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牧师教导 >> 牧者,你有没有重生得救?
  您是本文第 1640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林慈信:      牧者,你有没有重生得救?


——呼召,奉献,装备(二)


(提摩太后书2:14-26)

14:你要使众人回想这些事,在主面前嘱咐他们不可为言语争辩,这是没有益处的,只能败坏听见的人。

15: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16: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

17:他们的话如同毒疮,越烂越大,其中有许米乃和腓理徒,

18: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好些人的信心。

19:然而,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他的人。”(民16:5)又说:“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赛16:13)

20:在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的,有作为卑贱的。

21: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22:你要逃避少年人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

23:惟有那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弃绝,因为知道这等事是起争竞的。

24: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地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

25: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

26: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



我从小生长在香港的神学院,很自然的九岁认主耶稣是救主,过了五年之后认罪悔改,也奉献自己作传道人,很快就到美国,转眼就四十八年了。

回顾我们当时爱主、信主、追求,又有一颗很天真的、很无知的心——我要去非洲作宣教士,懵懵懂懂的就奉献了。也知道上帝为我们预备了长辈们,在自己的教会和联合的教会的培灵会、退休会、特会等等,我们都受到装备,而且信息都对付我们的内心。我们就走在这条路上了,奉献了,神曾几何时呼召、塑造我们了,我们就踏上服侍的路了。

我们再看过去二十五年,从一九八九年到今天,情况又如何呢?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教会和海外华人教会,对于能够清晰的、系统的教导神的话的仆人牧者,实在是在闹工人荒。同时我们又知道,当时我所成长的六十年代的神学院,已经被一些现代化的发硕士博士学位的神学院所取代了。当然,还有一些是以灵修、传福音、刻苦为主的神学院也在开课,但这种的神学院在海外毕竟是少数,神学院到处都是,而且神学院到处都在争先吸引以大陆为背景的弟兄姊妹去申请就读。

假如我们看以香港台湾为背景的北美华人教会,假如我们看从一九五七年第一次的学生夏令会,一九六三年学生基督宣教协会成立等等,从一九六零到今天,过去五十年,把那些每一次各个教会联合的退休会上,奉献举手愿意服侍神,愿意走全时间道路的决志的弟兄姊妹加起来,今天北美华人教会的每一间教会都应该有二十个传道人,或者不止才对,也许我说二十个还是说少了。每年有这么多奉献蒙神呼召的人都去了哪里呢?

美国最大的学生宣教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有两万人参加,有的时候是一半或一半人以上,签名签卡说:主啊!我愿意作宣教士。但是有多少位是踏上了宣教士的道路,四年一个任期,不算他四年之后退下来,仅此走完四年一任的也是寥寥可数,不要说是长期作宣教士了。

我们在北美,或者是在海外的其他地区,每次打开基督教的报纸杂志和网站,都有寻找牧者的广告。有一次,大概是十年前,我数了一下,一页里面有十三个广告,仅仅是在美国,在找牧师,现在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了。

我们在讲奉献呼召装备的过程的时候,现在讲到了装备这个题目。首先,我不从神学教义的角度来看,不从一个蒙召的弟兄应该接受什么样的装备,我宁愿这样问,教会需要一个受过什么样训练的工人来牧养治理带领教导教会,我所指的教会,包括有二十来人在周间的晚上聚会的,有讲道,有圣礼,就是有洗礼和掰饼,有弟兄姊妹的团契,有传福音,就是教会,有教会的特点,不一定有按立过的牧师,不一定有聚会的永久的场地。

教会需要什么样的牧者?不论这个牧者称为牧师、传道、负责同工、站讲台的、带领的,名称不重要,重要的是实质上在带领教会的。我们知道,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实质上在带领教会的,有很多的姐妹,也包括一些的弟兄。教会需要什么样的工人?大概在二十二年前,我曾经在北美的华福大会,开大会的时候,参加神学教育的那个小组,我迟到了,坐下来,就问那一次的讲员,是个外国人,神学院的院长。

我问:“请问,我们的神学院有没有对我们的毕业生,那个理想的毕业生,有一套的素描。我们愿意看到什么样的毕业生出来呢?”

