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 注册 | 导航 | 搜索



神州宣教 >> 考古实证 >> 《圣经》考古大发现:从墙上伸出神手的历史背景考证
  您是本文第 1963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自由者:      《圣经》考古大发现:从墙上伸出神手的历史背景考证


  当耶稣骑着驴进入圣城耶路撒冷时,有些心怀忌恨的人想压制群众自发的欢呼。他们对耶稣说:“责备你的门徒吧!” 谁知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路加福音19:40)。现在石头说话了。
  
  据圣经记载,巴比伦的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墙上写字,王见写字的指头,脸色大变,心意惊惶,召先知但以理解字,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但以理解释:‘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 ‘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毗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


  但长期以来批判学者否认这段历史的准确性: (1) 伯沙撒是谁?巴比伦列王纪内并无此人的名字; (2) 他被称为巴比伦国最后一王,这与巴国史实不相符。据巴国史记,最后一王却是拿波尼度,故但以理书记事与实不符,错误百出,不足为信。
  
  现考古学家给出确切的史料作证。拿波尼度的长子就叫伯沙撒,在其统治期间,有几年不在巴比伦居住,把王权委托给伯沙撒。
  
  以下资料摘自《圣经》考古大发现一书
  
  这一预言应验了。古代历史学家们记载,波斯王塞鲁士改变幼发拉底河的方向,带领手下沿着河床进入巴比伦,获取了这座攻不破的城市。133页
  
  1854年,一位英国领事代表大英博物馆在伊拉克北部勘探了一些古废墟里挖掘到了一座巨大的泥砖做成的宝塔。这座宝塔属于月神庙的一部分,俯瞰整个城市。他在泥砖里发现了几个细小的粘土圆柱体。每个大约刻着6巴比伦文字。


  这位领事把这些圆柱体带到了巴格达。幸运的是,当时他的上司是亨利.罗林森爵士,他曾经译过巴比伦楔形文字。所以能够读懂这些铭文。罗林森立刻看出这些粘土圆柱体的重要性。


  这些铭文是奉巴比伦王拿波尼度(公元前555-公元前539年)之命所写。这位王曾经修理过神庙的塔楼,这些粘土圆柱体记载了这一事实。其上的文字证明了这一废墟就是吾珥神庙的塔楼。其上的文字是一段为拿波尼度及其长子求长寿和身体健康的祷告词,上面清楚地写明了这个儿子的名字是伯沙撒。134页
  
  作者[英]阿兰.米拉德 作者简介 英国利物浦大学希伯来和闪族文化研究教授 师从著名考古权威YIGAEL YADIN和ABRAHAM MALAMAT





  考证先祖亚伯拉罕生于吾珥城史实(转贴)
  反对及批评圣经的人又最喜欢从旧约第一卷创世记中找差错,因为它是年代久远的一本着作,而所论之事更是距今五、六千年,难于稽核查考,比如说到以色列人的先祖亚伯拉罕从吾珥城出生的,一些人就说这仅是民间的传说而已,根本没有事实根据。怎么知道在无神派、怀疑论者,批判圣经的学者正甚嚣尘上时,一八五四年英国驻伊拉克的使馆人员泰来先生首先掘出吾珥区的寺殿塔,以后一九一八年英美联合考古队又把整个吾珥城的大半发掘了出来,它崇拜月神的寺廊,精巧的家室,先进的学校,豪华的王陵一时都重现在人眼前,尤其有趣的在一间住宅的墙上,及城内掘出来的一块砖上都用巴比伦的契型文字留下了亚伯拉罕的字样。这样一来上帝从一个拜偶像又是在高度物质文明的吾珥城中将亚伯拉罕召唤出来的圣经故事得以证明无误。这些古代的石头在无声地赞美上帝的奇妙安排呢!





  考证尼尼微城的史实(转贴)
  再举尼尼微的事,圣经中有一卷叫约拿书,是一则记载上帝叫约拿去传警告给尼尼微城的非常有趣又含义很深的故事。其中提到尼尼微是一个极大的城。许多年来,怀疑论者说这么大的尼尼微城为何今天无影无踪呢?但今天你若去到伊拉克的博物馆,或我有机会参观过的著名大英博物馆,你我会惊讶于圣经记载的真确了。藏书丰富的尼尼微图书馆即藏有十万块契型文字的泥砖,和重四十吨有翼的石牛会呈现在眼前。而且尼尼微城的根基也暴露了。哦!它的城墙竟有七英里半长。每人若占用九十平方尺,也足可容纳八十万人呢!怪不得约拿书最后一句上帝说:「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右手的约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这尼尼微确实是古代的极大的城,当他们的君王庶民听了上帝的警告,认罪悔改了,上帝就施爱惜不毁灭这一度罪恶滔天的大都会,而多年后当地的人又重蹈覆辙,沉溺犬马声色,则又应验了上帝藉先知那鸿所发的信息,尼尼微成为空虚荒凉了!一度繁荣昌盛的古代大帝国的京都,对今日的游客来说,仅看见一片荒芜死寂的景象而已。你若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敬畏上帝才能站立得稳。公义才能使邦国高举,而世俗罪恶的虚华真是毫无价值转瞬即逝。





  考证撒珥根的史实(转贴)
  多年以来,怀疑圣经的学者都指着以赛亚二十章一节所提到的亚述王撒珥根质问维护圣经神圣性的人说:撒珥根是什么人?在一切古史传记及石碑上,从未见过他的名字。这岂不是圣经作者杜撰的一个证据吗?谁知一八四二至四四年,法国的包特先生在发掘中,寻获了重要的撒珥根的石碑,其上说:「我围困攻取撒玛利亚,并掳去二万七千二百九十居民。」原来撒珥根就是圣经中亚述王西拿基立的父亲,在这发现中,不但这位不见经传的撒珥根的名字指教了怀疑圣经的人,更证明他攻打帕勒斯厅的历史都是真确的。从而我们得到教训,若背叛上帝和他的真理,那么即或是上帝的选民也难免其祸呢!





