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平淡是真 >> 克劳威尔的一生
  您是本文第 1829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张文亮:      克劳威尔的一生


 前言

  许多人看过“桂格麦粉”的包装,一个白发老人,穿着十八世纪的服装,戴着帽子在对着你微笑。有些人还记得早期的“桂格麦粉”,打开盒子的时候,里面的麦粉多到会喷出来。但是,很少人知道“桂格麦粉”的背后,是一个已被医生宣判危在旦夕的年轻人,向上帝的一个祷告:“主啊!我将我的生命放在你的手中,教导我做生意,让我为你做大事,我将我所赚的百分之六十五都奉献于你。”

  十一年后,他成立了桂格麦粉公司,他履行了他的诺言:支持了芝加哥“慕迪圣经神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帮助成立“太平洋花园布道团”(Pacific Garden Mission),他是大布道家陶雷(R·A·Torrey)福音大复兴的主要经费奉献者,并联合一批有抱负的人,首先通过美国联邦的“曼恩法案”(Mann Act)打击色情人口买卖,“强制令发布与撤销法案”(Injunction and Abatement Law)给色情行业断水断电,并使“桂格麦粉”公司成为廿世纪初期对抗犯罪集团的主力。

  他在晚年,公司仍处巅峰的时期,把经营权完全交给别人,使“桂格麦粉”公司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非家族企业化的国际大公司。何等的典范,因为他说:“桂格麦粉公司是为上帝的荣耀设立的,因此我不用留名。”

  他每天中午,会邀请一个商业巨子一起共餐,然后把福音传给对方。一生带领许多有钱的人,进入骆驼的针孔。

  他说:“我不只是天国的生意人,更是基督见证者,我虽然已成公司的总裁,但我仍向上帝支领薪水,很多人夸我会做事,会赚钱,但是我最会做的事就是祷告,因为在祷告中,我看到上帝不断做事,那不是人所能做的事。”



  桂格麦粉的起源

  燕麦生长在低温地区,产量丰富而且富含维生素与矿物质,但是在“桂格麦粉”推出以前,世界上很少人以燕麦为主食。主要原因是燕麦穗的外壳非常刚硬,要把外壳压碎颇费工夫,压碎后的燕麦,也不容易煮熟。所以燕麦一直是马的饲料,很少人吃,不过吃燕麦的马倒长得很强壮。

  “进入燕麦市场的时机已经到了。”巴森斯(Joel Parsons)对他的侄子说。那是一八八一年的春天,美国在南北战争后到处蓬勃发展,市场上不断传出有人一夕致富的故事。克劳威尔(Henry Parsons Crowell)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呢?”

  巴森斯回答道:“时机是生意人最需要掌握的。时机由许多条件综合产生,也许有些条件看来彼此没有什么关系,有些条件看来稀松平凡,但是综合起来看就是生意的时机。”克劳威尔继续问:“那为什么商机会是燕麦呢?”巴森斯答道:“我无法解释。那是一种综合思考后的直觉。我认为你应该到燕麦厂看看。”克劳威尔回答道:“我会去看,并且继续在祷告中寻求上帝的旨意。生意的时机在别人看来是投资,或是风险,或是赌注,在我却是服事上帝的地方。”

  疾病阴影下的童年

  那是在俄亥俄州雷本那(Ravenna)镇的一家小磨粉厂,克劳威尔当时廿五岁,他过去二次经营农场都不成功,一次遇到龙卷风,一次遇到旱灾,他知道从事农业生产的工作,大自然变化是不可预料的。但是比起人生的变化,大自然变化算不得什么。克劳威尔出生在一个非常敬虔的长老会基督徒家庭,十七岁时,医生宣布他有肺结核,在自己与母亲的眼泪中,他办了休学,“再也进不了耶鲁大学了,那是父亲对他的最后期望”。克劳威尔的父亲是个皮鞋制造商,但是在一八六四年冬天,克劳威尔八岁时病逝于肺结核。舅舅巴森斯前来继续经营皮匠。

  一八六七年布道家芬尼(Charles G·Finney)在俄亥俄州燃起复兴的火,在众多决志人群中,克劳威尔也在其内。决志后,克劳威尔最喜爱读的一本书是《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他没想到将来他的天路历程会在生意圈中。同年,克劳威尔进入“格雷洛克专科学校”(Greylock Institute),在这里遇到一个影响他一生的米勒斯(Benjamin Franklin Mills)校长。