那位讲员给我的答复是:“这是很好的问题,今天我们需要探索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位领袖是没有想过,是没有答案的。

感谢主,我除了在神学院有过不同的教授以外,我生命中有好几位师傅,有的已经回天父那里去了,他们都有一些非传统的神学教育思想,是思想上非常丰富的一些神的仆人。给我种下一些很重要的,当时神学院学不到的,一些的功课。我最近的十二年又开始学习,开始读一些清教徒的书。

下面我给各位分享,神的工人,牧养教会的仆人应该有的素质。然后,我们才来问,每个工人需要怎么的装备(以弗所书中的军装),或者说教会与神学院应该提供怎么样的装备。



第一,教会里面担任牧养、教导、治理、带领的牧者,不论是牧师传道长老负责同工,必须是重生得救的。必须是清楚重生得救的,也就是说有真正的信心和悔改之心的,我没有说一次的举手决志,我是说真正的已经相信主悔改的。

我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我会站在讲台上讲这句话的。因为当然神学生传道人就是重生得救,清楚自己重生得救的。在网上有一本很出名的清教徒的说,巴克斯特写的《改革宗的牧师》,真的意思翻出来,书名应该是《一个复兴的牧师》,有的翻成《更新的牧师》。这本书花了差不多半章问这个问题:牧者,你得救了吗?你重生得救了吗?

我说,我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讲这句话。过去的十五年里,我住在洛杉矶,有十五年的时间正式的在神学院讲课服侍,过去的十五年中在不同的神学院,还有其他地区的客座的神学院讲课,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得不问了:神学生传道人是否是真的重生得救?

一七一零年,在费城,有一位长老会的牧师,在自己家里的后花园,开了一所神学院,别人嘲笑他,说这是一所“木屋神学院”。因为他讲了一篇非常出名的道,讲道的题目:《牧师,还没重生得救的,对教会的危险》。我在神学院的课堂上正式的讲课有十五年,这个问题不得不提出来了。



第二,除了重生得救,要真的有悔改,有信耶稣基督的心。我没有说重生得救,而是说真的在心里面信耶稣基督,信靠祂的宝血,有悔改的心的。第二也就是说一个牧者是亲近主耶稣基督的。我再说,我年轻的时候想都没有想过,要站在讲台上讲这些。我们再来听,再熟悉不过的经文,耶稣是这样说的:

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结果子的,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现在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你们要常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这样。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

再熟悉不过的经文。讲的是耶稣基督是真葡萄树,葡萄树是代表以色列,耶稣基督是真以色列。我们在祂里面已经有生命上的关系,留在祂里面,就吸收祂这位完全圣洁公义的真以色列,吸收祂的圣洁,结出果子来。所以第二,一个传道人必须是与主耶稣基督交通的基督徒。坦白讲,在西方读神学院两年或者是三年,对太多人来说,是灵命最枯干的两三年。

原因有几个,以西方为学术模式的神学院,请不要误会,西方的神学院不单单设在美国和英国,西方的神学院在台湾香港新加坡,目前在中国大陆也越来越多了。凡是有学术鉴定协会批准的,认可的,发硕士或学士学位的神学院,都是西方的神学院。这个西方,不贬义,也不崇扬,就是一个事实。在这种西方教育模式办的神学院,在其中,从进去,到出来,灵命更加与主亲近的是少数的学生,原因很简单,因为学术鉴定的团体的规定,又因为学位的有限,学费的昂贵。学校中,特别是那些年轻的,那些刚刚从苏格兰英国或者是美国什么地方,刚刚读完博士,来教圣经、系统神学等等科目的老师,包括我,多年来的我,肯定是给学生很多的功课,所以灵命、小组的交通这些,都是由学生自己去管理。很多神学院认为,一个神学生的灵命应该是自己操练,而且是应该已经有了灵命的操练,已经有了教会的认可,就是说在教会里面传福音,带领人查经,带领门徒,然后才到神学院里面来的。神学院不是给那些昨天信耶稣,今天就进神学院的那种的基督徒的。新中国有太多这种的基督徒了,我亲自教过很多,昨天才信主,前天就已经想好“要信耶稣,要进神学院的”,信佛教就是去念佛教嘛!信耶稣当然就是去念基督教。

第一是重生得救,第二是与主亲近,除了学术的要求,使灵命枯干以为,还有其他的原因。或者我们这样说,过去,三十年到五十年前,很多的无名的传道人,到处奔波,没有时间好好的管理自己身体的健康,甚至没有时间亲近主,这些都是我们的提醒。今天又如何呢?今天已经不是“中国的早晨五点钟”了,今天是“北京早晨星巴克”,一个新的中国诞生了,我们又怎样保持这种固定的与主亲近的时间呢?我们在五六十年,有一些老传道人,那些老传道人可能只有二十二岁,刚刚从神学院出来,但是他们非常的“老”,看到少年人就说:“小孩子,你有没有灵修?”很凶的。我们看到这些传道人就很怕的,但是上帝用这些的提醒、责备、对付,来无形中塑造我们,信了主就是要固定的亲近主的,应该是不用说的。当然,我们若没有胃口就不知道自己饿,就不知道去吃东西。真正重生得救,是有胃口去亲近主的,应该不是要用棍子来打,或者用一些的办法等激励的方法。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就有胃口亲近神的。