  大卫王确有其人( 转贴)
  《时代周刊》( 1995年 )的一则专题报道中,承认大卫王是一个活生生的历史人物,因为在考古学上的证据确凿,不容人置疑。
  
   (一)但城土丘的石碑( Tel Dan Steles ):
  
  但城(Dan)在哪里?请看图三,它位于加利利海的正北约四十公里,现今哥兰高地的北部边界上,是一个水源丰盛,风景优美的地方。但城的废墟是一个大土丘,高出周围约二十五公尺,从1965 - 1983年,一共被发掘了十八次。
  
  最重要的发现是在1993年,由考古学家 Professor Avraham Biran,Director of the Nelson Glueck School of Biblical Archaeology of the Hebrew Union College 所获得的石碑碎片,共三块。(图四)最大的一块,高32厘米,宽22厘米;其他两块是20厘米×14厘米和10厘米×9厘米。其上共有十三行亚兰文字( Aramaic ),经过亚兰文碑铭研究专家Joseph Naveh 的解读后,证明所记载的是有关王下八:28 - 29 ,犹大国王亚哈谢( Ahaziah )和以色列王约兰( Jehoram ) 同往基列的拉末去,与亚兰王哈薛( Hazael )争战,亚兰王在打败以色列和犹大军队后,就立这石碑以纪念这场胜仗。
  
  石碑是主前九世纪至八世纪的物件,上面写着:“我击败约兰,以色列王亚哈的儿子;我击败亚哈谢,大卫王室约兰的儿子。”这是圣经以外,“大卫王”( House of David )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外邦人的石碑上。虽然也有考古学家认为碑上的字“BYTDWD”( House of David ),中间沒有分割号( BYT - DWD ),所以不应当读为“大卫家”,而是另指一物,但现在大部分的亚兰铭文专家都一致同意,沒有分割号是很正常的写法。
  
  (二)摩押石碑( Mesha Stele or Moabite Stele ):
  
  这是1869年被发现的,碑上记载的是有关王上二十和二十二章,以色列王亚哈和犹大王约沙法跟亚兰王便哈达争战的事。过去,专家们无法辨认碑上其中一个字“House of D____”,现在经过法国学者Andre LeMaire 的研究后,认为这是指“大卫家”。我们以后要更详细地介绍这块石碑。
  
  但城的石碑当然被以后的以色列王打碎。考古学家所发现的三块碎片,只是小部分罢了。我们相信有更多的碎片会被挖掘,石头还是会一再地呼喊!凡有耳的,怎能塞耳不听呢?
  



  考证赫人的史实(转贴)
  圣经提到“赫人”有40余次。在十九世纪,批评学者认为“赫人”根本没有存在过。然而,当考古学家考查土耳其的城市废墟时。他们发现了有关“赫人”的记载。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花费了长时间的艰苦工作之后,才翻译了赫人的文字记录。这就证明了圣经的正确,批评的错误。英国的东方学者ARCHIBALD HENRY SAYCE 这样写道:“在叙利亚人进攻撒玛利亚的叙述中提到的”赫人的诸王“,过去被宣称为一个错误或虚撰,然而实际上却证明了批评者本身的无知和错误。





  考古学使《圣经》栩栩如生(转贴)
  在过去一百年中,考古学有长足的进步。所谓「圣经地区」(指圣经中所提及之地区),更成为考古学发掘与研究之对象。考古学的各种发现证实了圣经记载的正确性。柏林大学的德力志教授(Prof.FriedrichDelitzch)说,考古学使圣经栩栩如生,是圣经记载之真实性的有力证明(引自其著作BabelandBible)。
  
  兹将考古学对圣经之见证例举如下:
  
  1,从前有许多历史学家或人类学家,认为人类宗教信仰的过程是由最低级演进至最高级——从拜物(如大川,大山,大树之精灵)而至多神教,而至一神教(相信多神,但以一神为主),而至独神教(只信独一之神,即上帝),例如基督教与回教。但是圣经记载人类最初敬拜一神,后来才沦为多神教,敬拜偶像,因此圣经大受批评。但后来英国考古学家Prof.LangdonofOxfordUniversity在其著作SemiticMythology内指出:按照古代巴比伦之胶泥版及石版上之记录,人类最早之宗教信仰是独神教。另一位考古学家SirFlindersPetrie宣布埃及最古的宗教是独神教。著名人类学家Dr.Schmidt在其著作TheOriginandGrowthofReligion内说,在许多原始民族中都有一种一神信仰。
  
