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气功周易 >> 一个哲学研究者的灵界奇境实录 - 摘自“另一个世界的奥密”
  您是本文第 1750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梁燕城:      一个哲学研究者的灵界奇境实录 - 摘自“另一个世界的奥密”


注:友人送我这本书,我正准备输入这一篇文章,没想到Kelvin(2000年惊世大预言)先刊了,于是直接转载了,省了我打字的时间,在此先谢谢他了!
-------------------------------------------------------------------------------
  在我还很年幼的时候,仰观繁星天空,下察苍茫的大地,就觉得这整个世界,庄严而神圣,天地万物似乎对我有一份伟大的感召,在中三念过柏拉图的哲学观后,感悟到经验世界以外还有那个完美的理型世界,中四时,我更涵泳于各类的哲学书籍里,盼望从哲学的道路上通往那个世界,此时,我接触到佛教,读佛学的书,并尝试打坐,我并不仅以理论上的认知为满足,我更渴望找到那隐藏在理论背后的生命的意义。

  渐渐,打坐带来一些神秘的体验,我发觉慢慢在丹田培养出一种“气”,这种气可以随着我的意志而在身中运行,我的身上似乎也有些可以让气通过的脉络,当这些气运行我们全身时,我就会有一种“轻安”的感觉。后来我发现我可以把气运到最“底”部,再出最“底”部,经由脊椎骨到达头顶的百会穴,这时,我会觉得自己很畅通、很轻松,然后我再将气从前面运回“丹田”,这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周天,当我达此境界时,在我的心里,就经常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景象,有时我可以闭眼看到美丽的山河大地、沙漠原野,有时又会看到古怪丑恶的鬼物,这些境界究竟是否出于心理作用,抑或真的超越时空而见远处景物及窍界存有呢?客观上我不知道,但当你真的体验时,就会觉得这不是幻境。出现这些光景并非已达至高境界,假如我们被这些美景所吸引,或被鬼物吓伯时,我们的修养功夫就无法继演下去,甚至会走火入魔。在你打坐的当儿,若有人唤喊你,你的精神和元气就会大受损伤。假如我始终不为这些光景影响,慢慢地这些境就会逐渐消失,更高的境界才会出现。这时心中一片空灵,而心灵似乎有道路向下通出肉身之外(但不是向上通),彷佛通往无限处,整个人感到一阵飘然隽逸。此时的境界已经可以和灵界交往了,而在与灵界交往中,我发觉自己渐得到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可以用自己思想来影响他人思想,大概这也是佛教所谓的神通吧:有一次,一位朋友对我有点误会,不肯听我解释,于是我在深夜打坐,把气运到百会穴,然后从头顶向那朋友住处的方向放出去,心中重覆说:“xxx,你要心中不安乐,去找梁燕城”。这句话随着气放出去,结果令我大吃一惊,他真的在一两天后来找我,说心中不安乐,要向我道歉,我发现自已真具有一点神通。后来我又试了几次,仍然灵验。

  但是渐渐地,我感到这种力量并非出自美善,与我当初打坐之目的大异,因为当初我之所以要打坐,就是想藉着修养获取更美好的生命,但是我万没想到,愈在打坐中得超自然力量,心中的欲念愈多,我觉得自己变得很想控制别人。后来我发现,我这种控制别人的能力,并非来自自己的修养,而是来自灵界的某种力量,这种力量增强时,可能会反过来控制我。既然打坐无法使自己爱得更完美,而现实生活上无数的缺点,也非打坐的空灵境界所能免除,遂迫使我再一次正视生命问题。

  结果,竟然在我一向所嘲笑的耶稣基督身上,使生命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变,获取了生命的意义和盼望,于是我无须再打坐求道,已得到活泼而丰盛的生命。在我信耶稣两年以后,我发现从前我打坐时见过的那个鬼物又回来找我,那段时间,我总是感到有许多邪恶的意念来搅扰,心中也有许多邪恶的念头。有一晚,我忽觉一股阴森力量临近,我的心眼看到那个鬼物有若一块红色的内围向我飞来,当时,我在中文大学校园一条黑暗的路上走,这一个灵飞近要进入我里面。我知道圣灵和主耶稣住在我心中,于是我藉着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赶走它。可是我看见它被赶远一段距离,仍在我身旁徘徊不去,我沿着山路而下,它一会儿蹲伏在石级旁,一会儿又走来走去,我不胜其烦,这段日子都常被它缠扰,后来,我请教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传道人,他提醒我主耶稣已经胜过撒但,所以邪灵是不能真正骚扰我们的。于是我们一同祈祷,那位传道人充满圣灵能力,他祷告说到:“耶稣基督已经胜过撒但。”这时,我忽然感到像触电般,电流彷若从头部涌到脚下,顿时轻松得很,我发觉有些缠着自己的东西远去。