第三,一位传道人,应该是经过一个长期的阶段,是在教会的服侍上有所操练,也有所监管的,即有操练的服侍。

原因很简单,罗马书、哥林多前书、以弗所书、彼得前书等等,圣经新约里面至少四处的地方,列出不同的属灵的恩赐。既然圣灵给每一个基督徒都至少有一个恩赐,我们就理所当然应该操练、实习我们的恩赐。也就是说,信了主之后,或者我们清楚自己重生得救之后,我们就应该有操练的,有纪律的服侍。这些都是以前我们传统的福音派教会,基要派的教会,老生常谈。

但是今天,有一点不一样了。我说有太多的人是昨天信主,前天就想好了要进神学院的。我信主的时候有多么多的长辈,海外基督徒,拍着我们的肩膀,“哎呀!你去中国传福音就好喽。”所以我们很快的就从信主,还没有建立好与主亲近的习惯,就是常常悔改、认罪、对付自己的习惯,也还没有在教会里面稳固的学习和操练服侍,很快的在教会里面举手,跑到讲台前面来,就跪下,流泪,祷告,为中国,为宣教,曾几何时就进到神学院里面去了。

在一九八十年代末,一九九十年代初,我们跟一些海外的同工们,商讨的时候,常常会这样说,一个领袖的养成,少一些十年。但是我们看见多么多的为中国祷告会、宣教大会,都是催逼一些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信主的意义,就踏上宣教,或者是就进入机构,就进入到神学院里面了。这个第三是侍奉的操练,这件事情是赶不来的,刚才我祷告也讲过今天中国已经是在闹工人荒,海外也不例外,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赶不来,这个第三就是有纪律的服侍。



第四,整本的《彼得前书》是讲这件事情的,就是准备好有受苦的心志。彼得前书第二章第十八节开始:你们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服主人。不但顺服那善良温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顺服。尚若人要叫良心对得住神,受冤屈的苦楚,这是可喜爱的。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21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

你们蒙召原是为此,为什么?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跟随他的脚踪行。预备好为主受苦。我从小生长在一所跟以前宋尚杰、计志文在中国大陆三十年代布道有关的一所的神学院,所以一个神学生四年在宿舍、在课堂里学习什么?祷告,把圣经读的烂熟,传福音,准备好受苦做穷传道。以前的神学院都是教这四样的。外语可能不是很精通,系统神学没有机会去读,出国没有这个条件,人文学科哲学没有机会碰到,但是祷告、读经、为主受苦、传福音肯定是操练的非常熟悉的。

预备好受苦,三十年、四十年代,受苦就是做一个穷传道,跑到大西北去奔波,或者后来从香港跑到其他的地方,被人误会,长执们都是以这样非常微小的信心苦苦的耕耘。曾几何时,孩子出生了,也长大了,眼泪都是师母默默的流,作一个穷传道。

但是今天已经不是这样的世界了,在大城市,无论是中国或者海外。什么叫做预备好受苦呢?可能是被人误会。这里我要讲一个我非常有负担,也喜欢讲的一个题目。最近,我很敬佩的一个师傅写的一本书终于翻译成中文了——《领受的养成》,最近才出版,书中讲到上帝用各种不同的功课来教导我们,来塑造我们。而上帝塑造我们与上帝呼召我们是同一码事。

预备好要受苦,我们可以这样看,我们清楚自己重生得救的那段时间是甜甜蜜蜜的,灵修也好,上帝听我们的祷告也好,都是甜甜蜜蜜的,之后,曾几何时我们就开始服侍了,起初是搬搬凳子,负责教会的网站等,曾几何时有人请我们去带领查经了,带领小组了。好了,经过甜甜蜜蜜的。再来忙忙碌碌的,忽然之间来了一件事情,就是教会发生了一些事,可能你自己卷在其中,可能你是一个旁观者,你感觉到教会有人做一些非常没有道理,不应该做,不荣耀神的事情,这些事情会让你发怒,让你感觉到岂有此理,甚至你自己是受害者,感觉到非常的委屈。

在中国的今天,我想每个星期都有新的教会诞生,还有已存的教会,对我们在灵命上长大的时候,肯定会碰到这些教会的内战,或者是冲突。太多的基督徒,特别是自己蒙召奉献做传道人的基督徒,就在这些感觉上是不合理的一些事情上,一些的争执,一些的被误会,被伤害,在这些事情上就跌倒了。使人跌倒的办法很多,最严重的就是不再信主了,再来就不再服侍了,还有就是以后就做一个袖手旁观的、冷眼旁观的教会的成员。或者就带着这些的苦毒和怒气,一辈子没有喜乐平安,来服侍神。教会里面太多这种人,就是在第一次碰到不合理事情的时候,我们的回应错了。