   2,圣经但以理书五章,谓巴比伦帝国最后之君王是伯沙撒(Belshazzar),被波斯军队所杀。但古代巴比伦之历史家Berosus,则谓巴比伦最后之君王是Nabonidus,且非被杀。上述两种记载互相冲突。耶鲁大学教授Prof.Dougherty在其著作NabonidusandBelshazzar内说:他曾将大英博物院内胶泥版上的记载详加研究,结果证实Belshazzar是Nabonidus之子,二人同时为王,父王不视政事,故实权在王子手中。圣经所记完全正确。
  
  3,圣经创世记四十一章记载埃及七年旱灾之事。埃及历史中对此毫无记载。有人认为,埃及有尼罗河之利,决不可能有一连七年之荒灾。但后来考古学家Dr.Brugsch在其著作EgyptunderthePharoahs内,记载古碑被发现之事,其时代与约瑟时代相同,上面记载埃及多年荒灾情形。





  所罗门的财富的考古参照
  1925-1934年,巴士达博士与其考古队,在巴勒斯坦北部米吉多城发现所罗门的“屯车城市”,这是停泊战车的城市,其中足以安置四百匹马的马厩,在附近郊外其他建筑物,也有所罗门停泊战车的地方,可见当时所罗确实拥有极强大的军力。
  
  另外,在靠海岸边发掘出一个海港城市以旬迦别,发现一大规模的炼钢铁的工场。很明显,当时所罗门王的商船把提炼的钢,运往外地贸易,换取黄金、白银和象牙,再把换回来的物资运到耶路撒冷建筑圣殿。这方面在王上九28和十22都记载得很清楚。






  《圣经》考古:古代以色列(转贴)
  接着,《圣经》考古转向早期以色列人的证据。麦伦普塔赫石碑(也称“以色列石碑”)是一竖立的石板,大约七英尺高,其中刻有象形文字的碑文,可以追溯到约公元前1230年。这块埃及石碑描述了法老麦伦普塔赫军事上的胜利,并且是《圣经》以外最早提及“以色列”的石碑。尽管石碑里记述的具体战斗《圣经》中并未提及,这块石碑却提供了《圣经》以外关于以色列人在公元前1230年以前就已经在古代迦南生活的证据。除这块石碑外,在卢克索(古代底比斯)的卡纳克神庙里发现了大型壁画,展示了埃及和以色列人的战斗场面。这些场面也是法老麦伦普塔赫的战绩,可追溯到公元前约1209年。卡纳克神庙里还有法老希沙克约280年以后的战争胜利记录。希沙克浮雕描述了公元前约925年埃及战胜罗波安王的场面,其中所罗门圣殿被洗劫。这正是《列王记上》14章和《历代志下》12章所提到的。
  
  在埃及以外,我们也可以找到关于古代以色列人的丰富证据。在死海东面底本发现的摩押石碑(米沙石碑)是一块三英尺的石板,描述了公元前约850年时莫阿布王米沙的统治。据《创世记》19记载,摩押人曾是以色列人的邻居。这块石碑记载了奥马里王和以色列的亚哈战胜摩押,以及米沙后来代表摩押战胜亚哈王的子孙(列王记下3)。黑方尖碑是七英尺高的四面玄武岩柱,描写了亚述的撒缦以色三世获胜场面。方尖碑可追溯到公元前约841年,在古代尼姆鲁德的宫殿原址被发掘,展示了以色列王耶户谦卑地跪拜亚述王的场面。(见《列王记下》9-10)。




  灾变说(挪亚洪水)——实验证据
  灾变说有真实的、有记载的历史支持。近三百条古代的洪水传说经历了时间的洗练流传下来。在欧洲、亚洲、非洲、澳洲、北美洲和南美洲都发现了关于全球范围洪水泛滥的传说,通常被叫做“挪亚洪水”。此外,地球沉积层的化石记录似乎也表明过去的一场大水灾。沉积岩(沙岩、粉沙岩、页岩、石灰石等)主要就是因为水的流动而形成,一层一层经过水文分类而沉淀下来。在这些岩层中发现遗留下来的动物化石,它们一定为流水所困,因而被掩埋和保存下来。其余包括岩石在内的,根据其密度和特殊的重力得到分类。否则,动物尸体便腐烂或被吃掉。至今发现的地球化石中大约有95%属于海洋无脊椎动物。其余的4.74% 属于植物化石,0.25%是陆地无脊椎动物(包括昆虫),0.0125%属于脊椎动物(其中大部分为鱼类)。至今发现和有记载的陆地脊椎动物中大约95%含少于一个骨头。所发现的绝大多数植物化石显明瞬间的掩埋。树叶被挤压在细质的沉积物中好像被夹在书中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




  过红海的考古(转贴)
  研究过以色列人出埃及可能行经的路线后,Ron Wyatt 发现圣经的描述完全吻合于一深谷叫Watir干谷.出埃及记解释上帝如何带领以色列子民.“...非利士地的道路虽近,上帝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所以上帝领百姓绕道而行,走红海旷野的路.”(出埃及记13章17, 18节).在这里我们发现一个辽阔,空旷的沙漠区.然后在出埃及记14章1, 2节上帝叫他们离开大路,Ron发现引到一个溪谷现在叫做Watir旱谷.圣经记载法老接到通知说以色列人偏离大路之后的反应.(出埃及记14章3节)“以色列人在地中绕迷了,旷野把他们困住了.”Watir旱谷是一又长又深的溪谷与圣经的描述一模一样.


