一说完,立刻我丹田的气就跟炸弹一样炸出一圈厚实的气墙,笼罩着我的全身,压得我气都喘不过来。好不容易挣扎着喘了一口气,第二次又接着炸出来,感觉就象炸弹开花一样,房间里有强大气压。
在我当时的人生阶段中,我什么都不信,只相信我身体里面那股气,耶稣就用我当时最相信的气来证明他自己的真实。好不容易又喘了一口气,丹田的气又一次地炸出来。我大受感动,开始哭泣。一些过去的伤心、失望、痛恨,惹我和伤害过我的人、事、物通通都浮现在心头。
  我哭了大约两个半钟头,感觉自己象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慰我心灵的伤痕。我从未象这样痛快的哭过,到后来好象一切都过去了。我知道上帝赦免了我,医治了我,把我过去的失败、伤痛统统挪去。从那晚之后,这些事就再也没有烦过我。

破除气功,赶出邪灵

  回到洛杉矶之后,周先生邀请我去他的教会。生平第一次走进上帝的教会,我身上的“气”有极剧烈的反应,在我心中有股莫名的不安与烦躁。周先生把我介绍给他们教会的会众,同时希望我讲一点在印尼旅馆里经历主耶稣的见证。当我起来讲的时候,有一种我不明白是什么,但它可以控制我的意念,叫我讲不想讲的话。我在将近半个小时的见证里,就是不能讲有关主耶稣的事,我所讲的都是得罪上帝的事,而且那意念一直催我快离开,接着发生很多事情…。总之,在极度不安之下,那天(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二日)晚上,我呼求主耶稣的名,求他解开我心中的疑惑,求他替我鉴察这个控制我的东西。如果与气功有关系的话,我求主耶稣替我破除气功。
  接下来就很清楚地感觉到胃的下端有一个“东西”贴着皮肤里层蛇行似地往上拱,当它拱到胸口时,似乎从天上有一股很强的吸力,把它“咻!”地吸出去了。从感觉有东西在爬行开始,我就不自主地狂喊,不能停止。刚喘口气,接着第二个“东西”从肝脏部位开始又往上钻,我继续喊叫,它又被天上来的吸力吸出去了,接着第三个从我腹中冲出去,第四个才从心脏处蠢蠢欲动,我就觉得有一股难以形容极腥臭的怪味要冲出来,我马上冲到厕所大吐特吐。这四样东西出去后,我四肢无力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但是心灵却是空前地清明,有如一片平湖,没有一丝涟漪。
  我的气功被主耶稣破除了!那四个住在我身上的邪灵被赶走了!

改掉满口的脏话

  过去我是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仇必报,得理不饶人的人;我也是个满口脏话的人,直到四十一岁都没办法改掉这口头禅,有时跟父母讲话也带着脏话。真是不好意思,但就是改不了。感谢主,自从真正决志悔改后,脏话就从我口中消失了,再也没讲过。
  第二件奇妙的事:我本来不信主,又是个离了婚的人,单身住在一个房子里,赚了钱做什么呢?就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从那天以后,所有吃喝嫖赌的念头都没有了;代之而起的是里面有一股非常清新的力量,渴慕去认识耶稣基督。以前和我一起吃喝嫖赌的那些朋友不再来找我了,连电话也不来了。
真是奇妙,耶稣基督的宝血将我罪洗净了,也将我与以前那些坏的联系都隔绝了;现在结交的是教会里一些真心相交的弟兄姐妹。我的生活完全改观了,我不再成为金钱的奴隶,我变得有耐性,会说感谢的话,会学着原谅别人,会向人道歉了,会关心别人,会无条件地帮助别人,这都是未信主前所不会,不懂,也做不到的事!
  耶稣真的用他的宝血洁净了我,也赐给我一颗愿意跟随上帝的心,让我努力在真理上受造就,以便更多地认识他。

真相大白

  当我开始虚心地研读圣经时,我所经历到的事情与上帝的话语结合起来,印证出许多以前我不明白的真理和启示:
  “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罗10:13)。我两次呼求主耶稣的名来帮助我,第一次在印尼找到了他,第二次神将我从气功、邪灵的辖制里释放出来。
  我知道,在那肉眼看不到的灵界里面,是尊崇主耶稣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启17:14)。无论是天上的(灵界),地上的(人间),主耶稣的名超乎一切之上,万膝当跪拜他,万口当称他为主(腓2:9-11)。
耶稣拯救了我,他是人类唯一的救主,你我无论处在任何的不幸与迷惘里头,他都可以救我们,因为“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主耶稣改变了我,让我经历到“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我从神领受了一个新的生命,“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
  朋友们,我未信主前相信算命、风水、迷练气功,以为可以从中得帮助;但那好处是暂时的,也许能治标,却不能治本,还会把欺骗、毁坏、残害本性的黑暗权势引进我们的生命里。得了它们的好处,你的“命”只会更受它的控制。
  创造宇宙的真神才是我们唯一的真帮助,他拯救了我,改变了我,希望你能作最好的选择,接受耶稣的救恩,也盼望有一天有天上能见到你。
  朋友,你若愿意相信耶稣,可以这样祷告:
  “上帝啊,我需要你。我愿意承认我一切的罪,并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求你管理我和一生。奉主耶稣的名祷告,阿门。”然后请基督徒朋友帮助你。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福音见证集 www.ctestimony.org
录入时间:     7/18/2007 11:38: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