弟兄姊妹,假如你是正在一个教会的内战中,卷在里面,或者是观察的话,你要知道你的教会绝对不是例外的,全世界的基督徒差不多,都经历过这种的情况,你以为你信主之后,就有个大牧师会对你说:“年轻人来,躲在我的翅膀下,我来培养你,装备你,塑造你。”一千个一万个人里都没有一个这样的大牧师牵着小羊这样走的,好像保罗对提摩太这样子的。你愿意有吗?很想,不可求,上帝不一定给我们这个特权。

我自己在三十岁读完博士出来的时候,多么的渴望有一个这样子带领我做门徒的牧者,但是这些东西太理想了,事实是我们卷进去很多的冲突、争执、内战。弟兄姐妹,你能够胜过,或者是你能够看见,原来这件事情,很不合理的事情,重要的不是谁对、谁错,乃是神在其中教导我什么。是否教导我忍耐?教导我顺服?顺服什么?服权。服谁的权呢?谁都知道服耶稣基督的权,服教会领袖的权,就不这么简单了,是不是?

平常说服权很容易。弟兄姊妹,不服权的,下一步怎么掌权呢?你不顺服的,怎么能叫弟兄姊妹跟随你的带领呢?第四准备好受苦的,就包括在教会里面被误会。



第五,一个牧者必须要按照正意分解真道。所以在教会里面一定要有好的查经,主日学,也就是说,我们清楚重生得救之后,有一段时间要操练系统的用归纳式查经的方法来读圣经,查考圣经,研读圣经,分享圣经,教导圣经,才去考虑进神学院。

第六,一个传道人需要有一颗敏锐的查考人心的心。清教徒牧者是这方面的大师,你要读一本最简单一种的书,就是《天路历程》。更深一点的,今天有很多不同的书,十万本的清教徒的书,一本一本的翻译成中文出版。懂圣经,还有看透人心,乃是说我们查考自己就可以知道,人心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魔鬼的攻击,罪的试探,血气情欲等等。这样我们才能做一个有效的辅导员牧者。

第七,分辨真理和异端。

第八,我们必须对圣经里的教会模式有很清楚的认识。以前都是牧师让我们走到台前,我们就走过去了,没有问教会里到底要有什么样的职分呢?有监督、长老,有牧者,有传福音的,有执事,我最愿意让神用我做哪一类呢?对教会观有清醒的认识。

第九,我要清楚知道我需要在哪些方面长进。《彼得后书》第三章十八节: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愿荣耀归给祂。我想我们基督徒传道人神学生,很多很多的人都有一些盲点,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我们没有看到我们的弱点是在哪里,没有看到神要在哪方面塑造我,不是四十年前,而是现今的阶段,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



简单的九点,牧者的一个速描。我们都会说:谁能担当呢?神学教育又怎么办呢?一方面中国闹神学教育牧者荒,一方面耶稣基督设立了地上的教会。

是的,不同的事工都在努力的弥补这方面的缺乏,包括我们的网络电视台。但是问题在是教会本身,对此我提出一个方案。第一,请各位广大禾田大地上的弟兄姊妹,不要随便申请去美国读神学,美国不是天堂,美国的神学院也不是天堂。不要自己独自的随便申请,除非有教会的保送,除非你在与主亲近,除非你在有操练的服侍,跨过受苦冲突的门槛,这些事情上都已经走过来了。

第二,我呼吁各地的教会,自己拿起训练牧者的责任来,在国外很多外国人的教会,大的有规模的,都已经自己办神学院了。我自己在神学院里教书,我自己就是教授,我自己的教授弗兰姆就写过一篇文章,四十多年前写的——《一个新的神学院的建议》。就是说要由教会来拿起训练仆人的责任,不要随便交给神学院。我的意思是说,教会按照刚才所提的这些装备,彼此的守望;假如要在神学、解经方面要装备的话,你们今天多么的蒙福呀!我以前读神学的时候,到神学院的神学图书馆,两排书架就装满了,今天不断的出版,英文的多出来几千几万倍神学的书籍,只是中文,只是相信圣经无误的,包括改革宗,也包括非改革宗时代论派的,这两派的书,特别是电子的讲过的教材,已经足够一个有规模的教会,我所说的有规模的,至少是有三五个人在站讲台,在做教导的。你的教会不一定很大,但是网上已经有足够的材料,叫你办一个小小的神学的事工。问题不是要经过美洲或者亚洲神学协会给出鉴定,这不是坏事,但是请记得在有了这些鉴定团体给力鉴定后,他就需要在筹款方面很大,功课压学生很重,我自己走过两间神学院,都是在那个鉴定的过程中。