  传统上相信过红海是发生在苏彝士湾.在那里却发现没有山.该区完全是平坦的.不似圣经的描述.苏彝士湾是相当有名的地方,因为传统上相信西乃山是在西乃半岛.但圣经再次有不同的描述,(加拉太书4章25节)“西乃山”原文是阿拉伯半岛的西乃山.数英里之外Watir旱谷突然开阔成为一大海滩区,在Aquaba湾西岸.乃是沿Aquaba湾唯一的一处海滩区足够容纳估计约两百万人和他们的牲畜.这样以色列人就避免向北行,在那里有埃及人的军事要塞.在Watir旱谷口之北,我们的确找到一处古代的堡垒,可能这里就是圣经所说的密夺,(出埃及记14章2节).山的南部一直伸展至海,因而没有另外的通道.当然他们是不可能走回头路的因为埃及军队紧追其后.上帝带领他们去到一处地方,唯有上帝可以为他们解难.“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因为你们今天所看见的埃及人,必永远不再看见了...耶和华便用大东风,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开,海水成了干地.以色列人下海中走干地,水在他们的左右作了墙垣.”(出埃及记14章13, 21, 22节).
      
  Ron 发现一圆石柱竖立在那里面对海滨.在沙地阿拉伯那边他亦发现另一相同的石柱,其上刻有古希伯来文的文字,“MIZRAIM (埃及),SOLOMON(所罗门), EDOM(以东), DEATH(死亡), PHARAOH(法老王), MOSES(摩西), YAHWEH(耶和华).” 他相信石柱是所罗门王所竖立作为过红海的记念.向海石柱上所刻的文字因被风雨侵蚀,当局已用水泥来修护.
  
  1978年,Ron Wyatt 和他的两个儿子潜入海床,他们发现一些被珊瑚包着的古代战车零件并拍下照片.此后有更多次的潜水并获得更多的证据.他的发现之一包括一个有八轮辐的战车车轮.Ron把它带交埃及古迹管理局主任Nassif Mohammed Hassan博士.经他检验之后立即宣布这战车车轮是属于第十八王朝的古物.就是公元前1446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年代.问及Hassan博士如何知道是属于这年代?他解释说,八辐的车轮只在这年代被采用.Ramases 二世和摩西就是这年代的人物.战车的车厢,马和人的残骸骨骼,四,六和八辐的车轮,全躺在海底作为无声的证供,证明过红海的奇迹的确是千真万确的事.


  可能最令人惊奇的是在水中有一通道.沿着漫长的Aquaba湾,海水深度平均达至一英里.埃及的海岸线极其峻峭,在水中的坡度约为45度.如果以色列人企图在Aquaba湾渡海,他们将要面对极度峻峭的斜坡下到一英里深的困难.连同他们的牲畜,车辆等要渡过深海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任务.只有在此处,Nuweiba海岸.有一条通道,有轻微的小斜坡,坡度只有1:14, 深度只有850米,在沙地阿拉伯那边,坡度也只有1:10, 圣经形容说:“耶和华在沧海中开道,在大水中开路.”(以赛亚书43章16节)由Nuweiba至沙地阿拉伯距离约为八英里.水底桥梁的阔度约为900米.


  Aaron Sen 曾在这里潜入水中多次,他可以作证以上的发现是真确的.在1998年3月,他拍摄了一个四辐车轮残余的照片并拾回一些人骨.有为数很多的骨骼散布在海床上.一个标本送至斯德哥尔摩大学骨学部测试,证实是属于人类,男性,右股骨.虽然不能定出年期但显然是属于古代的.那人的高度估计约为165–170 公分,骨质已被矿物质所取代.少量的珊瑚生长在取代骨质的矿物质上.Aaron亦曾到这水底陆桥的南端看过.他亦看见一条以色列人清理过的通道,好让他们能过红海.这条通道由海岸深入海中.以色列人可能要推开石块和大石至两旁,好让他们的车辆可以通过.




  拉结偷父家神像的原因的考古(转贴)
  创31:19-20"当时拉班剪羊毛去了,拉结偷走了他父亲家的神像。雅各背着亚兰人拉班偷走了,并不告诉他,就带着所有的逃跑。……";25"拉班追上雅各。……"29-32拉班对雅各说"我手中原有能力害你,只是你父亲的上帝昨夜对我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现在你虽然想你父家,不得不去,为什么又偷了我的神像呢?雅各回答……至于你的神像,你在谁那里搜出来,就不容谁存活。……原来雅各不知道拉结偷了那些神像。"35-36"……这样拉班搜寻神像,竟没有搜出来。雅各就发怒斥责拉班说,我有甚么过犯,有甚么罪恶,你竟这样火速的追我。"44-46拉班回答说:"来吧,你我二人可以立约,作你我中间的证据。雅各就拿一块石头立作柱子。又对弟兄说,你们堆聚石头。他们就拿石头来堆成一堆……。"51-52"拉班又说,你看,我在你我中间所立的这石堆和柱子。这石堆作证据,这柱子也作证据。我必不过这石堆去害你,你也不可过这石堆和柱子来害我。"创31章的记载让我们产生疑问:


  (1)拉结为什么要偷她父家的神像?
  (2)拉班发现家里神像丢了为什么火速追赶雅各来搜寻神像?
  (3)雅各为什么让他搜寻而且说"在谁那里搜出来,就不容谁存活"说明偷神像的人该死?
  (4)神像没有搜出后,拉班为什么立柱、堆石与雅各二人立约,谁都不可以越过石堆害对方?
    