  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句话

  专科学校有一千多个学生,米勒斯竟然能够叫出每位学生的名字。美国的南北战争死了五十多万人,学校里有许多学生都是内战后的孤儿,他们几乎把米勒斯视为第二个父亲。米勒斯每天都与不同的学生约谈。一八七一年,有一天米勒斯校长约谈克劳威尔,米勒斯说:“你知道什么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克劳威尔摇摇头,米勒斯说:“花时间去认识上帝的旨意,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米勒斯校长这句劝勉,成为克劳威尔一生行事的准则。

  旷野的日子

  一八七一年的冬天,在克劳威尔强烈的咳嗽声中好象特别漫长。诺特医生(Dr.Naught)检查他的身体后说:“你如果不立刻休息,将会很快死亡。”克劳威尔哭了:“但是我明年春天就要进耶鲁大学。”诺特医生说:“你不了解肺结核,得了肺结核的人,是不用为未来规划,因为他没有未来。”“难道就无药可治?”“是的,无药可治。不过最近有医学报告提出较好的气候、较多的野外活动能够改善一些。”

  一个没有明天的人,一个再也不能为未来作梦的人,还去谈什么认识上帝的旨意为人生最好的教育。克劳威尔回到家里,翻开圣经,仔细查考。他后来写道:“当我诚心认真寻求答案时,圣经里的约伯记五章19节仿佛跳出来‘你六次遭难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灾祸也无法害你’,我忽然有一种信心,我生病六年,到第七年肺结核一定会好。我跪下来祷告,无论发生任何事,我相信他的应许到底。”

  一八七二年,克劳威尔办了休学,并到各处旅行。数年之久他在美国加州当牛仔,又在克罗拉多的丹佛学爬山,以后他到处爬山,使自己的肺部更强健。他写道:“在开往西部的火车上,大家都在谈那里淘金可以发财。我却在此等待康健,到了第七年,我会健康的回到我的故乡。”

  病夫回城了

  其实,旅游是一种很好的教育,克劳威尔在外旅行七年,他的见闻变得非常广博,阅历丰富,他发现这段时间美国的工业化快速进步,汽油引擎取代了蒸气引擎,电话电报取代了驿马车送信,机械收割机取代了传统劳力收获,沙士饮料与罐头食品取代了传统饮食。他也曾在旅途中遇到骗子,被骗不少钱,但他写道:“这是很好的一课。钱没有被骗光。”

  一八七八年秋天,雷本那的镇民有一阵骚动,因为有一个强壮的牛仔,披挂着手枪,精神饱满的骑着一匹大马进镇来。随着卡达、卡达的马蹄声,很多人都出来看,在这保守的东方小镇,很少会看到一个西部强汉。大家仔细一看,骑在马上,咧着嘴笑的人,正是以前在镇上被称为“病夫”的克劳威尔。他不仅身体强健,心灵更强健。

  取名为“桂格”的原因

  一八八一年,克劳威尔前往雷本那郊外的“桂格磨粉厂”(Quaker Mill)。这间磨粉厂是在一八七五年,由一个贵格会的基督徒海斯顿(William Heston)所建立的,所以海斯顿将磨粉厂取名为“桂格”。海斯顿是个发明家,他制造出一套机械撞击设备,能够迅速脱去燕麦的硬壳,但是他不善行销,以致拍卖磨粉厂。克劳威尔看了这间三层楼高的磨粉厂及其设备后,写道:“这家磨粉厂的设备是一种创新,所磨出的麦粉是高品质,而且研磨的时间短,效率高,所差的只是行销。……未来的人口会往都市集中,人需要在很短时间内,获得高度营养与容易煮熟的早餐,麦粉应该是未来人类食物的大改革。”

  克劳威尔看了这家桂格磨粉厂好几次,并且每次作笔记,再回去研究,隔年他才买下。一八八三年,克劳威尔正式向政府登记为“桂格麦粉公司”(Quaker Oats Company),克劳威尔继续沿用“桂格”为名的原因,是他在麦粉包装上特别强调“纯”(pure)的特性。过去的麦粉常在里面混有豆粉、杂草粉,甚至砂子。克劳威尔则认为“品质第一,货真价实,值得信赖”是他卖出产品的保证,如同贵格会基督徒信仰一样纯正。

  第一个广告人

  石油大王洛克菲勒(John D。Rockefeller)后来说道:“一个克劳威尔,胜过三万个推销员”,克劳威尔改变了普世市场行销观念。当时大家都看不起广告,认为只有江湖郎中的东西才需要广告,克劳威尔力排众议:“愈好的产品,愈需要广告,好让大众知道高品质的东西。”克劳威尔认为“广告不只是一种游说,而是一种理念的宣导。不只是想做成一笔生意,而是一种永远带着创意、活力、冲动、异象、主动的与消费大众沟通。在那看似不毛的荒漠,广告人却看到结实累累。”