第一是不要随便去美国读神学,第二教会自己拿起训练仆人的责任,一间教会不行,何不就两三间、五间,一个地区拿起这个责任来。我相信子啊中国已经有很多很多的教会在这样做,当你在做这方面的重新的学习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有谁真的需要去香港,去东南亚,去美国,短期的去见习,为的是以后他带回来的是正统的信仰。不是跑到香港,东南亚,美国学了一大套理论回来,“我懂了。”你懂什么?“我懂了,圣经是有错的,亚伯拉罕不是一百七十五岁死的。”不要学那些谬论回来,今天已经发生在中国的教会。

第三我呼吁中国的教会不要在讲台服侍上临时的拉兵,或者是滥竽充数。没有人呀!随便的抓一个姊妹或者是弟兄上讲台了。以前的清教徒学习也是没有人的,怎么办呢?几百年来很多教会就读一些真的能够造就人的讲章,或者是属灵的书籍一章,就当作讲道,因为我们随便把一个人放在讲台的时候,第一是他上了下不来,别人对他有期待;第二你害死他,因为不是每一个站讲台的否知道自己原来是多么的不足够,那又怎么办呢?人家已经把他捧上去了。不要说是站讲台,连一个经过了教会的操练过程,去读神学院的,马上一申请神学院,别人就对他看待不一样,他就感觉到一个帽子戴上了。第三就是不要随便指派弟兄姊妹站讲台,也就是不要随便开一所新的教会,可以有查经、祷告、交通、一起追求、渴慕读书,网上好的材料多的是,为什么不采用呢?不是非要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讲台上讲道,才是一堂的崇拜的。我不是蛊惑各位,明明有好的讲员不用,而去看视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知道很多的站讲台的是充满着愧羞感的。

最后,我教了十五年正规的神学院,我感觉到身为神学教授,只有一件事情对神的国度是有帮助的。是做什么呢?是劝那些,不应该到神学院里面的,平平安安的退学;假如毕业了,平平安安的回去找份世俗的工作,做生意,或者做以前的工作。假如他本来就不是要做传道人来读神学的,毕业了,平平安安的回去做生意。很明显的,神的旨意不是我们开几个奋兴布道会,就有传道人产生的,最重要的产生传道人的地方是教会,而且一起来服侍一起来学习。


今天我们来质问几个问题:第一,你听了这篇道,你看到教会是闹工人荒的,你愿意不愿意说:“主啊!对付我的血气,帮助我亲近你,给我有纪律的生活,而假如日后主你呼召我做传道的话,我说我愿意!”而不是说:“主啊!我奉献自己做传道人。”而是,主你先在我里面工作。第二,有没有弟兄姊妹,包括同工们,你站在这个岗位上太久,事实上,上帝可能呼召你,做一个好的商人,做一个好的妻子,平平安安的去做,仍然在教会里面,爱教会,服侍教会,带领查经,学习,但是不一定是站在那个带领的岗位上。第三,假如你是做带领的,从今以后,不要再滥竽充数,抓人站讲台,好好的一起承认自己缺乏,一起来学习。

我们一起低头祷告:

天父,我们感谢你,在地上设立主耶稣基督的教会,我们国内海外这么多的弟兄姊妹带领着这么多的不同的教会,大的,小的,城市的,农村的,专业人士的,农民劳工的。主!我们都需要你,需要你的道,需要你的灵,我们都需要更亲近你,过有纪律的生活,我们都需要在你的真道上学习。主啊!怜悯我们,若有听到自己的呼召,愿意被你所对付的,愿主你使我们看到,我们目前这个阶段,需要被你塑造、对付、改变的,是哪些事情?求主让我们不走在你的前面,凭血气的来所谓的奉献自己,来所谓回应你的呼召。主啊!我们也为很多的教会祷告,求主你用你自己的方法,来供应你自己的教会所需要的你的圣道,不论用什么媒体,用语音文字视频。主啊!我们愿意看到教会能好好的为教导、为讲台负责,不愿意看到因为教会的需要而伤害到服侍的。主!你自己来装备、怜悯我们,我们知道我们太需要教会的牧人,太需要神学教育,主你自己为你的教会负责。奉耶稣基督的圣名求。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耳顺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ba545
录入时间:     6/20/2014 3:27: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