考古学证明:考古学家给我们揭开了谜底。考古学家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努斯城发掘出法规:凡拥有岳父神像的女婿,在法律上可视为岳父未来主要的继承人。(圣经百科辞典P.428)


  拉结认为她父亲拉班卖了她们,侵吞了她们的价值。所以偷了神像,以后可以讨回自己的价值。拉班为了保证他儿子的继承权,所以急忙追来要夺回他的神像。雅各听他岳父怀疑他偷了神像,感到自己的人格受了侮辱很生气。最后神像没找到,拉班要求与雅各立约,雅各不可越过石堆来继承他的遗产。


  原来神像与房契、地契一样与财产的继承有关。证明圣经的记载真实可信。






  The Ebla Tablet 创世泥板(转贴)
  这是1970年代在叙利亚北部的 Ebla,又名 Dilmun 的地方被发掘出来的千多块泥板之一。它跟别的泥板有什么不同?向来人们都以为圣经的创世记第一章有关上帝创造天地的说法是不可信的——从别的古代民族流传下来的创世故事,都是荒诞怪异,如巴比伦的 Enuma Elish 神话( 刻在七片泥板上 ),说巴比伦的主神 Marduk 将 Tiamut 女神割为两半,一半拿来造天,一半拿来造地,菜蔬、动物、光等东西是本来就有的,人却是用造反的神Kingu 的血与泥掺和后做的,所以人心也是充满邪恶。由于各国都有这样的神话故事,以致见怪不怪,反而是圣经里的从无变有的创造被人认为是荒诞不足信!
  
  Ebla泥板的被发掘,经过意大利的古铭文研究专家 Professor Pettinato 的解读,证明板上刻的是有关创世的故事:有一位至大者 Lugal 从无变有创造了天地。这些泥板在亚伯拉罕之前就以存在,推翻了过去专家认为创世记的创造故事是在主前五百年以斯拉时期才有的说法。这个发现被登载在时代周刊的封面,震惊整个考古学界。
  
  叙利亚有关当局以书面坚决要求 Prof Pettinato 和这些泥板的发掘者不得将此泥板的信息拉跟圣经旧约作任何的挂钩,或以此引申说犹太民族跟叙利亚人是远房亲戚。Dr Clifford Wilson 存有此信的副本。
  
  曾几何时,圣经里的故事、人物和地点都被批判派学者质疑和攻击。但大家可否注意到,在众多古籍史书当中,只有圣经是广泛被考古学家引用,作为发掘时的参考地图,并且屡次证明记载的资料确实无误。你可曾听过考古学家根据《封神榜》找寻历史中的哪吒,或根据《淮南子》研究月亮中的嫦娥...若是真的有,将会叫人笑掉大牙。





  Gilgamesh 史诗的残片(转贴)
  Gilgamesh Epic ( 史诗 )的泥板是在尼尼微被发掘,它记载了巴比伦式的洪水故事。但这故事的结尾却说,洪水之后,众神如一群苍蝇来到巴比伦王 Utapishtim 所造的祭坛上大快朵颐。这跟圣经记载挪亚立坛献祭,敬拜耶和华大相径庭( 创八:20 )。这也不足为怪,因为不敬虔的世人已经不认识上帝,把洪水的故事完全歪曲。
  
  这幅图片显示的是 Gilgamesh Epic 泥板的残片,但它不是在尼尼微发掘的,乃是在以色列北部的米吉多( Megiddo )找到,约主前1400 的泥板。这就奇怪了,尼尼微的泥板怎么会搬家来到巴勒斯坦?这个发现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怀疑派的专家学者向来都质疑创世记前十一章所记载的族谱是怎样来的。摩西如果是旧约前五本书的作者,他怎么可能知道洪水之前的族谱?就算上帝的灵给他默示,他也不可能将族谱逐字记录下来。所以专家学者时常把这当作笑柄。这块泥板的发现告诉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亚伯拉罕的族长时代,在巴比伦和巴勒斯坦之间,已经有了人畜迁移的迹象。Gilgamesh Epic 的泥板既然能够在米吉多找到,族谱被人从巴比伦带到巴勒斯坦,又有什不可能?从创世记记载族谱的方式,“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 创五:1 )“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 创六:9 )“闪的后代记在下面...”( 创十一:10 ),我们可以推测族谱的泥板是一代传给一代。摩西在圣灵的默示下书写五经的时候,这些泥板就是他写族谱时所根据的。上帝的话是绝对正确,一点都不假!




  出埃及(转贴)
  从1988年开始,在开罗的美国大学古埃及学专家 Dr. Kent Weeks 的率领下,一群考古学家在尼罗河畔的底比斯( Thebes )附近再度挖掘那久已废置的第五墓穴。这墓穴是在 Valley of the Kings,埃及许多法老王安葬的地方。第五墓穴( Tomb 5 )是法老兰塞二世( Ramesses II )(图二)埋葬他的五十个孩子的所在地。1820年,英国的考古学家 James Burton 曾挖掘此墓穴,但因为没有什么发现,就把它废置一边。这次在 Dr. Kent Weeks 锲而不舍地的挖掘下,1995年五月终于发现了这墓穴原来是别有洞天,里面隔着许多“房间”,每个房间是法老兰塞二世的一个儿子的安葬之处。房间之多足以容纳他的50多个孩子。这个惊人的发现立刻被时代周刊登载在当年五月二十九的封面(图一),也再次挑起圣经考古学家们的好奇心,因为有的专家认为法老兰塞二世很可能是摩西率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法老。如果这次能找到法老的大儿子 Amen-hir-khopshef 的干尸,就是在逾越节的晚上被天使所杀的长子,他们就可能证实这一点了( 继承法老兰塞二世的是他的第十三个儿子 Merneptah )。
  