  克劳威尔做了几件开创之举:

所有“桂格麦粉”都是一样大小的包装,重量一样。一改过去食品一堆、一堆的摆在店里。
“桂格麦粉”绝对纯净,没有掺杂其它物质。一改过去食品贩售的肮脏形象。
“桂格麦粉”的包裹封面常印上食谱,指导人如何煮才会更有营养。一改过去食品业忽略消费者。
他让各地的报纸、火车厢、公车等都出现“桂格麦粉”的海报,一改过去认为推销员是行销的第一线。
  克劳威尔反过来先用广告教育大众,再以大众要求给售货商压力。克劳威尔认为推销员不只是卖东西的人,更是“市场调查”、“消费者对产品反应”的评估者。

  克劳威尔认为行销,不是孤芳自赏,更非守株待兔,而是一种“敏锐”的察觉群众说不出来的共同所需。广告行销是一种可以调查的“逻辑思考”,而不盲目的相信卖好卖坏,不过是一时的好运歹运。广告行销是一种“机动”的沟通,如同一个有机体,不断的在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建立交通的网络。

  不过,克劳威尔并不认为广告是开拓市场的万灵丹,广告如果不是建立在高品质的产品上,广告的支出会拖垮公司。

  用最高的理念去卖一件很平凡的东西

  一八八六年,克劳威尔给俄亥俄州的磨粉厂经营者一封公开信:“在这机械现代化的时代里,我们能够售出过去未有的品质燕麦粉。我们拥有更高效率的方法磨麦粉,并且减少损失,这将改革整个燕麦粉的生产系统。我们应该一起合作,不是为了利润追求,不是为了独占市场,而是为了更有效地将我们的麦粉,分配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地方。

  因此,我们要找一群诚实、努力与有才智的生产者。我们在一起只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卖给消费者最好的品质,并且让我们的员工因着高品质的服务,而获得一份无可比拟的尊严。

  我们将不只是卖出一盒、一盒的麦粉,而是提供一种教育,唤醒世人对于燕麦粉的重视。末了,我们不会与任何竞争者沟通、妥协、或是并购,我们不会去浪费这种精力,我们所做的只是永远站稳一个信念,以最低价给出最好的产品,去面对未来任何的挑战,这是你期待加入的企业吗?”

  这封信一发出,有二十家的磨粉厂立刻加入,并且陆续进来许多一流人才,例如:以经营管理见长的司都华特(Robert Stuart),以生产技术著名的安德鲁(Jim Andrews)。克劳威尔、司都华特与安德鲁后来被称为第一代桂格麦粉公司的“铁三角”。

  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的最好方法

  一八九一年,克劳威尔把公司总部搬到芝加哥,同年与荷曼小姐(Ms.Susan Coleman)结婚。这是克劳威尔第二次结婚,他第一任妻子在一八八八年一场流行传染病中病逝。

  公司搬到芝加哥后不久,有一天一个叫都雷(Frank Drury)的青年人,抱着一个脏脏的东西,说要见克劳威尔。克劳威尔事先已听妻子讲过,都雷是个发明奇才。克劳威尔从来没有看过都雷抱在手上的东西,“这是什么?”克劳威尔问道。“瓦斯炉,先生。”都雷是瓦斯炉的发明人,但是当时大众用惯煤碳炉,或酒精炉,没有人要用瓦斯炉。

  克劳威尔立刻看出这一个脏脏、油腻腻,用几张旧报纸包的怪东西有未来性。他立刻推出“买桂格麦粉,就送好用又不占空间的瓦斯炉”,并且帮助都雷成立后来非常有名的“理想牌瓦斯炉”(Perfections Stoves)。

  不久都雷又介绍一个青年人,他提炼了许多煤油,但是没有什么人要买他提炼的东西。克劳威尔又推出:“用煤油煮麦粉,省时又省力”。不久,大量的煤油被买走了,这个青年了就是后来的石油大王洛克菲勒。

  向犯罪集团宣战

  一九○○年,克劳威尔眼见芝加哥色情与暴力泛滥。他邀了一群有负担的社会人士,组成“十五人委员会”,向色情和暴力宣战。这个委员会首先推动在美国联邦法中,通过著名的“曼恩法案”,禁止人口贩子贩售未成年少女卖淫,并将怂恿人从事性犯罪的也列入犯法行为,后又通过“强制令发布与撤销法案”,这法案一通过,芝加哥有五百家色情行业立刻关门。

