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走出江湖 >> 吕代豪专访-我的一生跟着异像走
  您是本文第 2422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海盐 魏婷:      吕代豪专访-我的一生跟着异像走


(福音时报) 今年春节前夕,吕代豪牧师受邀冒雪从浙江赶赴广州,出席了在广州举行的“吕代豪赴监狱系统宣讲”活动。在现场,吕牧师现身说法,劝解问题少年悔改,在当地引起了巨大反响,收效良好。广州日报对此也进行了专门报道。同期,在吕代豪牧师动身去广州的前一天,吕牧师(下文简称“吕”)接受了本网站的专访。


吕代豪牧师:我的一生跟着异像走(图片来源:网络搜集)

从杀手到牧师,从强盗变传道,从高中没有毕业到正在攻读自己的第三个博士学位,再从黑社会老大到台湾基督教拓荒宣教神学院院长、中国宣教使命团文化基金会董事长、北美世华宣教基金会董事长、台湾台北首都平原教会主任牧师,被誉为传奇人物的吕代豪牧师的人生在经历主耶稣基督的恩典而悔改重生之后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跟随着神的异像不断挑战自己,改变自己,书写一个又一个得胜的篇章。

问:您能够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信仰经历吗?

吕:我这个人是从强盗变传道,从18岁坐牢到26岁,台湾38个监狱我待过14个。我的人生很长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那我怎么信主的呢?我在监狱里面的时候,在绿岛被管训。一天,我接到一张圣诞卡,是一个女学生送给我的。那个女生我并不认识,但是她哥哥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我曾把他带到黑社会,跟我一起犯案被抓到。被抓到以后,被警察打,她哥哥就说是因为我而去犯罪。

后来,我替她哥哥把案子扛起来,他哥哥就没有事情了,继续在中央大学读物理系。而我则被关进监狱。

有一天,她的爸爸妈妈看了一部电影《孤心泪》(即《悲惨世界》)。故事讲述的是法国大革命时民不聊生,男主角的妻子、儿女没有饭吃,后来他偷面包充饥被抓到监狱坐牢19年。入狱后,他曾多次从监狱脱逃都被抓回,典狱长恐吓他如果再脱逃会被枪毙。但是他从监狱逃跑的欲望非常强烈,终于历尽辛苦从监狱逃了出来。逃出来以后饥寒交迫,去敲了一家的门,那家人是一个主教, 给他吃了最棒的一顿晚餐。但是他想:“以后没有钱怎么办?”然后看到,桌子上的烛盘是银的,偷一个便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于是他就偷走了一个。

之后他被巡警抓到,当时如果被送回监狱会被枪毙。所以,他就说是银烛盘是主教给他的。警察当然不信,他们就去敲主教的门。当主教知道这件事情后,就跟警察说:“是的,是我给他的,而且桌子上还有一些他还没有带走。”

这事之后,小偷泪流满面地跪在主教面前说:“我这样对你,你为什么能够以德报怨呢?”主教就说:“我的生命被主拯救,我一生为主而活。”然后就说:“你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就像圣经中耶稣对犯奸淫的女人所说的话。

本来男主角因为一个面包入狱19年而心中充满了恨,但是因为主教的爱,他改变了。他用卖烛盘赚的一点钱去做买卖。上帝与他同在,他最终做成了大买卖,还竞选成为巴黎市长。

她的父母就把这个故事将给了他们听。等爸妈睡了以后,她哥哥想到了我,觉得心中对不起我。就对妹妹说:“我有个高中同学叫吕代豪,处境跟男主角非常像。”妹妹说:“哥哥,这个人这么坏,只有耶稣可以改变他的生命。”

她打听到我的地址,就在圣诞节的时候给我写信,她在信中说:“圣诞节是救主耶稣基督的降生,他的降生给世界带来改变,希望你新的一年有新的人生,新的改变。”当时我想:“新的一年能有什么新的人生?新的一年还是坐牢,会有什么改变?新的两年还是坐牢,新的三年还是坐牢,一坐就是三四年,会有什么希望?”但是在监狱中,能有个女孩子给我写信,总比没有人给我写信好,于是我就开始和她通信。大概通了十几封信。

此后,我被送到别的监狱,再脱逃,但是又被抓回监狱。然后又被判了十四年的刑。我本来想这个女孩子不会再理我了,因为我是一块不可雕的朽木。但是她在祷告的时候,听到上帝的声音:“去传福音给他,我要用他。去传福音给他,我要用他。”

从那之后,她就一直写信,一直写到250封信的时候。有一天,我的一个好朋友(和吕代豪同在一所监狱)突然死亡。我开始体会到人的软弱,也开始思考人到底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我其实不想犯罪,但是罪恶的诱惑力如此之大,让我断不开罪的锁链。

最后,我就来到主耶稣面前,把心打开,让他做我生命的主。我共被判过38年徒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心里非常刚硬。但自从接受耶稣做我的救主后,读圣经祷告被主的灵感动。后来,我就开始传福音,一年后,我所在牢房里所有的犯人都信了耶稣。之后我就祷告:“主你救我出来,我一生要奉献给你。”这是我信主的经历。

问:您的信仰经历和一般人的都不同,您觉得您信仰中所体会的世界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什么呢?