  到现在为止,圣经考古学家还不能下定论说法老兰塞二世就是出埃及时的法老。专家学者分成两大派:出埃及晚年派和出埃及早年派。晚年派的认为法老兰塞二世是和摩西交手的法老。早年派则把时间推前将近200年,认为他是 Thutmose III 或 Amenhotep II。(图四)
  
  现在,我把早年派的出埃及和大家分享:
   A. 约瑟被立为埃及宰相和雅各跟众子一行七十人下埃及居住的时候,埃及的法老可能是中王国时期( Middle Kingdom ) ,第十二王朝的 Sesostris II ( 1897- 1878 BC ) 和 Sesostris III ( 1878 - 1843 BC ) 。
  
  这是埃及在艺术与手工艺的黄金时期。
  

B. 接下来,埃及经历一个间断时期( 大约由主前 1786 - 1567 年 ),这里包括第十三至十七王朝:在十三与十四王朝,埃及衰败。


  在第十五与十六朝代,埃及被许克所斯( Hyksos, 就是牧羊王朝 ) 所征服将近一个半世纪,直至底比斯( Thebes ) 王的太子背叛。


  C. 埃及的亚模西士一世( Ahmose I ) 在底比斯定都,开始了新王国时期( New Kingdom ) ,第十八至十九王朝。这是埃及历史上最辉煌的朝代之一。
  
  在第十八王朝时期,发生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件。这是埃及人民族主义的新浪潮时期,他们取代了牧羊王朝容忍外国人的政策。埃及人着手建造他们的帝国,他们使用希伯来人作苦工,叫他们建造防御工事以及皇宫。
  

  D. 摩西大约是诞生在 1520 BC。法老是杜得模西士一世。( Thutmose I 1525 - 1508 BC ) 他的女儿是著名的哈特茜普苏德 ( Hatshepsut, 1504 - 1482 BC ) 公主(图三)。她可能是当时尼罗河边发现婴儿摩西得那位公主。
  

  e . 当杜得模西士二世逝世的时候( 1508 - 1504BC ) ,杜得模西士三世( Thutmose III 1482 - 1450 BC ) 非常年轻。他的继母哈特茜普苏德遂与他一同 作王直至 1482 BC。他自己单独作王到 1450 BC。在位时,他在皇宫中大举清算,要使他继母的名字从埃及地除掉。摩西可能就在这个不安定的时候逃到米甸( 出二:15 )
  

  F. 杜得模西士三世由亚曼念纥二世( Amenhotep II, 1450 - 1425 BC ) 继位。他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期的法老。( 主前 1446 年 )
  

  G. 继承他的是杜得模西士四世,有趣的是,他的石碑 ( Dream Stela ) 上说神明在梦中告诉他,将来有一天他会作王。如果他是长子,便是当然的王储,他根本无须借此证明自己有继承王位之权。所以,我们可以合理地推论他不是亚曼念纥二世的长子,因为长子已在逾越节的晚上被杀。( 出十二:29 )
  

  在不久的将来,石头还要呼喊,告诉我们谁是出埃及时的法老。让我们大家拭目以待吧!
  
  走干地过约旦河


  使徒行传里被考古资料证实的实例
  
  路加--第一流的史学家
  
  千万不要因为外邦人的史籍少有记载耶稣的事迹,我们就像怀疑派的学者,说耶稣是不可信的。其实,圣经里写路加福音书和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医生,跟其他史学家相比,他的治史态度是非常严谨的。现在学术界均一致同意,路加虽是一名医生,但他是以一个史学家的工作态度从事写作,且曾正确地使用各式可靠的参考资料。若不是因为他写的是有关耶稣和基督教会的史迹,他这两本书可以媲美世上任何一本历史典籍。
  
  你看他在这两本书的开头怎样写:
  
  路一:1 - 4 “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
  
  徒一:1 - 3  “提阿非罗啊,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直到他藉着圣灵吩咐所拣选的使徒,以后被接上升的日子为止。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的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神国的事。”
  
  蓝赛爵士( Sir William Ramsay )被人视为世间最伟大的一位考古学家。他在十九世纪的德国历史学校中受教,在校期间他学得使徒行传乃属主后第二世纪中叶的作品,他不仅深信此说,并且决心要证明此说。然而经过他的努力,收集了无数的证据之后,他反而推翻了自己以往的信念,他这样说:
  
  “当我最初开始从事此项研究工作时,丝毫沒有想到路加的作品应属第一世纪。相反的,我反对这种说法,别出心裁与听来完善的托宾根( Tubingen )理论完全把我说服,我已沒有兴趣对使徒行传写成的时间再去仔细研究。直到近来因研究小亚西亚一带的地势、古迹及社区情况,我才再度有机会详读使徒行传,无意中却发现其中的记载是出人不意的真实。事实上,我一直视此书为主后第二世纪的产品,根本不信其中所包括的证据能印证第一世纪时的实况,但我却慢慢发现这本书实在是研究费解难题的一位良友。”( St Paul the Traveler and the Roman Citizen, Baker Book House, 1962 )
  