  一九二五年,克劳威尔对上了美国历史上最恶名昭彰的黑社会老大卡朋(AlCapone)。当时美国正处禁酒期,卡朋自加拿大经由五大湖进口私酒。他买通许多警察、政府官员、律师。反对他的人一律格杀勿论。单是在一九二五年有几千人因喝他的劣酒而中毒瞎眼,在498个谋杀案背后都与他有关,但是他仍然逍遥法外。他一年贩卖私酒的净收入是一亿美元,为全美收入最高的人,比收入第二高的汽车大亨福特多了四千万美金,看来美国也曾有黑道治国的时候。

  克劳威尔先选上“芝加哥犯罪调查委员会”的委员,他清除为卡朋通风报信的警察,再以没交“所得税”为由,在一九三一年将卡朋拘捕,判刑十一年。一九三九年卡朋以中风假释,出狱后人事全非,黑道已无他容身之处,几年后他潦倒以终。

  除了打击犯罪,克劳威尔成立基金,低利贷款给贫困想创业的人,又成立“平信徒布道委员会”(Laymans Evangelists Council),支持大布道家陶雷、司密斯(Gipsy Smith)、彬里(William Ashley Sunday)的布道,并买下五万五千英亩的土地,以保障环境生态之用,后来这些土地通通捐给大学,供作研究之用。他又成立“绿色庭院”(Green Court),给婚姻有问题夫妇,提供便宜又很实在的住宿,让他们在这很好的环境里,一起休息,一起祷告,一起接受福音。

  争取高功率电台

  当布道家慕迪过世后,慕迪圣经学院陷入经济危机,克劳威尔成为慕迪圣经学院执行董事,他担任此职有四十五年之久。他成立“慕迪出版社”,出版“慕迪月刊”。并且在收音机刚上市时,就成立高功率的慕迪福音电台与太平洋花园布道电台。当时有很多基督徒反对设立电台,理由是“撒旦是空中的掌权者,空中的音波是属邪恶的。”克劳威尔却说:“我知道撒旦是空中的掌权者,所以我用电台,发出音波向它挑战。”克劳威尔又说:“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永期待改变。除了信仰的真理不改变之外,没有什么改变是太大或是不可能的。未来的改变会愈来愈多,为了基督的缘故,基督徒要进入每一种新兴的宣传媒体里,将福音送给更多的人。”

  如何处理遗产

  克劳威尔年老时,为遗产设立基金。他看过太多的基金会,在捐款者死后就变质了。他有一套管理自己遗产的方法,使他在过世后,这个基金会仍会照他生前的负担,继续执行下去。首先他设立基金使用原则,并且委任五个秘密管理委员去执行他设定的原则,这五个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每年这五个人在特定时间内,提出基金支持对象,分别寄到一个资深律师手上,律师也不知这五个人是谁,只知这五个人的代号。律师汇整后,以多数票决定该年基金支持对象。每一个管理委员与律师在死前,可再交给他信任的下一个人选。克劳威尔基金非常庞大,但是直到目前没有人知道这五个委员是谁,以致外界没有任何一个团体或是个人能够主导克劳威尔基金的运用。

  末了的咛叮

  一九四二年,克劳威尔自“桂格麦粉”公司退休,他将公司的经营权全部让给司都华特的儿子。一九四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他到芝加哥城外的一个教会讲道,讲完道后走路到火车站搭车,路上还向火车站一个电梯管理员问好,并问他“什么是你一生最重要的事?”克劳威尔搭上火车,把帽子放在膝上,把圣经放在帽子上,打开圣经正准备阅读时,他的心脏停止跳动。火车虽然还在跑,克劳威尔在世上的终点已经到站了。

  这个生于一八五六年一月二十七日的“病夫”,在十七岁时被医生宣判死讯的人,竟活到八十七岁。后来的人稀奇克劳威尔的智能,首先运用广告行销,成立“桂格麦粉”公司,对抗全美第一犯罪集团……,克劳威尔老年时的答复是:“我的每一个决定都经过祷告,并且花时间去认识上帝的旨意。”

  资料来源:

Musser, J. .1997. Cereal Tycoon-Henry Parsons Crowell–Founder of the Quaker Oats Co. Moody Press. USA.
Marquette, A.R. .1967. The Story of the Quaker Oats Company. McGRAW-HILL Book Company. USA.
--------------------------------------------------------
作者张文亮,台湾大学教授。原载于http://www.cef.org.tw:50003/
克劳威尔(Henry Parsons Crowell,1856-1943)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Aaron’s Weblog (http://aaron.inhim.net)
录入时间:     4/30/2009 11:29: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