吕: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他很独特的地方。至于为什么神让我有这样的经历,我想到了有两种人最容易信耶稣,一个是在医院为生命挣扎的病人;一个是在监狱中为自由挣扎的犯人。我就属于后者,与一般人不太一样。像我这样一个黑社会的杀手,去年CCTV—10说我是从“杀手变博士”,凤凰卫视说我“从强盗变传道”。我这样的经历使我可以接触到很多人,可以接触更多一般人所不容易接触到的人。

像这次,我被广东省图书馆馆长邀请去广州(赴监狱给问题少年现身说法)。他买了我三万本书,要让我去监狱访问少年犯,并引导少年犯悔改。以前,我到美国、法国的监狱、新加坡的监狱、澳洲的监狱都去过,在那里现身说法。一般人说的时候他们会打瞌睡,但是我说的时候他们不会,因为我的话痛到他的心里面。所以我可以接触到一般人难以接触的人。

问:如果您有机会跟很多正走在犯罪道路上的人说几句话,您会说什么呢?

吕:我会跟他们现身说法。除了带曾经是罪犯的人生命改变以外。我还想说,以前和我一起犯罪的朋友的下场都不好。我的一个姓宋的朋友,他以前跟我被关在一起。他出来后弄了五千多万,开上了很贵的车,却开车撞山摔倒悬崖底下死掉了。另外一个姓丁的,眼睛近视一千多度,脱逃从墙上跳下来摔碎了眼镜,跑的时候看不清路就撞在墙上,之后被抓回来狠打了一顿。第二天,别人给他送饭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叫陈启礼的,他是我的结拜大哥,去年他去世的时候一万多人参加他的葬礼。但是再有名又能怎么样,这一切都会过去。

所以我劝正在犯罪的人赶快悬崖勒马,作恶肯定没有好下场的,这是我可以保证的。

悔改是人生的强力胶水,悔改绝对有出路。年轻人莽撞容易冲动,有犯罪的权利,但是更有改正的义务。不要像变形虫,总是重复同样的错误,要知道悔改。所以,悔改是人生的正路,只要悬崖勒马,新生的机会一定有。但是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

问:您的信仰经历让人想到了使徒保罗,同样被主呼召,您觉得神会怎么样使用你的人生?

吕:我的一生是跟着异像走。我成立了“中国宣教使命团”,就是要华人接过牧会宣教的最后一棒,华人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华人宣教在世界宣教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我就成立了中国宣教使命团。它有三个使命,一个是拓建教会;第二个训练工人;第三个广传福音;现在再加上第四个:慈惠行善。

所以,我在台湾一直训练人开拓教会。我们拓荒神学院教会的学生要开拓一间教会才能毕业。所以,台湾现在开拓了四十个教会。第二个训练工人,没有工人怎么能有教会开拓?所以,我们办神学院训练工人。训练工人和开拓教会是相辅相成的。第三个广传福音。我去年带10万人信主,我今年的目标是15万。之后是慈惠行善,2005年,我获得当年中华民国杰出青年奖,并被台湾领导人接见。因为我曾经带领3000多名监狱的犯人改变,我的学生里面有100多个曾经在舞厅、酒家工作、有的甚至是杀手。现在他们都在各地行善。

像使徒保罗,我当然不能跟他比。他只是觉得自己替天行道,为耶和华大发热心,只是没有想到所逼迫的耶稣就是耶和华差到世上的爱子。除了这个以外,他没有像我满身罪孽,他说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那我比他更严重了,因为我真是头上脚下流脓,满身罪孽,但是我还有机会改。

问:您的特殊经历对您在学习神学和讲道上有什么特别的影响吗?

吕:当然,太大的帮助了。

最近,我写的书《收刀入鞘》畅销,也有人想把《收刀入鞘》变成漫画书,而且认为它一定是电影电视的题材。电影里面需要有枪、刀、美女、杀手,美酒,逃狱、鲨鱼,最后罪犯变成了博士。这些都是人们感兴趣的材料,也是促成书畅销的因素。当人们对这些感兴趣的时候,我也顺便把耶稣带给了他们。

问:您经常来内地讲道吗?

吕:是的,我每个月几乎一半的时间在大陆。

问:从这里可以看到您对大陆的弟兄姐妹有很深的爱,您对他们最想传达什么信息呢?

吕:我托福考了630分,主给我这样的机会,美国达拉斯神学院让我去读神学硕士。因为我托福考了630分,而600分就可以申请哈佛大学。之后,我又去北德州大学读了教育学博士。再之后,我留在美国一个教会做了牧师,年薪6万多美金。在20多年前,这算是高薪的,我也可这样过安逸的生活。

但是,有一天祷告的时候,主跟我说:“没有人在游泳池里面钓鱼。”我心里想,“游泳池里面没有鱼啊,我又不是神经病”。主告诉我:“你就是那个神经病。”对别人也许不是,但是对我却是。主要我换禾场。我就问:“主啊,在哪里?”主说,大陆和台湾是我的宣教禾场。

之后,我就回到台湾,办神学院,同时也做大陆的工作。之后就来到北大读书。大概八九年前,我被朱熔基总理(当时国家总理)接见,后来在聊天中跟他说我不仅仅是个投资者,我也是个神学院院长,还是一个教会的主任牧师。我说:“我在大陆只是做做客座教授,一直没有深入。”他说:“你想怎么深入?”我说:“我想在大陆读个哲学博士”所以,朱总理就建议我读北大。后来,我就考北大。有两个人推荐我去北大,一个就是朱总理,另一个人是马英九。

当时,我是美国人的身份,靠着那个可以不必考试,只要交三倍的学费就可以直接参加口试。但是我不想这样,于是就参加全国的考试,读了硕士后再读博士。借这个机会,我和大陆更加深入。很多三自教会的领袖都是我北大的校友(此后,吕代豪牧师曾多次被邀请到教会讲道)。在大陆,神通过我的手在做很多奇妙的事情。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福音时报http://www.gospeltimes.cn
录入时间:     11/10/2009 10:25: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