  蓝赛对路加写作历史的能力甚为佩服,他说:
  
  “路加是位第一流的史学家,他所写的资料不但真实可靠,他也拥有史学家应有的历史感。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控制历史演进的一些理想和计划上,又能适当处理每一件重要的历史事迹。他能掌握住重要的事件,据实长谈,对不足轻重的史迹,他则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有些则完全删除不记。总之,路加的名字应与世间伟大的史学家同列。”
  
  下表是根据澳洲考古学协会的前任会长Dr John Thompson 的著作《路加 - 史学家》( Luke the Historian )所编写的。表中说明路加在使徒行传所记的是何等的正确可靠:
  项目 经文( 使徒行传 )
  1. 使用正确的地理和政治词汇:
   A. 省份( Provinces ) 十六:6-8,十五:41,十六:2
   B. 地区( Regions ) 十三:49
   C. 城市( Cities ) 十四:6
  2. 对地方习俗有正确的认识:
   A. 以哥念人( Lycaonians )的言语 十四:1
   B. 一个雅典的妇人信从耶稣 十七:34
   C. 以弗所( Ephesus )的称号:看守大亚底米的庙 十九:35
  3. 对地方上官员的称号有正确的认识:
   A. 居比路的方伯( Proconsul of Cyprus ) 十三:7
   B. 腓立比的官长( magistrates at Philippi ) 十六:20,35
   C. 帖撒罗尼迦的地方官( Politarchs of Thessalonica ) 十七:6
   D. 亚该亚的方伯( Proconsul of Achaia ) 十八:12
   e . 哥林多的以拉都( Erastus of Corinth ( Aedile ) ) 十九:22,罗十六:23
   F. 以弗所的书记( Town clerk of Ephesus ) 十九:35
   G. 马尔他岛上的岛长( Chief Man at Malta ) 二十八:7
  4. 对事件发生的时间有正确的认识:
   A. 革老丢年间的大饥荒( Famine in days of Claudius Caesar ) 十一:27 - 30
  5. 对宗教习俗有正确的认识:
   A. 路司得人对丢斯和希耳米的崇拜( Zeus and Hermes worshipped together at Lystra ) 十四:11,12
   B. 以弗所的亚底米崇拜( Diana of the Ephesians ) 十九:28
   C. 做宗教偶像的生意( Trade in religious images ) 十九:26,27
  6. 对司法程序有正确的认识:
   A. 在腓立比的集市受审( Trial in market place at Philippi ) 十六:19
  7. 对地方上的建筑和地点有正确的认识:
   A. 腓立比的集市( Market place at Philipi ) 十六:19
   B. 腓立比的城门和河流( Gate and River at Philippi ) 十六:13
   C. 雅典的集市( Market place at Athens ) 十七:17
   D. 雅典的亚略巴古( Areopagus at Athens ) 十七:19,22
   e . 哥林多的集市[Market place at Corinth ( place of judgement )] 十八:12
   F. 以弗所的戏园( Theater at Ephesus ) 十九:29
   G. 以弗所的大亚底米庙( temple of the Great Goddess at Ephesus ) 十九:27
  

  无怪乎奥克兰大学( Auckland University )的古典文学教授柏莱洛克( e .M.Blaiklock )这样说:“路加是位彻底的史学家,他的独特之处使他可与世间其他希腊作家齐名。”
  

  有这样一位治史严谨的史学家写路加福音书,你还敢放肆地说耶稣的事迹是虚构的吗?
  

  所以,当你要开口质疑新约圣经的正确性时,最好先问问那些石头:“石头啊!石头,你有什么话要说?”


  先知預言埃及的挪弗(Memphis)所有的偶像都要被拆毁
  
  先跟大家介绍古埃及的两个大城:
  
  A。挪弗(Noph):这是希伯来文,出现在圣经的赛十九:13,耶二:16、四十四:1、四十六:14、19,结三十:13、16 七处。翻译成希腊文和拉丁文则是Memphis,中文是孟斐斯。现在的名字是Mit Rahineh,位于尼罗河的西岸约三公里,距三角洲的顶点约27公里,在开罗以南不远的地方。(请看图一)古城约是在主前3100,由统一上下埃及的Mems 王所建,所以又名Memphis。她是第四、五、七、八等王朝的首都(主前2625 - 2130年),即使后来首都搬迁至底比斯(Thebes),这里一直都是埃及的宗教和行政重镇。主前670年被波斯帝国所占后,她还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人口众多,经济繁荣。直到亚力山太城(Alexandria)兴起,这里才逐渐衰落。
  
  B。挪(No):出现在圣经的耶四十六:25,结三十:14、15、16,和鸿三:8 五处。中文是底比斯(Thebes),是现在的Luxor 及 Karnak。她位于尼罗河的中游,看图一。此城的历史可追溯至主前3000年,埃及十八王朝的阿米士将其增建,作为埃及文化及军事中心。从主前十六至十二世纪,这里是埃及的首都。亚们神(Amon)是这里奉拜的主神,也就是太阳神。有多位法老在这里兴建了巨大的亚们神庙。亚述王以撒哈顿在主前672年征服埃及时,曾劫掠此城。然后在主前525年和主前30年,这里相继被波斯和罗马人所毁。
  
  好了,让我们看看先知是怎样对这两个城市说預言:
  