  我第一次见到明显的撒但

  过了一段日子,我又碰到不同样子的邪灵、鬼灵冒充耶稣基督的名字和形象临到我,那种感觉也是触电似的,当时我看到一些奇怪的境象,眼前有一道金光四射的通天金梯,梯上站着一个圣人,向我招手,要我跟随它。直觉上,我知道它是中世纪一个着名的哲学家,也是一个人格高尚的圣人,但是,我想,神和人的中保是耶稣基督,不是圣人,于是我立刻用圣经的话来考验它,它没有回答就走了。第二天,在一种神秘经验中,金梯再在我眼前显现,这次亦有触电的感觉,不过这次站在梯上的人不再是圣人,而是有图画中耶稣样貌的灵。我再用圣经话语考验它,它也走了,不过它给予我的感觉似乎极其光明快乐,我想它的目的是要我误会它是圣灵而跟从它。我任教的大学有一位学生,他是无神论的存在主义者,但是对生命意义的追寻瑚十分认真,他曾自杀过,后来他遇上一位十分有学问的基督徒老师,经过长期封信仰的理性辩证兴分析,在多种确实的学理和证据下,他已认定基督教的信仰是理性上合理可信的,可是他情意卸不肯相信,他想,既然上帝是真的,那么魔鬼也必是真正存在,于是他便向魔鬼祈祷,要求魔鬼显给他看,那时他正在家里,据说后来魔鬼应了他的祈祷,他竟惊骇的在家中大声惊喊救命,把家人都吓坏了。后来,他参加了大学基督徒所举办的福音营,那晚我要在营中讲人生问题,事先我找了一僻静处所,准备好好地去祷告,不料,我的心眼又再活跃起来,突感到四周有一股阴森氮圈,在我的周围彷佛有一个异怪的东西存在,我直觉那就是撒但本身,当时我的灵眼看到一只黑漆的翅膀,不过见不到它的样子,它那阴森、邪恶的力量十分强大,要赶走它很不容易,我甚觉诧异,我第一次在福音营里见到明显的撒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学生寻求过撒但,把魔鬼带进来,且见他的眼神惘然而充满邪气,使我颇为震惊,我见过不少鬼灵附身的人,但末见有如此邪恶眼光者。福音营的最后一个晚上,我问那个学生对生命的终极抉择如何?他承认他很难下决定接受基督,但是却表示魔鬼缠身是一件十分苦痛的事,他愿意跟我一起祷告赶鬼,我战战兢兢地与他一同跪下,凭信心先求耶稣用弛的宝血洗净我们,遮盖和保护我们的灵魂,就在这时,我发觉有一股强烈的阴森力量默默地从那个学生身上冲击过来,我奉耶稣的名吩咐魔鬼离开,但遇到由地狱无尽黑暗处来的强顽力量,与祷告的能力争持,把我冲击得满身大汗,耳边彷佛听到无数的人声“啊啊”地叫,这次的祷告十分耗精力,不知过了多久,凭信心奋力的争战后,我感觉那个力量渐渐从他身上退去,我立刻趁这机会,问他在魔鬼暂离的一刻,愿不愿意接受上帝进入他生命之中,他勉力地说愿意,于是我带他认罪祈祷,但他仍不肯奉耶稣基督的名,几经挣扎,他才能奉基督名而完结祷告,我睁眼看着他,只见他眼中邪气尽丢,一副释然而自由的样子。自他成了基督徒以后,我在大学再遇见过他,觉得他整个人脱胎换骨,与以前完全两样,变得积极而喜乐多了。赶走撒但那晚,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我为那个学生祷告完后,午夜时与两个素来顽皮捣蛋的学生谈话,他们忽然都脸露惊惶的告诉我,在我身后,有一个样子很丑恶的东西,平常自命不凡的他们都惊得不敢动弹,我知道刚才赶鬼不是心理作用,邪灵还在附近,为第三者所见哩!

  我常有各种怪异的经历,例如一次,在我家附近,我正经过一个人坠楼身亡的地点,回到家里后,我心情忽然浪漫起来,想请太太跳华尔滋,不料刹那间,我发现我的心理又现一阴森情境,我心眼发现我房子的灯光变得暗绿,有大提琴发出呜呜的低鸣,而我慢慢地与一东西在跳华尔滋,但舞伴并非我太太,而是一个破了头的鬼物,但我心中因信基督而平静安稳,我冷静地奉耶稣基督的名赶逐邪灵,这个可怖境象立刻就爆灭了,圣灵永远胜过鬼物邪灵。另外,此如我去庙宇里,我心眼看见一些邪恶的东四趴在佛像的上面时,我也会奉耶稣的名字叫它们离开,而那些鬼物又会爆灭消失。在我未信耶稣以前,我已经感觉我所遇到过的乩童以及对许多宗教的灵异世界体验,都不是很正派的。比方说我就看过有乩童招引关公、齐天大圣的灵附身而可以刀枪不入,但是若从埋性分析,历史记载的关公不是个长须而舞刀的样子,连三国演义里的也不是,至于齐天大圣,历史上更找不到这个猴王,他只不过是中国小说里的虚构人物罢了。但事实上他们竟又能被召请而附身,很明显有超自然的灵在运作。但这些灵又冒充了民间所熟悉的人物出现,由此可见那些灵是欺诈的灵,必不正派,对佛道等教来说也是旁门左道,香港的黑社会也常常有人求取这些灵,求她们保佑以行恶,所以我觉得这些灵是邪灵。当然,民间宗教也劝人为善,且有不少道德教训,但当与超自然事物拉上关系时,就往往被邪灵利用,一面导人不正心修养自己,反去迷信各种怪异事物,既不能改变人生命的本质,也不能提供人生意义,结果民间宗教中优美之处都被歪曲了。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福音见证集 www.ctestimony.org
录入时间:     7/18/2007 11:48: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