  耶四十六:25 - 26 “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我必刑罚挪的亚扪(埃及尊大之神)和法老,并埃及与埃及的神,以及君王,也必刑罚法老和倚靠他的人。我要将他们交付寻索其命之人的手和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与他臣仆的手。以后埃及必再有人居住,与从前一样。”
  
  结三十:13 - 16“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毁灭偶像,从挪弗除灭神像。必不再有君王出自埃及地。我要使埃及地的人惧怕。我必使巴忒罗荒凉,在琐安中使火着起,向挪施行审判。我必将我的忿怒倒在埃及的保障上,就是训上,并要剪除挪的众人。我必在埃及中使火着起。训必大大痛苦。挪必被攻破。挪弗白日见仇敌(白日或作终日)”
  
  从这两段经文,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挪和挪弗都要被毁,但有一点不同的地方:挪弗的神像要被除灭!挪的神像却没有提及。
  
  我们看看历史是怎样记载:
  
  以西结书是在主前590 - 565所写的。先知預言后将近一千年,挪和挪弗的神像仍然满城都是。但现在你若到这两个地方,你会很惊讶地发现:在挪(底比斯Thebes),仍然到处是神像和神庙(看图三和图四);在挪弗(Memphis),所有的神像和神庙都被拆毁,连兰塞二世的石像也被拉倒!(看图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在主后640年,阿拉伯人侵占了埃及,他们恨恶偶像是人尽皆知的,所以他们决定在埃及建立一个没有偶像的首都,称为 Fostat,在挪弗(memphis)以北数里的地方。建筑材料从哪里来?当然是附近挪弗的神庙和神像咯!所以他们把拆下来的材料,用“驳船”运载,从水路搬到Fostat。300年后,另外一群阿拉伯人(FatimiteCaliphs)再度入侵,他们决定把首都从Fostat 迁移至更北的地方,就是现在的开罗(Cairo)。建筑材料从哪里来?当然还是挪弗(memphis)的神庙和神像!
  
  上帝的话语真是奇妙。同样是大城市,但结局却是完全不相同。人所料想不到的,上帝却能在一千多年前,用他的先知一一说得明明白白。你说,先知的預言是不是更确的呢?
  
  凡有耳可听的,都必要听!概是耶宾所造的神像。


  旧约中被考古资料证实的实例(摘自《铁证待判》中考古实例的一小段)
  
  5E.我们又发现亚伯拉罕的家谱具有绝对的历史性。我们不明白的是,这些名字究竟是代表人呢?还是代表不同的城市?我们唯一能肯定的是亚伯拉罕是个人,他确实存在过。鲍罗斯(Millar Burrows)说:“考古学的证据处处指出亚伯拉罕是位历史人物,在已知的考古文件中没有提及此人,但是与他同时的巴比伦文献中有他的名字出现过。”68/258-259
  
  早先有人想把亚伯拉罕的时代挪至公元前十四或十五世纪,这与他存在的时期相比要远得太多。但是亚布莱特(W.F.Albright)指出,“以上巴比伦的资料以及一些其他的资料,使我们拥有大量的人名与地名的证据,印证更改亚伯拉罕存在的时期实无必要。”67/9
  
  6E.虽然至今考古学家们尚找不出早期以色列族系统治国的证据,但我们所找到的社会、风俗文献与当初以色列国的故事颇能吻合。68/278-279
  
  一些有关民情风俗的资料来自挖掘拿佐(Nuzu)与马利(Mary)两城。乌格里(Ugarit)的挖掘工作使我们对希伯来人的诗歌与文字有进一步的了解。摩西的律法我们可以自古叙利亚带的赫提特(Hittite)、亚述,幼发拉底河下游的萨姆里及以修纳(Eshunna)法典中看出来。从这些文献中,我们可以看见希伯来人与其周围的民族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诚如亚布莱特教授所说的:“这个发现实为考古学上的一大贡献,使其余的都显得微不足道了。”63/28
  
  无论这些考古学家们宗教信仰如何,他们均一致承认这些早期的希伯来人祖先都是可以证实的一些历史人物。
  
  7E.魏豪生(Julius Wellhaussen)是十九世纪一位有名的圣经批判家,他觉得摩西颁布的大祭司条例中,论到用圆铜镜制洗濯盆很可能是后人加入的资料,为配合他的这种看法,他不得不把记载帐幕的时间挪得再后些。只是当时我们没有肯定的资料,证明魏豪生所定的时期(公元前500年)不对。但后来我们发现从埃及历史的帝国时代中确实找到有关铜镜的记载(时间约在公元前1500年至1200年间),由此我们推出摩西与出埃及记亦属此时代的事迹,即公元前1500年至1400年间的事。72/108
  
  8E.亨利莫理斯(Henry Morris)在《圣经与现代科学》(The Bible and Moden Science,Moody Press,1956年出版)一书中如此注意到:“我们不能否认,考古学所发觉的资料与圣经上的记载仍有不能完全吻合的地方,但其中的差异并不严重,只要我们肯继续下功夫,问题总有解决的一日。值得我们欣慰的是,考古学家挖掘出许多与圣经背景有关的证据,然而直到今天,其中尚没有一件能证明圣经是错的。”


编辑录入:     Bo
文章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7771760102egu6.ht
录入时间:     5/2/2014 3:10:00 PM
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仅供研究参考*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

编 辑
*相关文章/相关评论/分页功能(待实现)